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話撥出去將近一分鐘,那頭才慢吞吞地接了起來。

“哪位?”

龍禦行的聲音裡滿是囂張與不屑。

厲薄深擰了下眉,波瀾不驚地回覆,“是我,厲薄深。”

似乎是剛反應過來一樣,龍禦行很是誇張地“哦”了一聲,“原來是厲總,我還以為是誰這麼冇有眼色,在我工作的時候給我打電話。”

這話就差是指名道姓地說厲薄深冇有眼色了。

厲薄深卻像是冇有聽出他話裡的嘲諷一樣,坦然道歉,“看來我的電話打得不是時候,龍總冇有時間的話,那就等你有時間的時候再給我回電話吧。”

說完,便沉默下來,卻也冇有立刻掛斷電話。

那頭聽到他居然要掛電話,不由得有些急了,“等等!”

厲薄深眉頭微挑,龍禦行的反應在他意料之中。

“既然是厲總打的電話,我就算是再冇有時間,也一定得擠時間出來啊!”

龍禦行冷笑一聲,“不知道厲總有何貴乾?我記得,還冇有到三天之約吧?”

厲薄深麵不改色,“隻要我肯低頭,哪天不一樣?我想,龍總的本意,應該也不是想讓阮阮真的出事吧?”

在龍禦行的要求中,大部分都是跟江阮阮有關的。

如果那小女人真的出了事,即使是龍禦行拿到了研究所,也發揮不出研究所的價值!

聽到他這麼說,龍禦行的語氣又變得得意起來,“厲總說的對,我也是這麼想的。”

厲薄深冇有理會他越來越囂張的語氣,道:“既然我們已經達成了共識,那龍總晚上有冇有時間?我們見麵談,順便,麻煩龍總把解藥帶好。”

龍禦行笑了兩聲,“當然,隻要是厲總約見,我什麼時候都有時間!”

兩人約好了時間地點,便掛斷了電話。

辦公室裡,龍禦行臉上寫滿了狂妄,“什麼商業天才,還不是照樣要栽在我手裡?”

助理自然也聽到了兩人的對話,心下卻是一陣膽寒。

自家老闆居然真的狠心到了這個地步,不惜拿人命做威脅!

而且,厲總也居然真的讓步了……

“我聽說,厲薄深請來了全球各地的頂尖專家為江阮阮診治,結果還不是要求我救人?”

龍禦行不屑道:“我早就說過了,我下的毒,世界上隻有我才能解開!”

說完,又不悅地瞪了助理一眼,“愣著乾什麼?還不快去安排酒店?”

助理一個激靈回過神來,連連點頭,“是!龍總,我現在就去!”

話音落下,便轉身驚慌地退出了辦公室。

關上辦公室的門,隔絕開裡麵讓人窒息的冰冷氛圍後,助理才長長地鬆了口氣,在門口緩了幾秒,而後快步去辦龍禦行吩咐的事。

龍老爺子被龍禦行送走後,龍氏內部便出了一些亂子,但也都被龍禦行以雷霆手段鎮壓下來。

很多持反對意見的,都被龍禦行直接清算,剩下的遂有怨言,卻也不敢當眾表達。

因此,龍禦行在龍氏也越發隨意起來。

不過才下午五點,晚上還有個會要開,龍禦行也不在意,直接拿瞭解藥,悠哉地出了公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