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到他肯定的回答,駱老爺子眉心微擰,緩緩搖了搖頭。

見狀,眾人心下一陣不解,不知道老爺子這是什麼意思,卻也不敢貿然追問。

良久,才終於聽到老爺子開口。

“四大奇毒,古代的四大奇毒乃是那些雜亂怪談記載的鶴頂紅、斷腸草、一日喪命散、含笑半步癲,根本做不得真,現在更不可能有。”

言下之意,便是說龍禦行還是在胡說。

厲薄深眸色一暗,眼底再度劃過一抹殺意。

到了那一步,龍禦行居然還敢騙他!

要是真的有人當了真,朝著那個方向為江阮阮治療,那小女人現在恐怕真的生死未卜了!

他壓下心底的暴怒,謙卑追問,“那對於阮阮的病情,老先生可有什麼想法?”

駱老爺子扭頭看著江阮阮的臉色,沉吟了片刻,對他們道:“都出去,我要好好的檢查一下。”

眾人自然是不敢忤逆。

儘管擔心江阮阮,但還是一個個退出了門外。

連厲薄深也隻是站在門口,透過門上的窗戶看著裡麵的情況。

他知道駱老爺子是真心為江阮阮檢查,隻是江阮阮現在的狀態,他實在不敢再讓她離開自己的視線一秒。

“深哥,駱老先生實力不凡,一定可以治好嫂子的!”

秦宇馳低聲安撫。

就連席慕薇也認同地點了點頭。

除了厲薄深之外,最擔心江阮阮的人莫過於她。

但作為一名醫藥行業的人,漠北藥王的名聲對她來說如雷貫耳。

知道是駱藥王親自出手,席慕薇心底多少還是有些底氣。

麵對他們的安撫,厲薄深也隻是點了點頭,目光卻不曾從江阮阮身上移開半分。

病房裡,駱老爺子麵色凝重地抓住江阮阮的手腕,凝心號脈。

結束後,又翻了翻她的眼皮和嘴唇。

不知道是不是發現了什麼,透過窗戶,厲薄深隻看到老爺子的嘴唇似乎是動了動,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片刻後,老爺子擰眉起身,大步朝門口走了過來。

厲薄深微微側身,給他讓出路來。

“叫昨天為她診治的醫生們過來!”

駱老爺子對厲薄深嗬斥,話語很是嚴厲。

一眾專家就在不遠處站著,聽到這話,麵麵相覷。

但想到能得到老爺子的指點,還是硬著頭皮走了過去。

席慕薇也安靜地站在一側。

“你們一群人,最後檢查診斷了個什麼結果?”

駱老爺子對著一群德高望重的名醫,不留情麵地質問。

眾人像是上學時被老師追問知識點卻答不上來的學生一樣,低著頭,麵色漲紅。

駱老爺子不悅地冷哼一聲,“現在的年輕人,醫術水平簡直低的令人髮指!”

即使是聽到這麼明顯貶低的話,也冇有人敢出言反駁。

隻有席慕薇著急地開口詢問,“老先生,是我們才疏學淺,日後我們一定繼續努力,精進醫術,隻是,現在您就不要賣關子了,阮阮她到底怎麼了?”

駱老爺子冷著臉道:“看不出來嗎?中毒了!”

這雖然是厲薄深一早就告訴他們的結論,但眾人卻心知肚明,老爺子這是真的診斷出來了。

而他們,卻是毫無頭緒,連中毒的症狀都檢查不出來。

“受藥效影響,病人的血管正在硬化,要是繼續這樣下去,很可能會導致血液衝破硬化的血管,導致全身各處都出血,要是任由病情發展到那一步,病人已經命懸一線了!”

駱老爺子滿臉不虞地看著麵前的眾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