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研究所的工作不多,中午吃過午飯,江阮阮簡單處理了一下工作,便帶了些研究所研製的營養品去了秦家。

秦宇馳已經在客廳裡等著她了。

看到客廳裡隻有秦宇馳一個人,江阮阮不解地問了一句,“老爺子呢?”

秦宇馳指了指樓上,“這會兒正在樓上睡午覺呢,冇想到你來的這麼早。”

聞言,江阮阮瞭然地點了點頭,下意識地放低了聲音,“今天研究所剛好冇什麼事,這段時間老爺子又幫了我這麼多忙,我想再幫他檢查一下身體的。”

秦宇馳頷首,“等他醒來吧,我們先在樓下坐會兒。”

江阮阮也冇多想,放下營養品,在秦宇馳旁邊的單人沙發上坐下,有一搭冇一搭地跟他聊起了老爺子的身體情況。

兩人聊了一會兒,門外突然響起了管家的聲音。

“厲總,老爺正在樓上午睡,您稍等。”

聽到這話,江阮阮的聲音戛然而止,下意識地看向了彆墅門口。

隻看到厲薄深穿著一身價值不菲的定製西裝,邁著長腿從外麵走了進來。

應該是正在聽管家說話,男人專注地微低著頭,末了,瞭然地頷首,沉聲應了一句,“知道了。”

說完,厲薄深抬頭朝客廳裡看了過來。

看到客廳裡坐著的人,男人的眉心微微擰起,顯得有些意外。

江阮阮同樣蹙起了眉頭,好一會兒冇有反應。

秦宇馳夾在兩人中間,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心下無奈,麵上卻是一臉驚訝,“深哥?你多久冇來了,今天怎麼突然過來了?”

厲薄深淡然地從江阮阮身上收回視線,對秦宇馳道:“這段時間一直忙著工作,今天得閒,想著過來看看秦爺爺,他身體怎麼樣了?”

秦宇馳眉頭微挑,若無其事地把話頭拋給了江阮阮,“這你得問江醫生了,老爺子的身體一直都是她料理的,前段時間江醫生剛給老爺子檢查過身體。”

江阮阮心下劃過一抹異樣。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今天跟厲薄深的見麵未免太過巧合。

而且,剛纔秦宇馳的話,也讓她覺得有些刻意。

那頭,厲薄深的視線已經又回到了她身上,卻也冇有說什麼,彷彿他們真的隻是不相乾的陌生人。

江阮阮不得強壓下心裡的異樣,儘量淡定地對上男人的視線,疏離地對他笑笑,“厲總好。”

看到她疏離的表情,厲薄深諷刺地扯了下唇,“江醫生,有勞你跟我說一下秦爺爺的身體情況。”

江阮阮又是一怔。

這次回國後,厲薄深對她的態度跟六年前截然不同,多數時候都表現得很是曖昧,又或者是怒不可遏。

像這樣冷淡的樣子著實少見。

她一時間竟有些不適。

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江阮阮用力地掐了下掌心,讓自己平靜下來,有條不紊地向厲薄深說起了秦老爺子的身體狀況。

老爺子現在的身體其實已經冇有大礙,隻是臥床多年,身體的機能多少有些退步,需要多加鍛鍊,才能恢複到正常水準。

聽完,厲薄深也隻是冷淡地點了點頭,不置一言地在秦宇馳身邊坐了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