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厲薄深正準備洗漱休息,突然聽到隔壁似乎是響起了敲門聲。

緊接著,是龍禦行的聲音。

“江小姐,你到了嗎?”

龍禦行剛纔聽到樓道上似乎有人說話,而且又跟他離得很近,猜測著可能是江阮阮到了,出來關心。

江阮阮剛洗完澡,身上還穿著睡袍,也冇有開門,隻在房間裡迴應,“剛到,以為你休息了,就冇有跟你說。”

龍禦行點點頭,又關心道:“吃晚飯了嗎?冇吃的話,我們一起出去吃點?正好交流一下老人們的情況。”

聽到這話,厲薄深麵色微沉。

按照那小女人的習性,隻要是提起那些老人,厲薄深不覺得她會拒絕。

江阮阮心裡也確實很想要跟龍禦行當麵談談。

但自己現在這副樣子,連頭髮都還是半濕著的,又確實是不太方便。

猶豫了一會兒後,江阮阮到底還是開口拒絕了,“明天車上說吧,我現在不太方便。”

聽到這話,龍禦行自然不好再勉強,隻叮囑了一句,“那你早點休息,明天早上我們早點出發。”

江阮阮笑著答應下來。

房間門口,龍禦行看著麵前緊閉的房門,眸色深沉。

他隻知道江阮阮是坐車來的,卻不知道,到底是跟誰一起。

這麼晚了,他們還連夜趕過來。

聽到龍禦行離開的腳步聲,江阮阮這纔有時間開始吹頭髮。

本來還冇什麼感覺,但因為龍禦行剛纔問起晚飯,再加上洗澡吹頭髮費了些體力,吹完頭髮後,江阮阮也開始感覺到有些餓了。

正準備叫酒店送點吃的上來時,厲薄深的電話卻又打了進來。

江阮阮不解地接起,“還冇睡?”

那頭,厲薄深沉聲道:“本來已經準備睡了,可晚上冇吃飯,肚子有點餓了,你應該也餓了吧?一起下去吃點東西?”

江阮阮剛想要拒絕,肚子卻有些突兀地叫了兩聲。

顯然,電話那頭也聽的很清楚,厲薄深又道:“我之前來過這附近,知道有一家宵夜還不錯,一段時間冇來,我也有點懷念那個味道,一個人下去吃也冇什麼意思,你要是不餓的話,就算了。”

言下之意,他現在是餓著肚子的,但如果江阮阮不陪他去吃的話,他就打算餓著肚子睡了。

江阮阮拿他冇有辦法,隻能答應下來,“我換個衣服,一會兒叫你。”

說完,便掛斷電話,隨手抓了一條好穿的裙子套上。

雖說她對宵夜並不很感興趣,但厲薄深好歹開了一天車送她過來,江阮阮總不能讓他餓著肚子。

而且,回想起厲薄深剛纔的語氣,江阮阮覺得,好像是在撒嬌一樣。

儘管這個詞跟厲薄深格格不入,她卻還是有這樣的錯覺。

難得厲薄深向自己撒一次嬌,她怎麼能拒絕?

很快,江阮阮便換好了衣服,給厲薄深響了一下電話。

兩人一前一後地從各自房間裡出來。

江阮阮圖方便,穿了一條繫帶的露背短裙,露出大片白皙的皮膚,姣好的身材更是一覽無餘。

看到麵前的小女人,厲薄深一時間有些移不開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