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謙嚇了一跳,愣了幾秒,才勉強給自己找了個藉口,“我在想,這花要不要處理一下,這樣放著,很快就會乾了的。”

聞言,厲薄深擰眉看了眼沙發上的花束,眉心微擰。

過了幾秒,才沉聲迴應,“你看著辦吧。”

路謙心下暗自鬆了口氣,連忙答應下來,“那我一會兒拿個花瓶進來插一下。”

厲薄深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說工作的事。

路謙心領神會,這次,注意力也終於集中了下來。

彙報完行程,路謙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自家爺,道:“爺,那我出去拿花瓶?”

厲薄深卻已經開始處理公務,冇有迴應。

鑒於他們多年的合作,路謙多少也能明白自家爺的意思,不說話,就算是默許了。

於是,路謙默默地退了出去,找了個花瓶灌了些水,輕手輕腳地進來,把玫瑰插進了花瓶裡。

插花時,餘光又掃到了花束裡夾雜著的卡片,路謙心下又是一陣感慨。

就他所見,自家爺在江小姐身上可真是下了心思。

這些事,以前他何曾見自家爺做過?

眼下難得做一次,居然還被拒絕了,也不知道江小姐到底是怎麼想的。

然而,還冇等他從自家爺給人送花被拒絕的震驚中回過神來,當天下午,公司又收到了同一個人送回來的花,同樣是指明要厲薄深親自簽收。

而路謙又剛巧吃過午飯回來。

一時間,公司大廳裡,幾乎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著他,前台眼裡更是滿是求助的意味。

顯然,所有人都在等著他處理這件棘手的事。

路謙想到昨天自己把花抱進去時自家爺的表情,心下打了個寒顫。

可再想到把花退回來的那位……

路謙隻覺得自己頭疼得厲害。

這花,不管他接還是不接,到頭來都是讓自家爺生氣。

“路助……”前台一臉祈求地催他。

路謙隻好認命地抬腳走了過去,“給我吧!”

片刻後,路謙捧著花,抱著一種視死如歸的心情,大步進了電梯。

看到路謙離開,公司大廳裡一下子炸開了鍋。

“是給厲總送的花嗎?路助居然接了!送花的到底是什麼人!”

“這還用問嗎?能有這個待遇的,隻能是傅小姐了啊,那可是厲總的未婚妻呢!”

“傅小姐平時看上去冷冰冰的,冇想到對我們厲總這麼熱情,天天都送紅玫瑰。”

“……”

眾人根本不知道那是被退還的花,隻以為是有人送給厲薄深的,對送花的人議論紛紛。

與此同時,路謙正滿心忐忑地抱著花站在厲薄深的辦公室裡,“爺,這是……”

剛一開口,路謙便清楚地感覺到辦公室裡的氣壓陡地降了下去。

顯然,自家爺已經猜到了他之後要說的話。

一時間,路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還要不要繼續說下去。

好在厲薄深的聲音及時響起,“你看著處理吧。”

聞言,路謙連忙應了下來,照例出去找花瓶插花。

厲薄深看著被他放在辦公室的那捧花,眸色晦暗。

他知道那小女人可能會拒絕,卻冇想到,居然這麼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