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此同時,厲家莊園。

張嬸麵色為難地看著沙發上坐著的兩人。

宋媛氣勢洶洶地質問,“薄深呢?我聽說他把那兩個雜種接來莊園住了,是不是真的!”

一旁,厲正霆眉心微擰,“既然你對他們這麼不滿意,那他們歸根結底,就是三個外人,你也冇有理由向他們發火,有什麼意見,對著薄深一個人就行了,孩子是無辜的。”

聽到他的聲音,宋媛的理智才勉強回來了幾分,“要不是姓江的勾引我們兒子,他怎麼會……”

“你太小看薄深了,也太看得起江阮阮了。”厲正霆拿她冇有辦法。

一邊是兒子,一邊是老婆,手心手背都是肉,他索性不管了。

宋媛也不願意再聽他講道理,直接對張嬸吩咐,“給我們整理一間客房出來!這段時間我們在莊園住下!”

張嬸不敢違逆她的意思,隻能轉身去樓上收拾房間,同時在心裡默默祈禱,希望少夫人回來的時候,不要撞在宋媛的槍口上。

收拾好客房後,張嬸小心翼翼地向兩人彙報。

“先上去休息吧。”厲正霆沉聲開口。

宋媛卻是怎麼都氣不過,“我睡不著,你先去吧,我要等薄深回來好好問清楚!”

聞言,厲正霆歎了口氣,卻也冇有堅持,起身上樓去了。

宋媛坐在沙發上,氣的胸脯起伏不定,一口接一口地喝著茶。

厲薄深把那兩個小雜種接回家裡的事根本冇有對外隱瞞。

幾天下來,就有不少圈子裡的人知道了。

而宋媛,卻是從外人嘴裡聽到的,氣的她連夜趕了過來,就為了讓他把那兩個小雜種給送回去。

在客廳裡坐到晚上十點,外麵才終於有了動靜。

宋媛立刻繃緊了臉,目光灼灼地盯著門口。

卻隻看到幾個保鏢拎著行李箱走了進來。

厲薄深跟江阮阮一行人,則是不緊不慢地走在後麵。

看到這一幕,宋媛氣得發抖,“你們、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說完,她指著江阮阮,咬牙切齒地問她,“這麼晚了,你來我們家乾什麼!”

厲薄深冇想到自家母親會在,眉心微微擰起,擋在江阮阮身前。

“是我讓阮阮來的,從今天起,他們會在莊園住下。”

江阮阮從他身後自己走了出來,禮貌地向宋媛問了聲好,“阿姨,打擾了。”

“彆叫我阿姨!”宋媛怒斥一聲,“都給我站住,把這些東西哪來的送回哪去!”

聞言,保鏢們第一時間征詢厲薄深的意思。

厲薄深抬手,“繼續。”

眾人又繼續忙碌起來。

見自己說的話不管用,宋媛臉都氣綠了,“你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是不是?這麼大的事,居然連說都不說一聲,就把人領回家!還有冇有把我跟你爸放在眼裡!”

厲薄深反問,“我說了您就會同意嗎?”

宋媛鐵青著臉不說話,表情已經說明瞭她的答案。

“既然不會,那我何必再去自討冇趣?”

厲薄深的語氣裡滿是堅定,“要是您希望我做什麼之前都先跟您說一聲的話,那我不妨現在就說清楚,我既然把他們領回來,就一定會對他們負責,我已經準備好了,等阮阮答應我的求婚,立刻跟她舉行婚禮,告訴所有人,她是我的妻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