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薄深直接伸手抓住了江阮阮的另一隻胳膊,往自己懷裡扯了一把。

龍禦行還是有些分寸的,雖說扶著江阮阮,但胳膊並冇有怎麼用力,以至於厲薄深微微一扯,懷裡的人便朝著他那邊倒了過去,被厲薄深一把攬進了懷裡。

“厲總這是什麼意思?”龍禦行擰眉問他,“我送江醫生回去,是經過了她同意的,要是江醫生明天醒來,想起我把她讓給了你,讓我怎麼跟她交代?”

電梯在一樓大廳緩緩打開。

厲薄深頭也不回地摟著懷裡的人走出電梯,“阮阮是我的前妻,以我們的關係,我送她回家,不需要經過她的同意。”

說到這兒,厲薄深的腳步頓了頓,語氣隱含危險,“龍少要是有些自知之明,麻煩離我的前妻遠一點。”

龍禦行還在電梯裡站著,聽到這番話後,眸間劃過一抹異色,不置可否地扯了下唇,“是嗎?既然這樣,那我也隻好把江醫生交給你了,前夫先生。”

他話裡的諷刺意味很是明顯。

厲薄深停下腳步,回眸冷冷地睨了他一眼,“我們之間的關係,輪不到你來置喙。”

說完,便頭也不回地大步離去。

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龍禦行心下滿是異樣。

自從查到兩人間的關係後,他就一直很困惑,他們倆當年為什麼離婚,江阮阮又是為什麼在離婚後出國六年。

他本以為,問題是出在厲薄深身上,可現在看到厲薄深對江阮阮的態度,又讓他有些懷疑自己。

……

酒店門口,夜風習習。

江阮阮雖然已經醉的冇了意識,被夜風一吹,還是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本能地尋找暖源,往男人懷裡縮了縮。

察覺到懷裡的人的動作,厲薄深擰了下眉,強壓下心底的火氣,脫下外套給她披在肩頭,又緊了緊抱著她的手臂。

江阮阮感到溫暖,舒服地哼哼了兩聲,又往他懷裡鑽了鑽,甚至主動伸手回抱住了他的脖子。

不同於她清醒時的牴觸,很是溫順地窩在厲薄深懷裡。

見這小女人難得主動親近自己,厲薄深心下微動,俯身直接把人抱了起來,在眾目睽睽之下,抱著人走到了自己的車旁。

很快,有侍應生上前為他打開了車門。

厲薄深把人放在副駕,幫她繫好了安全帶,才轉身上車,發動車子,朝著江阮阮家的方向緩緩駛去。

車廂裡瀰漫著濃重的酒氣,厲薄深卻也冇有開窗。

身邊的小女人還在睡著,要是開了窗,怕是她會著涼。

車上隻有他們兩個人,厲薄深一路沉默著,耳邊能清楚地聽到身邊小女人勻稱的呼吸聲。

似乎是睡得不太安穩,江阮阮時不時地會發出兩聲不滿的夢囈。

一旁,厲薄深透過後視鏡看了眼身邊的小女人,心下的惱怒褪了幾分,卻又感到一陣諷刺。

自從這小女人回國後,恐怕也隻有她累的時候,纔會這麼安靜地呆在自己身邊了。

回過神來,厲薄深擰眉緩緩加快了車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