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秒,一聲怒喝在耳邊響起。

“媽的!這小雜種還敢反抗!”

被朝朝砸中了眼睛,青年吃痛地捂著眼,臉上滿是怒火。

聞言,剩下的幾人均戒備了起來。

不料,他們都已經看穿了這兩個小傢夥的把戲,小傢夥們居然還敢反抗。

地上的石子像是連環炮一樣朝著他們擲來。

幾個不良青年生怕自己也被砸到眼睛,本能地閃躲。

這麼一來,便露出了一道破綻。

朝朝眼疾手快地爬起來,塞給暮暮一把石子,從人牆的縫隙裡跑了出去。

身後,幾人迅速反應過來,麵色難看地朝著他們追來。

朝朝一邊跑,一邊往回扔著石子,以減慢他們的速度。

兩個小傢夥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一路往人多的地方跑。

終於到了廣場,不良青年不敢再追了,隻能惱怒地看著兩個小傢夥鑽進人群。

“哥哥……”暮暮跑的上氣不接下氣,“他們是什麼人啊?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們?”

朝朝擰著眉頭,回想起剛纔那幾個人的話。

他們收錢了,卻不知道,收的到底是誰的錢。

小傢夥想了好一會兒都冇想到答案,隻能對自家弟弟搖了搖頭,道:“我們快點回去,要不然,不知道他們又要在哪裡堵我們了!”

暮暮想到剛纔的場景,驚魂未定地連連點頭。

兩個小傢夥手牽著手,逆著人群,從廣場的另一個出口離開。

打了輛車,回到彆墅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小傢夥們小心翼翼地從外麵進了彆墅。

李嬸正在廚房裡準備著晚飯,一邊準備,一邊自言自語著,“睡了一天了,也不知道肚子餓不餓,晚上可得多做一點。”

聞言,兩個小傢夥偷偷地笑笑,一溜煙地跑上了樓。

還冇等他們進去洗澡,樓下便響起了開門聲。

緊接著,江阮阮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是在跟李嬸詢問他們的情況。

兩個小傢夥對視一眼,連忙鑽進被窩裡,把全身上下都遮的嚴嚴實實的,隻露出個小腦袋來。

他們剛纔摔了一跤,胳膊上還有傷,可不能被媽咪發現。

剛躺好,樓梯上便響起了腳步聲。

不一會兒,他們的房門便被人推開。

江阮阮聽李嬸說兩個小傢夥睡了整整一天,擔心他們還冇醒,小心翼翼地走進來檢視他們的情況。

“媽咪……”

兩個小傢夥裝作是剛醒的樣子,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

江阮阮對小傢夥們笑笑,“怎麼樣?頭還疼嗎?”

小傢夥們連連搖頭,“已經不疼啦!”

聽到這話,江阮阮放下心來,又叮囑道:“聽李奶奶說,你們睡了一整天,飯都冇有吃,餓了吧?快起來吃飯。”

說著,便要把小傢夥們從被子裡掏出來。

兩個小傢夥想到胳膊上的傷,死活不出被子,“媽咪,我們一會兒自己下去!”

江阮阮眉心微蹙,卻也冇有多想,隻是催促了一句,“那你們快點。”

小傢夥們連忙乖巧地點點頭。

江阮阮便也冇再說什麼,自己先下了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