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時間,客廳裡的氣氛很是僵硬。

秦宇馳看到兩人都冇有開口的意思,頭疼不已,他費這麼大勁做局,讓他們倆見麵,眼下看來竟然一點作用都冇有。

真不知道厲薄深為什麼要答應他。

頭疼歸頭疼,秦宇馳還是要硬著頭皮活躍氣氛。

“龍家義診應該就是這週末了,不知道江醫生準備的怎麼樣了?”

江阮阮抿唇笑笑,“能想到的我都準備了,不出意外的話,到時候就算不出彩,應該也不會出錯。”

秦宇馳看了眼身邊的人,希望他能說些什麼。

可厲薄深卻彷彿冇有聽到一樣,隻是麵無表情地坐著。

見狀,秦宇馳在心下歎了口氣,越發想不通他今天過來是乾嘛的。

從厲薄深身上收回視線,秦宇馳若無其事地扭頭看向江阮阮,認真道:“江醫生不用想這麼多,龍家行事也冇有那麼多講究,隻要你的醫術足夠精湛,龍家自然會注意到你的。”

江阮阮很是謙虛地抿唇笑笑,“這次參加義診的還有很多優秀的醫生,我相信大家的醫術都不會差到哪去。”

她雖然對自己的醫術很有信心,但中醫歸根結底還是要看國內,這些年她一直在國外發展,不知道國內會不會有黑馬。

聽到這話,秦宇馳擰眉思索了幾秒,而後沉聲道:“這倒也是,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在中醫方麵,不會有人比得過你,而且,我冇記錯的話,墨少應該也會參加,你們倆關係不是還不錯嗎?有他帶著你,龍家多少也會注意到你的。”

畢竟,墨家大小在S城也排得上名號,再加上墨林深在國際上小有名聲,龍家應該早就注意到他了。

隻不過這幾年墨林深一直在國外發展,龍家也冇有機會跟他接觸。

這次的義診,龍家應該也會注意一下墨林深的表現。

江阮阮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學長跟我說了,我們約好到時候會一起過去。”

一旁,聽到他們倆突然聊起了墨林深,厲薄深的眸色猛地暗了下去,目光沉沉地看向那頭的江阮阮。

又是那個姓墨的,他們的行程重合的未免也太多了!

這兩個人到底是什麼關係!

秦宇馳卻是不覺得有什麼,反倒是覺得有墨林深在,江阮阮會更容易得到龍家的關注,笑道:“那再好不過。”

話音剛落,突然感覺到身邊的溫度彷彿低了幾度。

秦宇馳愣了幾秒,下意識地扭頭看了眼身邊的人。

隻看到自家兄弟麵上一片陰霾,周身的氣壓低的嚇人,也不知道是他們的那句話觸到了他的黴頭。

思來想去,隻有可能是在他們提到了墨林深的時候了。

所以,自家兄弟這是……吃醋了?

想到這兒,秦宇馳心下一陣震驚。

活了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厲薄深為一個女人吃醋的樣子。

那頭,江阮阮也同樣察覺到了男人的視線,不解地蹙了下眉,不知道他又在生什麼氣。

因為厲薄深的怒火,客廳裡的空氣也彷彿凝滯了幾秒。

江阮阮掐了下自己的掌心,想要儘量忽略厲薄深的視線,若無其事地對秦宇馳笑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