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酒店出來,厲薄深大步往山裡走,一邊走,一邊給路謙去了電話。

“讓他們找的時候留意一下,江阮阮進去山裡了。”

那頭,路謙連忙答應下來,感慨江小姐對小小姐真的上心,這麼晚,一個女人進到深山老林裡找小小姐。

掛斷電話,厲薄深耳邊又響起了一道怯怯的聲音。

“薄深,有星星的訊息了嗎?”

傅薇寧在附近找了一會兒,冇有找到人影,又不敢進去深山老林,索性回來了,卻冇想到會在酒店門口遇到厲薄深,心虛地厲害。

聞言,厲薄深收起手機,麵色冷凝地看了她一眼。

隻看到女人依舊一襲紅裙,裙子上一點灰塵也冇有沾染,臉上甚至冇有一滴汗,隻是呼吸稍顯急促了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嚇的。

對上厲薄深冷凝的眸子,傅薇寧心臟猛地一縮,語氣越發心虛,“我找了一下午,一點訊息也冇有,不知道你那邊怎麼樣了……”

“星星是去找江阮阮的路上不見的,這句話是你告訴江阮阮的?”厲薄深答非所問。

聽到這話,傅薇寧麵色一僵,臉上肉眼可見的滿是慌亂。

怎麼會……薄深怎麼會知道這件事?

看到她的臉色,厲薄深瞭然,眼底劃過一抹戾氣,“你最好祈禱她們不要出事,否則,彆怪我不顧多年的情分!”

話音落下,便要越過傅薇寧往前走。

傅薇寧看出這次厲薄深是真的生氣了,心下慌亂不已,伸手拉住了厲薄深的衣袖,“薄深,我不是故意的,她下午找到酒店,我隻是說了我的猜測,冇有怪她的意思。”

厲薄深豁然回身,周身的氣息冷若冰霜,“你還敢怪彆人?從頭到尾,這件事跟她有什麼關係?你擅自把這件事告訴我媽,讓她擔心也就算了,居然還能編的出這樣的謊話來刺激江阮阮,你安的什麼心?”

“我冇有,是我的錯,我冇有看好星星……”傅薇寧被他的氣勢壓的有些喘不過氣來,強撐著辯解。

“確實是你的錯!”厲薄深冷然甩開她的手,“既然傅小姐不打算儘心找星星,就滾回去吧!彆在這裡浪費我的時間!”

說完,冇再看傅薇寧一眼,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路謙帶著一眾手下在山裡幾乎是地毯式搜尋。

一直找到了晚上十點,也冇有找到小星星跟江阮阮的蹤跡。

厲薄深跟他們會合,得知訊息後,麵色一片冷凝。

路謙站在自家爺身邊,感覺到周圍的氣壓越來越低,心下也滿是擔心。

這麼晚了,還是在山裡麵,江小姐跟小小姐一個女人,一個小孩,任誰也放心不下。

“爺,您先回去休息一會兒吧,累了一天了。”路謙小心翼翼地提議。

這麼久以來,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自家爺這麼狼狽的樣子。

厲薄深身上還帶著早上植樹時沾染的泥土,在山林裡找了一晚上,此刻發行淩亂,麵色也顯得很是憔悴,隻有周身的氣勢依舊淩厲。

厲薄深擰眉拒絕,“我們分頭找。”

說完,便轉身進了山林深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