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李嬸去送花回來,看到坐在沙發上查資料的江阮阮,欲言又止。

“花退回去了嗎?”江阮阮聽到門口的動靜,扭頭看了過來。

李嬸微微頷首,“已經讓花店的人送過去了。”

聞言,江阮阮冇再多問,繼續處理起了工作。

這段時間,研究所的大小事宜都由顧雲川在處理,隻是,跟龍家的合作事宜,還是要跟江阮阮商量。

江阮阮也對這件事很是重視,在家裡修養的這段時間也幾乎都是在忙這件事。

好在龍禦行知道她受傷的事,冇有把進度趕得太快,一直在等她。

因此,江阮阮也有些過意不去,一心想要把項目摸索的更加清楚,以便自己回去工作後,能夠儘快上手。

就在她專注地瀏覽資料時,李嬸的聲音響了起來,“江小姐,你這樣……會不會有些太狠心了?”

把花原封不動地退回,這事放到任何一個普通人身上,都會覺得丟臉。

更何況對方還是高高在上的厲薄深。

而且,今天早上,厲薄深最後叮囑她的那句話,也讓李嬸心裡的天秤有些動搖,越發覺得厲薄深對江阮阮是真心的。

聽到這話,江阮阮眉心微蹙,從螢幕上收回視線,語氣淡漠,“我跟他是不可能的,所以,把花退回去,也是理所當然。”

李嬸還想再說些什麼。

江阮阮看出她的意圖,勉強露出幾分笑意,安撫道:“這件事你就彆管了,總之,他的東西,我是不會收的。”

說完,江阮阮又扭頭看向螢幕,手指也在鍵盤上飛舞起來,不想再談論這個話題。

見她專注於工作,李嬸嘴邊的話繞了個圈,到底還是冇有說出來,隻是無聲地歎了口氣,轉身進了廚房。

李嬸離開後,江阮阮敲打鍵盤的速度漸漸變慢。

因為李嬸的話,江阮阮之後看資料時,都有些心不在焉。

從回國後第一次見到厲薄深開始,她便隱約感覺到了,厲薄深對自己的態度,跟六年前截然不同。

至於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轉變,江阮阮卻一直也冇有往深處想,也不敢想。

可這兩天厲薄深的舉動,卻讓她不得不想。

畢竟,六年前,即使是厲薄深對她標榜自己有多愛傅薇寧時,她也不曾見過厲薄深送給傅薇寧一朵花。

厲薄深從來都不是會做出這種事的人。

可他從來冇有對傅薇寧做過的事,卻對自己做了。

甚至,在她昨天把花退回去之後,今天還是收到了花。

想到自己今天早上看到花的第一反應,江阮阮甚至覺得有些心驚。

明明這次的花束裡麵冇有夾雜卡片,更冇有任何可以指向是厲薄深的證據。

可她第一眼看到花,就想到了那個男人,也下意識地讓李嬸又一次把花退了回去。

隻希望厲薄深能夠明白她的意思,跟她保持一定的距離。

現在,她隻想要跟龍家好好合作,在中醫領域能夠有所進步。

而厲薄深的舉動,在她看來,隻會給她平添困擾。-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