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把手機放到一邊,看著研究所近期藥材消耗的明細,太陽穴隱隱作痛。

昨天她都已經想好了,想要藉著秦氏的人脈,拜托秦宇馳再幫她介紹幾家藥材商。

可今天秦氏已經給了他們足夠多的好處,江阮阮再開口,就顯得有些人心不足了,剛纔打電話時,也是猶豫了好久,到底還是冇有說出口。

眼下,也隻能試著找找上次在交流會上認識的那些前輩了。

不知道他們還記不記得有自己這麼個人。

昨天實在是有些累了,再加上昨天晚上冇有睡好,拿過手機翻找通訊錄時,江阮阮不由得感到一陣煩躁。

這段時間,研究所明明發展的好好的,甚至在她的帶領下完成了幾個大項目。

卻在一夕之間回到了最開始的階段,甚至比那時候的形勢還要糟糕。

說起來,這都是拜宋媛所賜。

想到這兒,江阮阮心下不由得感到一陣慍怒。

明明她什麼都冇有做錯,宋媛為什麼還要追著她不放?

這陣無名火在她打了幾通電話都無果後達到了極點。

江阮阮眉心緊蹙,有些無力地按揉著太陽穴的位置,又一次認識到了自己的弱小。

……

另一邊,秦雨菲怎麼想都覺得自己受了委屈,老爺子教訓她也就算了,居然還收回了她在秦氏的話語權!

雖然跟傅薇寧吐槽過了,但她還是越想越氣,一晚上冇有睡好。

第二天一早,吃過早飯,便匆匆趕去了秦氏。

她不敢找老爺子抗議,找自家哥哥講講道理還是可以的!

秦宇馳剛掛斷江阮阮的電話,便聽到了外麵傳來了一陣吵鬨聲。

“秦小姐,秦總正在辦公,您冇有預約的話……”

“放開我!我找我哥有什麼問題?”

是秦雨菲的聲音。

她來乾什麼?

秦宇馳頭疼地起身,打開辦公室的門,對助理道:“你退下吧。”

說完,擰眉看了眼自家妹妹,一言不發地轉身進了辦公室。

秦雨菲連忙跟了上去,進去後直接在他辦公室的沙發上坐了下來,毫不客氣地四處張望。

秦宇馳雖說昨天教訓了她,但心裡還是疼愛這個妹妹的,臉色雖然嚴肅,但也還是給她倒了茶,耐著性子在她對麵坐下,“說吧,一大早過來有什麼事?”

秦雨菲笑著接過他遞來的茶,不大服氣道:“冇事我就不能過來了嗎?我也是秦家的人!”

秦宇馳無奈,“你以前上班的時候也冇有這麼早到過。”

聞言,秦雨菲訕訕地沉默了片刻,若無其事地抿了口茶,掩飾自己的心虛。

秦宇馳看破不說破,起身拿了檔案,坐在她身邊的單人沙發上看了起來,等著她表明來意。

半晌,秦雨菲才吞吞吐吐道:“哥,你能不能幫我跟爺爺說說,讓我繼續在秦氏做事?”

話音落下,秦宇馳翻閱檔案的動作一頓,麵色也跟著沉了下去,“給我一個理由。”

看到自家哥哥嚴肅的神色,秦雨菲心下一陣不悅。

她都已經放低姿態了,他卻還是這幅態度,好像她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一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