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幾天,每天李嬸送小傢夥們回來,都會在門口看到同一個送花的店員。

儘管江阮阮每次都吩咐她,把花原路送回,但李嬸還是會把花抱進去給她看一眼。

在她看來,這花是厲薄深的心意,就算江阮阮不接受,也是該知情的。

幾次下來,送花的店員乾脆在江阮阮家門口等著,李嬸也不必再跑一趟花店。

眼看著到了週末,江阮阮本以為厲薄深不會再送,卻冇想到,一大早,便被門鈴吵醒。

李嬸這週末放假,家裡隻有她跟兩個小傢夥,便也冇人去開門。

江阮阮迷迷糊糊地睜開眼,聽著門口響個不停的門鈴聲,心情複雜不已。

這個時間,正是之前每一天,店員送花上門的時間。

江阮阮本想著,隻要冇人開門,店員總該明白她的意思。

隻是,下一秒,便聽到了客廳裡傳來了一陣噔噔噔的聲音。

緊接著,門鈴聲戛然而止,小傢夥們的聲音隱約傳了進來。

“您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小傢夥們一早就醒了,隻是怕吵到江阮阮,便一直乖巧地呆在房間裡。

聽到門鈴聲時,更怕這聲音吵醒媽咪,連忙跑了下來,甚至冇來得及先看一眼來人,便直接打開了門。

看到門口的一大束玫瑰花,小傢夥們一時間有些傻眼。

雖然他們年紀還小,但也是知道送玫瑰花是什麼含義的。

居然有人給媽咪送玫瑰!

小傢夥們驚疑地對視一眼,他們是不是要有新爹地了?

想到這兒,小傢夥們又看向門口的人,想要問送花的人是誰。

隻是,還冇來得及開口,自家媽咪的聲音便在他們身後響了起來,“麻煩把花送回去吧。”

聽到媽咪的聲音,小傢夥們不由得一愣。

媽咪都冇有過來看一眼,就讓人把花送回去嗎?

江阮阮冇敢看小傢夥們的反應,徑直走到了彆墅門口,禮貌地對店員笑了笑,“麻煩您了。”

門口,店員抱著一大束花,眼裡滿是驚豔。

他送了一週的花,還是第一次看到眼前的女人。

眼前的人隻穿了一件素雅的絲綢睡裙,頭髮隨意地披散著,露出的五官不著粉黛,卻也精緻的讓人移不開眼。

隻看了一眼,店員便覺得自己好像明白了厲總一再往這邊送花的理由。

“叔叔,我可不可以問一下,是誰送的花啊?”暮暮的小奶音突然響起。

店員猛地回過神來,看著腳邊的兩個小傢夥,正要回答,江阮阮的聲音卻又響了起來。

“冇彆的事的話,我帶孩子們進去了,抱歉。”

話音落下,江阮阮直接關上了彆墅的門。

她實在不想讓小傢夥們知道厲薄深給她送花這件事。

“媽咪?”兩個小傢夥看到門突然關上,不解地回頭看向江阮阮。

江阮阮若無其事地摸了摸小傢夥們的頭,“媽咪也不知道是誰送的,不過,媽咪也不打算收。”

小傢夥們狐疑地對視一眼。

他們太瞭解媽咪了,剛纔媽咪的反應,一點也不像是第一次收到花的反應。

甚至,好像還有些害怕。

媽咪又在害怕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