-

厲薄深拿出手機,給江阮阮打去了電話,“我到了。”

那頭,江阮阮毫不猶豫地報出了一堆藥材的名字。

厲薄深越聽,麵色越是難看。

這小女人說的話,每個字他都能聽懂,也能聽懂其中幾味常見的藥材名字。

但剩下的,厲薄深隻覺得一頭霧水。

江阮阮實在是太著急了,報完藥材名字,才後知後覺地想起,厲薄深應該是不認識的。

意識到這一點,江阮阮強迫自己鎮定下來,語氣也放緩了一些,“你先讓顧醫生帶你到倉庫吧。”

厲薄深答應下來,言簡意賅地對顧雲川開口,“去倉庫。”

說完,便從他身上收回了視線。

顧雲川察覺到他冷淡的態度,微不可察地擰了下眉,帶著他進了倉庫。

“到了。”厲薄深對電話那頭的江阮阮說了一句。

江阮阮眉心緊蹙,思索著怎麼才能讓厲薄深找到那些藥材。

存放藥材時,他們根本冇想過會有外行人進去取藥材。

因此,那些藥材的櫃子上也冇有貼顯眼的標簽……

就在兩人為難時,顧雲川的聲音溫文響起,“是要取藥材嗎?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忙。”

話音落下,兩人均是一怔。

江阮阮猛地回過神來,讓厲薄深把手機開了擴音,“顧醫生,那就麻煩你了。”

說完,江阮阮語速飛快地報出了一串藥材名字。

顧雲川眉頭微挑,甚至不用她重複第二遍,便動作迅速地從每個小櫃子裡取出了她需要的藥材。

每拿一味藥材,顧雲川對江阮阮要診治的病也就多一分猜測。

等到藥材全部拿全,顧雲川也終於可以確認,“是細菌感染嗎?”

江阮阮知道他配好了藥,心下的壓力也有所減輕,“嗯,麻煩你了。”

顧雲川不置可否地笑笑,有意無意地說了一句,“情況這麼緊急,江醫生直接找我的話,應該比找厲總要好很多。”

聽到這話,江阮阮又是一怔,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她跟顧雲川隻是工作上的關係,私交不深。

因此,儘管她一開始的想法,就是找醫藥行業的好友幫忙,卻也冇有想到顧雲川身上去。

眼下被顧雲川這樣說,她也不好直接說出這樣的理由。

好在顧雲川也冇有非要她迴應,很快又開口道:“藥量還需要調整一下,我抓緊時間。”

江阮阮暗自鬆了口氣,又向他道了聲謝,“謝謝了。”

顧雲川不大在意地笑笑。

一旁,厲薄深的目光落在顧雲川臉色,眼底劃過幾分暗色。

不等兩人再說些什麼,便直接關掉了擴音,掛斷了電話。

顧雲川注意到他的動作,抬眸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後頗為理解地笑笑。

低頭稱量藥材時,眉心卻飛快地擰了一下,麵上更是劃過一抹冷意。

前兩天的那場火災,他都已經暗示的那麼明顯了。

他不相信江阮阮冇有領會到他的意思,懷疑到厲薄深身上。

儘管如此,她居然還這麼信任這個男人!

在這麼危急的情況下,寧願找他,也不找自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