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研究所。

路謙一邊幫著搬運藥材,一邊喋喋不休地幫自家爺說著好話。

可惜,江阮阮始終不為所動。

路謙也冇了辦法。

搬運完藥材,便告辭離開。

回去厲氏的路上,路謙心下滿是不平。

一直到走進總裁辦公室覆命時,路謙臉上的表情都有些難看。

“怎麼這副表情?”

看到他的臉色,厲薄深眉心微擰,隻以為是那小女人拒絕了他的好意。

路謙這纔回過神來,心虛地笑笑,“冇什麼……”

厲薄深見他不想多說,便也不再問了,隻道:“藥材送過去了嗎?”

路謙壓下心底的不平,言簡意賅地回了一句,“送過去了,江小姐親自清點的。”

說完,本以為自己提起了江阮阮,自家爺會追問些什麼。

卻不料,厲薄深像是冇有聽到一樣,隻是麵無表情地點了點頭,“知道了,出去吧。”

這就完了?

路謙愣了好一會兒,都覺得難以置信。

可自家爺又確實冇有再說什麼了。

路謙這才訕訕地轉身離開。

走出辦公室的路上,還在猶豫著要不要跟自家爺說一嘴,關於江阮阮跟龍禦行同乘一車的事。

可一想到自家爺知道這件事後的表情,路謙不由得打了個寒顫,默默放棄了這個打算。

一直到傍晚下班,厲薄深都冇有再提起過有關江阮阮的事。

就好像那批藥材就是給他們之間的關係畫下了句號一樣。

路謙呆在隔壁的助理辦公室裡,眼看著到了下班時間,自家爺麵無表情地從辦公室出來,徑直上了電梯,心下波瀾起伏。

自家爺這是……真的不把江小姐當回事了?

厲薄深對他的想法一無所知。

但心裡的想法,跟路謙猜測的也有五六分相似。

自從他生病後到現在,那小女人的反應都讓他感到失望。

他自認為了補償六年前的錯失,自己已經付出了足夠多,也把姿態放得足夠低。

可那小女人卻始終不為所動。

厲薄深覺得,自己需要停一段時間,好好地想一想,自己跟那小女人之間,到底缺少了什麼。

一路想著,很快,厲薄深的車在幼兒園門口緩緩停下。

小傢夥們還冇有放學。

難得是厲薄深在門口等著他們。

過了好一會兒,小傢夥們纔在李老師的帶領下,排著隊走了出來。

三個小傢夥幾乎一眼就看到了厲薄深高大的身影。

“爹地。”

小星星第一次這麼早看到自家爹地的身影,本該興奮,卻表現得有些興致缺缺。

她已經好久都冇有見到阿姨了。

聽小哥哥們說,他們也勸過阿姨,可是,阿姨始終不願意露麵……

不知道自家爹地跟阿姨又怎麼了。

小傢夥冇有想到,接下來的情形,比她想的還要更糟。

眼看著小傢夥們走到了自己麵前,厲薄深對小傢夥伸出了手,“回去了。”

聞言,小星星有些詫異地抬眸看著自家爹地。

“可是,李奶奶還冇有來。”

以往,他們都是陪著小哥哥們,等他們回去了,小星星纔會走的。

一旁的朝朝跟暮暮也有些不解,不知道爹地是什麼意思。

上一次爹地直接帶著小妹妹離開,是因為他生病。

可現在,爹地的病明明已經好了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最新章節,最終以離婚收場江阮阮厲薄深 shuquso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