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他臉上的笑意,江阮阮不由得愣了一下,臉上泛起一片紅暈。

過了會兒,才反應過來,有些心虛地回身繼續忙碌。

厲薄深則抱著胳膊在後麵看著。

等她做好了飯菜,又幫忙端出去擺好。

小傢夥們早已經在餐桌邊坐的端端正正。

一頓晚飯吃的倒也算是溫馨。

吃過晚飯,厲薄深便打發小傢夥們在客廳裡玩,自己跟江阮阮則去了樓上書房。

“有什麼好訊息?”

江阮阮心下很是不解,不知道到底是什麼事,讓厲薄深這麼神神秘秘的。

厲薄深的麵色看上去有些凝重,“我想,我應該已經抓到在你們的實驗裡動手腳的人了。”

聽到這話,江阮阮麵色微變,神情也跟著緊張起來,“是誰?”

厲薄深看著她,心下有些猶豫。

在這之前,每次他們探討起這個問題,這小女人總是不願意懷疑顧雲川,隻因為他們合作多年。

要是告訴她這個訊息,不知道這小女人能不能接受。

又那麼一瞬間,厲薄深甚至想過,要不要捨棄自己原來的打算,等拿到了真憑實據,再來跟她說。

“真的是龍少嗎?”江阮阮半晌冇有等到他的答案,不由得猜測起來。

聞言,厲薄深收起思緒,眸色微暗,“你就這麼擔心他?”

這段時間以來,他們幾乎冇有提起過這個人。

偏偏他一說調查有進展了,江阮阮便想到了那個人。

而且,厲薄深聽得出來,她的語氣裡還滿是難以置信。

江阮阮無奈地解釋,“因為你之前一直在懷疑他,所以我纔會這麼猜的,所以,不是龍少的話,還有誰?”

厲薄深擰眉,“那天在實驗台呆過的人隻有你們三個。”

這算是在引導江阮阮自己猜到顧雲川頭上去。

江阮阮也立刻領會過來,想到除了他們倆以外的那個人,江阮阮心下一陣震驚,“你是說,顧雲川?”

怎麼可能是他?他們合作了這麼多年,顧雲川要是看不慣她,早就該動手了!

就算他是嫉妒她能夠主導這個項目,在這之前,也有的是機會讓他下手!

怎麼會偏偏選在這個時候,還用這麼殘忍的手段?

江阮阮完全無法想象。

厲薄深看到她臉上的表情,心下的心情也不由得有些沉重,“目前看來,隻有他嫌疑最大。”

“有證據嗎?”江阮阮暗自抓緊了身側的衣襬,心下還是抱著僥倖。

厲薄深搖頭。

江阮阮心下鬆了口氣,“冇有證據的話,也可能是你誤會了,之前你不是還說是龍少嗎……”

話還冇說完,便被厲薄深打斷,“現在冇有證據,但我有辦法可以證明是他,隻要你願意配合。”

江阮阮猛地一怔。

要是換做彆人對她這麼說,江阮阮隻會覺得是無稽之談。

但麵前的人是厲薄深。

他會這麼說,就說明,他已經有了九成的把握。

“我知道你接受不了,但我想,你應該更想知道,他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厲薄深目光沉沉地看著她,“我也很好奇,他有什麼理由對你下這麼重的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