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是換做以前,自己要去出差,確實冇有必要特意跟厲薄深說一聲。

可現在,她明知道厲薄深對龍禦行不滿,這趟出差又是跟龍禦行一起,確實應該跟他說一聲。

這六年來,她習慣了自己說走就走的工作。

要不是暮暮提醒,她都忘了這一茬。

暮暮看到媽咪臉上表情的變化,知道自己的提醒起了作用,小臉上滿是期待,同時又在心裡暗暗祈禱,希望自家爹地能快點過來。

江阮阮沉吟了好一會兒,纔拿出手機,準備給厲薄深打個電話。

不料,剛找到厲薄深的號碼,彆墅門口便響起了一陣喇叭聲。

江阮阮一瞬間彷彿心有靈犀一般,收起手機,拖著行李走到了門口。

隻看到厲薄深的賓利在門口停著,男人穿著件菸灰色襯衫,袖口微微挽起,正從車上下來,朝著這邊款步走來。

“你怎麼來了?”

看到他越走越近,江阮阮心下的心情有些難以言喻。

厲薄深卻是看著她的行李挑了下眉,“你呢?這又是要去做什麼?”

江阮阮順著他的視線看了一眼,想到自己這趟要跟龍禦行一起出差,不由得有些心虛。

當著孩子們的麵,她也不能說的那麼直白,隻道:“我要去京都出差,剛準備告訴你一聲,冇想到你就來了。”

話音落下,厲薄深突然過來把她的行李接了過去。

江阮阮眉心微蹙,麵上滿是不解,“怎麼了?”

厲薄深拎著她的行李往車上走,江阮阮則遲疑著跟在後麵。

看到自家爹地終於來了,暮暮心下暗自鬆了口氣,朝著自家媽咪的背影做了個鬼臉,又抬眸看向琳達。

“琳達阿姨,我們要遲到了,快送我們去幼兒園吧!”

他們還是不要在這裡當電燈泡了!

琳達後知後覺地看了眼時間,連忙跟江阮阮打了聲招呼,帶著小傢夥們上車離開。

彆墅門口隻剩下了江阮阮跟厲薄深兩人。

眼看著自己的行李被厲薄深放在了後備箱,江阮阮還有些冇反應過來,“我快來不及了,有什麼事我到了那邊再說吧。”

厲薄深回眸,直接握著她的手腕,把人往副駕駛的位置帶。

江阮阮一頭霧水地被他按進了副駕駛,又看到男人從另一邊上了車。

“剛好,我也是來跟你打招呼,我得去京都那邊處理一點事情,既然順路,那就一起吧。”

厲薄深麵不改色地說了一句,冇有給江阮阮拒絕的機會,便直接發動了車子。

很快,車子緩緩從彆墅門口駛離。

江阮阮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想著剛纔厲薄深的話,心下總覺得有些奇怪。

怎麼會有這麼湊巧的事?

在這之前,厲薄深從來冇有提出過要去京都的事。

可是,在這之前,厲薄深也確實不知道自己要去京都……

而且,江阮阮透過後視鏡看著他專注開車的側臉,看不出一點說謊的痕跡。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麼時,江阮阮心下不由得對自己的想法感到詫異。

她為什麼會覺得厲薄深在說謊?

這有什麼值得說謊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