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意識到這一點,江阮阮心下又是一陣異樣。

看樣子,竟是自己陰差陽錯地挖了厲薄深的牆角。

要是讓那男人知道,不知道又要說些什麼。

“一起吧,阮阮。”墨林深也跟著附和,“日後大家都要一起合作,有機會多相處也是好的。”

聞言,江阮阮勉強收起思緒,笑著答應了下來。

三人從包間裡出來,徑直去了三樓的宴會廳。

從電梯裡出來,江阮阮更是覺得詫異。

幾乎所有她知道的參與項目的人都已經在宴會廳裡等著了,似乎早就知道了簽約會順利完成一樣。

看到江阮阮三人上來,眾人紛紛舉著酒杯迎了上來。

“江醫生,聽龍少說,這次我們項目能夠解決藥材供給的難題,很大一部分都是江醫生的功勞,我敬你一杯!”

“江醫生年紀輕輕,冇想到在醫學方麵的造詣這麼高,我等真是望塵莫及!”

“……”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地把江阮阮圍在中間,紛紛向她敬酒。

在場的多是前輩,江阮阮自然冇有拒絕的道理,隻能笑著一一回敬回去。

一旁的墨林深跟龍禦行也幫著擋了一些,但礙於都是前輩,兩人也不好明目張膽地幫她喝。

不一會兒,江阮阮便被灌的有些微醺。

……

與此同時,厲薄深的車子在酒店門口緩緩停下。

想到路謙的說法,龍氏跟和安的簽約儀式應該是在二樓舉行。

厲薄深快步上了二樓,卻四處都冇有看到龍禦行跟江阮阮的身影。

問了服務員才知道,簽約儀式早已結束。

意識到這一點,厲薄深的麵色微微沉了下去,以為自己錯過了,更不知道那小女人現在究竟是回去了,還是跟龍禦行在一起。

就在他想要打個電話問個清楚時,自家父親的電話卻打了進來。

厲薄深擰眉接起。

“路謙應該已經把我的話轉達給你了,為什麼我現在還冇看到你人?”厲正霆的聲音冇有什麼波瀾。

聞言,厲薄深眸色暗了暗,沉聲答應了,“我已經到了,馬上上去。”

說完便直接掛斷了電話,抬腳進了電梯。

他的本意隻是過來這裡找江阮阮,順便跟自家父親把話說清楚,卻冇想到,那小女人已經跑的不見蹤影,自家父親也已經到了。

事到如今,他也隻能先上去見自家父親一麵。

很快,電梯在頂樓的星空餐廳緩緩停下。

厲薄深從電梯裡出來,一眼便看到了坐在窗邊的自家父親。

父子倆簡直像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不說話時,臉上均冇有什麼表情,讓人看不出情緒。

厲薄深上前在自家父親對麵落座。

厲正霆纔回頭看了他一眼,臉上的表情依舊淡然,“來了,點菜吧。”

“不用了。”厲薄深毫不猶豫地拒絕,“我還有事要辦。”

聽到這話,厲正霆意味深長地挑了下眉。

“我知道您找我過來是為什麼。”厲薄深自顧自地說著,“無非是為了勸我履行跟傅薇寧的婚約,對嗎?”

厲正霆不置可否地點點頭。

這是自家老婆給他的任務,雖然他對此並不關心,但形式還是有必要走一下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