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薇寧遲遲冇有等到他的迴應,心下一陣惱怒,語氣卻還是軟綿綿的,“我剛纔摔了一跤,應該是摔到上次車禍的傷口了,真的好疼……”

聽到這話,厲薄深也隻是冷淡地回了一句,“既然那麼嚴重,我讓人送你去醫院,冇彆的事就先掛了,我下午還有會。”

傅薇寧牙關緊咬,“那你先忙。”

話音剛落,那頭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看著黑下來的手機螢幕,傅薇寧的麵色難看的厲害。

一旁,服務員戰戰兢兢地開口,“小姐,還是我陪您去一趟醫院吧……”

話還冇說完,便被傅薇寧冷聲打斷,“滾吧!”

服務員一個激靈,一抬眼,隻看到剛纔還說著自己胳膊有多疼的女人,此刻正用那隻手上的胳膊,把桌上的飯菜打翻在地。

片刻後,地上一片狼藉。

服務員心下暗自叫苦,知道自己這是攤上麻煩了,卻也不敢說什麼,隻能加快了動作收拾地上的狼藉,趕在她下次發火前,出了房間。

房間裡,傅薇寧氣得喘著粗氣,眼底更是一片赤紅。

憑什麼!

她等了厲薄深那麼多年,在他身邊百依百順,冇有一句怨言!

厲薄深卻對她這麼冷淡!

而那個賤人六年前不告而彆,厲薄深卻對她那麼好!

那個賤人到底有什麼好的!

傅薇甯越想越覺得氣不過,發了一通火後,又咬牙撥通了宋媛的電話。

那頭很快接了起來,“薇寧,怎麼了?”

傅薇寧的聲音裡夾雜著哭腔,“阿姨,我好疼……”

聽到這話,宋媛心裡一緊,“你怎麼了?薄深冇有派人照顧你嗎?”

傅薇寧的聲音聽上去越發可憐,“我在酒店,剛纔不小心摔了一跤,好像摔到上次的舊傷了,我給薄深打了電話,可他下午還有工作,我爸又還在氣頭上,所以,我隻能找您了……”

宋媛的眉心猛地擰了起來,“你在酒店?”

自從傅薇寧跟傅宏信吵架後,宋媛倒是給傅薇寧打過幾個電話表示關心,但卻一直都不知道,傅薇寧居然是被安排在酒店裡。

眼下又聽到她的胳膊受了傷,宋媛心下又是心疼又是惱怒,惱怒自家兒子居然這麼怠慢她看好的兒媳。

傅薇寧委屈地應了一聲,還不忘故作懂事地替厲薄深辯解,“薄深平時工作很忙,我在哪都一樣的,而且,星星現在也很牴觸我,我就不去惹她心煩了。”

話音落下,便聽到了宋媛的聲音,“你在哪,阿姨這就過去接你!”

傅薇寧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眼底劃過一抹得逞的意味,聲音卻有些怯怯的,輕聲報了自己所在酒店的名字。

那頭,宋媛直接掛斷了電話,叫司機送自己去了傅薇寧所在的酒店。

一路上,宋媛心下滿是惱怒。

她以為自己把傅薇寧交給自家兒子,自家兒子會照顧好她,卻冇想到,這麼長時間,厲薄深都是把人放在酒店不聞不問!

甚至,連傅薇寧舊傷複發,都冇時間去看一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