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門外,薛海怒火攻心,用力地拍了拍門。

薛成雅麵色難看地看了眼門口,起身開門。

剛一開門,便看到了自家父親滿是怒色的臉。

“是不是你乾的好事!”薛海怒不可遏地看著自家女兒。

薛成雅愣了一下。

之前薛海雖然也跟她發過脾氣,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父親氣成這樣。

聽上去,還是因為那個姓江的女人。

意識到這一點,薛成雅雖然心下惶恐,但還是硬著頭皮看著自家父親,“我做錯什麼了?我不過就是想讓大家都看清楚她的麵目罷了!”

薛海猛地擰眉,“你說什麼?”

薛成雅嘴硬道:“真不知道那女人有什麼好的,一個個都向著她,連秦家也站出來為她說話,我纔不信她能治好秦老爺子!”

薛海被她說的一頭霧水,心下隱隱感到有些不對勁。

好像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自家女兒還做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再聯想到厲氏今天晚上的動作,薛海的心瞬間沉到了底,大步走進了薛成雅的臥室,一眼便看到了還亮著屏的手機。

拿起來一看,隻看到網上鋪天蓋地的,都是關於江阮阮的輿論。

而事件的起始,則是昨天晚上的三張照片。

不用問,薛海也知道,這是自家女兒的手筆。

“混賬!”薛海勃然大怒,手裡的手機被他砸的粉碎!

薛成雅嚇了一跳,回身難以理喻地看著自家父親,“你瘋了嗎!發這麼大的火乾什麼!”

話音剛落,臉上便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薛成雅的聲音戛然而止。

半晌,薛成雅捂著被打的側臉,怔然地看著自家父親。

“你知不知道江阮阮背後是什麼人!”薛海臉上滿是怒火,“就因為你上次招惹了她,薛氏第二天就遭到了厲氏的打壓!你以為我為什麼要讓你跟她道歉?現在好了,你把事做的這麼絕,你覺得厲氏會放過我們嗎!”

聽到自家父親的話,薛成雅還有些反應不過來,喃喃道:“不可能……厲薄深未婚妻我認識,他怎麼可能替那個姓江的出頭?”

薛海看到看到事態已經發展到了這一步,隻能抱著一絲僥倖道:“你現在就給江阮阮道歉!在網上公開道歉!要是輿論能壓下去,或許事情還有挽回的餘地!”

薛成雅再不情願,麵對厲氏的施壓,也不得不低頭。

短短幾分鐘,便拿另一部手機,在微博上釋出了道歉聲明,表示是自己出於嫉妒,構陷江阮阮跟龍禦行的關係,之後又是一堆道歉的說辭。

隻看文字,到也算得上是誠懇。

隻是,剛發出去冇多久,便被網上的輿論淹冇,隻是掀起了一點微不足道的水花。

儘管又有了一部分人相信江阮阮,但網上的質疑也還是讓人觸目驚心。

看著網上不斷增多的輿論,薛成雅跟薛海的麵色慢慢變得慘白。

顯然,事態已經發展到了他們控製不了的地步了……

照這樣下去,薛家也不會有翻身的餘地。

薛成雅眼底的慌亂又逐漸轉變為了痛恨。

都是江阮阮那個女人,勾引龍禦行也就算了!居然連已經有未婚妻的厲薄深也不放過!

要不是她,薛家也不會落到這個地步!-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