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

厲薄深心下發緊,走到病床前,小聲地叫著床上的人。

江阮阮卻隻覺得眼皮發沉,想要迴應,卻冇有力氣,隻想一覺睡過去。

她越是昏沉,厲薄深周身的氣壓便越低。

良久,厲薄深怒不可遏地打開病房的門,看向在外間候命的專家。

“厲……厲總。”

因為剛纔江阮阮突然頭疼,幾名專家為了以防萬一,便留了一人在外麵候著。

那人怎麼也冇想到,自己居然要獨自麵對暴怒的厲薄深,心下直打顫。

厲薄深臉上陰雲密佈,“你們給她打了什麼針?為什麼打完針以後她這麼昏沉?”

聞言,專家猛地鬆了口氣,安撫道:“是這樣的,因為江小姐折騰了一天,再加上出現了情緒起伏過大的事,我們在止疼針裡加入了一些安定的成分,好讓她能好好地睡一覺。”

隻要她睡著,就不會再有什麼情緒起伏了,這是他們想到的最為一勞永逸的辦法。

聽到這話,厲薄深臉上的表情纔有所緩和。

專家訕訕地道歉,“是我們擅作主張,忘了跟您說一聲,讓您擔心了。”

厲薄深心裡的石頭再次落地,得知江阮阮會睡過去,自己積攢了一天的疲憊也一下子湧了上來,淡淡地對專家擺了擺手,“冇什麼,你們的辦法很好。”

說完,便轉身又進了病房。

江阮阮的意識已經有些飄忽了。

但因為中毒的症狀,她生怕自己會再次昏迷,隻能強忍著,不讓自己睡過去。

耳邊隱約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江阮阮的心也跟著那道腳步聲的靠近而逐漸緊繃。

厲薄深在病床邊站定,居高臨下地看著江阮阮臉上的掙紮,眼底劃過一抹痛楚。

江阮阮能感覺到,來人似乎在病床邊站了許久,卻一直也冇有動作。

她心下不由得有些不安。

甚至懷疑起來,身邊的人到底是不是厲薄深。

就在她覺得惶恐時,突然,一隻大手落在了她臉頰上。

江阮阮心下猛地一緊,下意識地想要撥開他的手,卻冇有力氣。

緊接著,厲薄深的聲音緩緩在耳邊響起。

“睡吧,我問過了,是止疼針裡麵加了安定的成分,不會昏過去的,孩子們那邊,我讓宇馳帶他們去吃飯了,一會兒就會回來。”

聽到他的聲音,江阮阮心下又漸漸安定下來。

隨著厲薄深的聲音落下,江阮阮也終於卸下了心防,順從安定的藥效,任由自己沉沉地睡了過去。

她閉著眼,意識也很模糊,因此,根本冇有注意到厲薄深的聲音在距離她多近的地方。

厲薄深彎著腰,一隻手放在她的側臉,為了確保她能夠聽到,唇幾乎捱到了她的耳朵。

病房裡的燈光又很是昏暗。

乍得看上去,兩人的姿勢就像是一對親密的愛侶。

過了好一會兒,確認了江阮阮睡著了,厲薄深才慢慢直起身子,手卻還放在她臉上,忍不住摩挲了兩下。

儘管這小女人昏睡著,厲薄深心下還是忍不住感到一陣滿足。

就好像他們之間的關係真的如此親密了一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