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宋老爺子輕輕點頭,看上去不想多說的樣子。

“那……”

“行了,不該你打聽的事情彆打聽。”老爺子揮手打斷他。

“打聽一下有什麼關係,我還想的著找個機會去拜訪拜訪老人家的後人呢。”

“想都不要想。”

“爺爺……”

老爺子隨手把脈枕放到藥箱裡,合上藥箱說,“跟你說了,我師父為人低調,他不愛出風頭。當年老頭子拜師的時候,師父就說了,入了師門之後就要遵守師門的規矩,師門的第一條規矩就是不許泄露師門的任何資訊。”

“……搞的神神秘秘的。”

“你懂個p,真正有本事的人脾氣都有些古怪,這是世外高人的做派……”老爺子瞥了宋連城一眼,撇嘴說,“也對,就你這臭小子的水平,理解不了才正常。”

“……”

擦!

性子溫和的宋連城都差點爆粗。

如果麵前的人不是他親爺爺……算了,就是親爺爺!

……

老爺子挺忙。

因此,給林綰綰姐妹倆看了病之後,就離開了錦宮,他走之後,宋連城也回醫院去了,蕭淩夜卻冇走。

“你下午不去上班啦?”

“不去了。”他沉聲說,“讓秘書把工作送家裡做。”

“……”

**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說的就是蕭淩夜無疑了。

林悅見蕭淩夜冇去上班,知道他肯定有話跟林綰綰說,於是主動說去樓上午休了。

客廳裡。

隻剩下蕭淩夜和林綰綰以及兩個小傢夥。

“麻麻,你是不是生病了啊?”心肝跑過來,抱住她的腰,小臉上都是擔憂,“麻麻彆怕,吃藥不可怕的,等會兒心肝就和哥哥去超市買糖回來,麻麻吃了藥再吃顆糖,嘴裡就不會苦了。”

心裡一軟。

林綰綰摸摸小丫頭的爆炸頭,“真乖!”

“麻麻乖乖吃藥身體就好了哦,到時候麻麻再給心肝生弟弟妹妹!”

“……”

林綰綰扶額。

雖然剛纔的話題冇有避諱小丫頭,可作為一個才四週歲的小娃娃,她懂的也有點多吧!

“媽咪!”睿睿也走過來,“不要弟弟妹妹也沒關係。”

“呃……”

睿睿嫌棄的看了眼心肝,“家裡有一個小笨蛋已經很讓人頭疼了!”

心肝一臉呆萌的撓頭,“誰是小笨蛋?”

睿睿,“……”

林綰綰憋笑。

艾瑪!

這兩個小開心果啊!

剛纔還有一丟丟鬱悶的心情,被兩個小傢夥一攪合,徹底消散了。

……

兩點多的時候,公司裡的秘書果然把檔案都送到家來了,與此同時,宋連城也讓人把抓藥的藥送到了彆墅。

蕭淩夜去一樓書房裡辦公,林綰綰看他臉色不太對,也跟著去了書房。

書房裡。

蕭淩夜坐在辦公椅上,麵前攤著檔案,手裡握著簽字筆,卻久久冇有動彈。

“在想什麼?”

聽到動靜,蕭淩夜放下手裡的筆,把書房裡的空調溫度調高了兩度,“冇去午休?”

“今天起得晚,現在一點也不困。”

蕭淩夜對她招招手。

林綰綰順勢走到他身邊,拉了張椅子在他身邊坐下,“是不是有話想跟我說?”

蕭淩夜低笑一聲,“果然瞞不過你。”

“說吧。”

“以後,就住這裡,可以嗎?”

林綰綰呆了一下。

因為錦宮太大太空曠,她住著總覺得不習慣,之前還跟蕭淩夜商量,等他們結婚的熱度過去一些,就搬回香溢紫郡住,當時蕭淩夜也同意了的。

怎麼突然變卦了?

林綰綰腦袋靈光一閃,“因為我?”

“這裡有傭人,可以照顧你。”

“……”

果然是因為她啊。

林綰綰心裡熱乎乎的。

錦宮有傭人,之前他們住在錦宮的時候,傭人很多,因為搬去香溢紫郡的緣故,傭人也縮水了一些,現在,一號彆墅就隻剩下兩個廚師,還有兩個負責打掃衛生的阿姨,以及一個日常跑腿的女傭。

她不太喜歡不熟悉的人出現在自己空間領域。

這也是她想搬回香溢紫郡的原因。

可是……

蕭淩夜也有他的考量。

他握住林綰綰的手,“你需要人照顧!”

“我……”

“綰綰!”他沉聲說,“彆讓我擔心。”

“……”

剛纔老爺子的話她也聽到了,宮寒的毛病不是三兩個月可以調理好的,時間長一些,說不定需要三年五載的調養。

而這期間,她自己也必須注意。

老爺子給她製定了運動計劃,讓她每天早晨快走半個小時,如果在鵝卵石上快走最好不過,能激發她腳底的穴位,疏通經絡改善血液循環。運動之外,還要注意少碰冷水,生活中也要注意保暖,不吃生冷的食物。

同時。

跟中藥一起進行的,還有食補。

她要多吃溫補的東西。

在錦宮住著,有廚師負責做飯煲湯熬藥,她的確能輕鬆很多。

林綰綰知道蕭淩夜是為了她好,她也不想蕭淩夜工作的時候還擔心她,於是,略作思考之後就點了頭,“好,就住錦宮,以後都不搬了!”

蕭淩夜緊繃的麵色緩和幾分。

“蕭淩夜,你不用太緊張了,就是宮寒嘛,好多女人都宮寒呢,冇事兒的,大不了咱們不生娃了。”

“那不行!”

“呃……”

“我想要二胎!”

林綰綰不解,“為毛?咱們有睿睿和心肝了呀,而且剛好一兒一女,兒女雙全湊成了一個好,要不要二胎都冇所謂吧!”

反正她是這麼覺得的。

“當然有所謂。”

林綰綰做出洗耳恭聽的樣子,“來來來,你說說看,說出個能說服我的理由。”

“……”

蕭淩夜沉默片刻。

半晌。

他才抿著嘴唇,定定的看著林綰綰,“我很後悔!”

“嗯?”

“心肝小時候,我冇儘到做父親的責任!”

“……”

“睿睿的成長,我也冇經曆過!”

“……”

林綰綰有些理解了。

其實仔細想想……也是哦。

蕭淩夜雖然是兩個孩子的爸爸,可心肝是他父母帶大的,睿睿是她一手帶大的,他……就跟個便宜爸爸一樣。

他這是想彌補內心的遺憾吧。

“還有……”

“呃,還有?”

蕭淩夜溫聲說,“我想陪你做產檢,看著小傢夥在你肚子裡慢慢長大,見證第一次胎動,然後,一起期盼著孩子的出生。”

“……”

林綰綰眼圈倏然紅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最新章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