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司夏不好再說什麼,隻能讓人把老爺子送了回去。

彆墅裡隻剩下了他跟秦雨菲兩人。

“真的要讓他就這麼去江阮阮的研究所就職嗎?這可是你辛辛苦苦請出來的人!”

秦雨菲很是為他感到不平。

聞言,楚司夏不悅地瞪了她一眼,語氣不善,“不然呢?還能怎麼樣?難道你有資本能讓他留下嗎?”

聽到他的語氣,秦雨菲心下瑟縮,訕訕地閉上了嘴,但臉上還是有些不平。

江阮阮到底有什麼好,居然連這麼厲害的藥王都要留下為她效力?

明明他們這邊能夠給他更好的待遇,就算要留,也該留在他們這邊纔對啊!

一時間,客廳裡的氣氛有些壓抑。

楚司夏擰著眉頭沉默了良久,突然道:“我們留不住那老頭子,不過,也不能讓江阮阮就這麼撿了便宜!”

聽到這話,秦雨菲頗為讚同地點了點頭,好奇追問,“那我們要怎麼辦?”

現在老爺子要去江阮阮那裡,已經成了定局,他們還能怎麼從江阮阮那裡討到便宜?

楚司夏看了她一眼,臉上的怒氣稍減,笑著給她添了杯茶,語氣輕佻,“再怎麼說,駱老先生名義上也是你請來的人,現在他治好了江阮阮,於情於理,他們都應該謝謝你纔對。”

秦雨菲不明所以地看著他。

楚司夏心下劃過一抹不耐,麵上卻還是耐心十足,“你回去,好好跟你哥說說,我相信,他不是這麼不明事理的人。”

聽到這話,秦雨菲心下微動,但還是有些顧忌。

“可是,我哥他……他就算是要謝我,可能也就是給我點錢,不會給我實質性的東西。”

因為她跟傅薇寧和楚司夏的接觸,秦宇馳一直都明裡暗裡地防著她,就算是讓她回到了秦家,給她的崗位也是接觸不到權力中心的。

想到這些,秦雨菲心下不由得感到一陣憤懣。

同樣是秦家的孩子,秦宇馳在秦家備受重視,她卻隻能受他指點!

楚司夏看出她的憤懣,眼底劃過一抹冷意,悠然勸慰,“既然我這麼說了,我自然是有辦法幫你進入權力中心,你隻管按照我說的去做就是了。”

見他這麼說,秦雨菲眼底逐漸產生了動搖。

楚司夏在她身邊站定,曖昧地伸手把人攬進了懷裡,聲音低沉,“我們可是一條船上的,我還能騙你不成?之前你讓我幫忙找人救江阮阮,我不是也幫你請了駱老爺子過來嗎?”

在他的循循善誘之下,秦雨菲心裡的天平也開始逐漸傾斜。

“你乖乖按照我說的去做,以後的秦家,還說不定是誰做主呢!”

楚司夏再接再厲。

終於,秦雨菲軟軟地倚在了他懷裡,聲音也很是溫順,“那……我這就回去跟我哥說說,看他準備怎麼謝我。”

楚司夏垂眸看了眼懷裡的人,眼底儘是陰霾,手上則是鼓勵地拍了拍她的肩,沉聲道:“我等你的好訊息。”

兩人又簡單謀劃了幾句,眼看著時間不早了,楚司夏便讓人送秦雨菲回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