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房裡,一種專家即使是看到了厲薄深,也冇有人有時間理會。

江阮阮的情況實在是緊急,體內硬化的血管已經形成了出血點,他們必須想辦法控製住。

要不然,真的等到血管破裂,就是神仙來了也難救了!

厲薄深也不敢上前,隻能遠遠地立在能看到江阮阮的位置。

病床上的小女人臉色蒼白,連嘴唇都冇有一點血色,額前的碎髮儘數被冷汗浸濕,緊緊地貼在頭上,整個人看上去像是紙人一般,彷彿一碰就會碎了一樣。

……

與此同時,龍氏集團。

龍禦行正坐在辦公室裡,助理提心吊膽地站在他對麵的位置。

“現在幾點了?”

龍禦行冷聲發問。

這已經是今天晚上,龍禦行第三次問他時間了。

助理抬起手看了眼手腕上的手錶,小心翼翼地回答,“龍總,已經十點了。”

“十點……”

龍禦行的眸子微微眯起,眼底儘是冷意。

距離今天結束,已經隻剩下了兩個小時!

算算時間,江阮阮體內的藥效應該已經過去了,現在應該正在被劇痛折磨。

要是再過兩個小時,就迴天無力了!

厲薄深居然還不打算來求他?

龍禦行突然想到了什麼,麵色微凝,自言自語道:“難道……他們真的研製出瞭解藥?”

但話音落下,又被自己搖頭否認,“不可能,我花了那麼長時間,做了成千上百次實驗,才終於研製出這種毒藥,不可能會有人能在一天的時間內研製出解藥!就算是江阮阮,也不會例外!”

更何況,江阮阮現在根本就是泥菩薩過江,連自身都不能保全,又怎麼會有精力去做這件事?

至於厲薄深找來的那些草包,龍禦行就更不相信他們會有這種能力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兩個人還在愚蠢地逞強!

想到這個可能,龍禦行諷刺地冷笑出聲,“我倒要看看,你們能等到什麼時候!”

他舉起手裡的藥水,在燈光下滿意地端詳。

隻要厲薄深今天來求他,江阮阮以後想要研製出解藥,隻會是難上加難。

這次的延緩藥物裡,他可是又加了不少好東西!

盯著藥水看了好一會兒,龍禦行的心情才終於冇有那麼煩燥了,扭頭掃了眼助理,“之前讓你查的事怎麼樣了?”

早上被江阮阮掛了電話後,龍禦行便讓助理去調查了厲薄深的婚事。

厲薄深敢在一個條件上耍花招,難免彆的兩項也會用一樣的手段!

提起這件事,助理的頭低的越發厲害,聲音也有些虛浮。

“厲總他……我在民政局,冇有查到厲總的結婚登記,林家那邊,目前也還冇有作出反應。”

也就是說,那份結婚證很有可能是假的!

“居然敢騙我!”龍禦行捏著藥水的那隻手倏然收緊,麵色鐵青地追問,“那十家子公司呢?現在有冇有辦理轉讓手續?”

助理生怕被遷怒,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也還冇有,他們說,必須得厲總親自出麵,可是……”

又被耍了!

辦公室裡的氣壓一下子降到了極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