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阮阮幾次想要開口,但想到宋媛之前的話,再加上現在厲薄深在場,隻能緘口不言。

朝朝跟暮暮卻是著急的不行。

“厲奶奶,您不要說了,小妹妹哭的好厲害!”暮暮覺得自己也要急哭了。

朝朝抿著嘴巴,安靜地走到弟弟跟小妹妹中間,牽住了他們的小手。

厲薄深麵無表情地立在四人對麵,隻落後宋媛半步。

看著眼前兩個小傢夥這麼維護小星星,而江阮阮卻是一言不發。

男人的眉心再次擰了起來。

“就算不要奶奶,跟爹地回去總行了吧?”宋媛自以為做出了讓步。

話音剛落,卻聽到了自家兒子有些冷淡的聲音。

“您彆管了,我會帶星星迴去的。”

聽到這話,宋媛不悅地閉上了嘴,冷冷地掃了一眼對麵的江阮阮,又看了眼自家兒子,轉身往遠處走去。

她有話要說,又不想讓江阮阮看了笑話。

厲薄深對自家母親的心思很是瞭解,抬腳跟了上去。

“那兩個小東西去莊園這事,你是不是知道?”宋媛狐疑地看著自家兒子。

厲薄深坦然回答,“我在公司加班,對這件事並不知情。”

宋媛卻根本不信,“那你怎麼會過來?”

說完,又突然想到了什麼,不悅地追問,“張嬸告訴你我過來了?”

厲薄深冇有接話,隻道:“星星性格敏感,最近的狀態又不好,稍微一點刺激,症狀就有可能會反覆。”

“你的意思是我刺激她?”宋媛惱怒,“我這做奶奶的,還不是為了星星著想?”

姓江的當初狠心拋下小星星,現在又有什麼資格接受小傢夥的依賴?

更何況,小星星遲早是要做傅薇寧的女兒的,跟彆的女人這麼親密,又算怎麼回事?

厲薄深隻覺得太陽穴隱隱作痛,“如果您真的是為她好,現在就先回去。”

宋媛冇想到,自家兒子不但不幫自己,反倒是要趕自己走。

“你彆忘了那姓江的是怎麼對星星的!星星不知道,難道你也忘了?”

厲薄深擰眉不語。

宋媛也懶得再爭執,隻道:“我可以先回去,明天我會再去莊園,要是星星不在,那你說什麼也冇用了,我會親自接星星迴去老宅。”

說完,又冷冷地掃了眼遠處的江阮阮,轉身離開。

厲薄深在原地站了幾秒,緩和了一下情緒,才往彆墅門口走去。

“厲總。”

江阮阮疏離地打了聲招呼。

她不知道厲薄深過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一開始,她以為厲薄深是來幫宋媛,帶走小星星的。

可看到剛纔,厲薄深不知道對宋媛說了些什麼,宋媛突然轉身離開。

江阮阮心下突然冇底了。

厲薄深隻是淡漠地掃了她一眼,便把目光放在了小星星身上。

或許是因為宋媛走了,小傢夥哭的冇那麼厲害了,隻是幅度很小的抽泣。

“叔叔,對不起。”朝朝突然出聲。

聞言,厲薄深挑眉看向了小傢夥,大概也知道他的道歉是為什麼。

朝朝接下來的話也不出他所料。

“我們不該偷偷把小妹妹帶出來,但是我們真的很想小妹妹,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快帶小妹妹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