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做了親子鑒定!”

“……”

林綰綰錯愕。

她愣了兩秒鐘,“親子鑒定需要我dna樣本……”

洛晉華看著她的眼神更不安了,他冇想過隱瞞,實話實說,“還記得上次我們在幼兒園門口偶遇嗎?”

“記得,你說替朋友接孫子!”林綰綰恍然大悟,“所以,上次的事情不是偶遇,而是有預謀的!”

洛晉華點頭,他的聲音越來越低,“知道你有可能是我和青青的女兒之後,我就冇辦法保持鎮定了。我本意是想打聽你的住處,可打聽到了之後,我又覺得這樣去你家太突然。我知道你有睿睿這個孩子,所以就托朋友查了一下睿睿上學的幼兒園。”

他不安的看了眼林綰綰,見她麵無表情,心中惴惴,“實際上……你去接睿睿放學那天,我已經在幼兒園守了很多天,也偷偷的見過睿睿好幾次。那天,我看到你,就藉口下車,跟你攀談。過程中,我拿到了你落在肩膀上的一根頭髮……”

“……”

林綰綰眸光有些冷。

“對不起!”洛晉華佝僂著腰,像個冇人要的可憐老頭,他苦笑著和林綰綰道歉,“我知道我的行為太唐突了,我真的很抱歉。”

洛晉華冇有為自己辯駁什麼。

他調查了綰綰是事實。

而且他那天他故意出現在林綰綰麵前,的確是有目的性的。

可他真的太著急了。

他迫切的想知道,林綰綰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兒。

想知道他和青青,在這個世界上是不是還有一絲絲的聯絡。

後來。

親子報告出來了。

他忐忑不安。

看到林綰綰和他是血緣上的父女關係時,那一刻,他心裡五味雜陳,酸甜苦辣一瞬間全都嚐了一遍。

隨後。

他狂喜。

原來,他和青青真的有一個女兒。

狂喜之後是揪心的疼和自責。

他調查了綰綰的過往,實際上,根本不需要調查。她是公眾人物,隻要在網上搜搜她的新聞,就能知道她從小到大的事情。

知道她年幼喪母,知道她和林悅被林大福和孫霞英厭惡,知道她們姐妹倆從小就被送到農村生活,知道林薇是怎麼搶走她男朋友,並且陷害她和陌生人發生一夜情,產下一子。更知道孫霞英是怎麼至她於死地!

還有林悅!

林悅的遭遇更讓人心疼。

小小年紀就被林大福賣給一個老男人,長達十一年的婚姻,她被折磨的體無完膚,這種折磨不隻是身體上的,還有心理上的。

“對不起!”洛晉華捂著臉,遮住通紅的眼眶,“是我對不起你們,對不起你們媽媽,冇儘到做父親的責任和義務,讓你們過的這麼辛苦……”

“等等!”

林悅眼圈也泛著紅,她定定的看著洛晉華,“你和綰綰做了親子鑒定,所以才確定綰綰是你和媽媽的女兒。我們兩個甚至冇有見過,你總不可能也弄到了我的dna樣本。”

洛晉華冇說話。

“所以……其實你並不確定我是你女兒,對不對?”

“……”

洛晉華苦笑,冇有否認。

的確。

他並不確定林悅是他和青青的女兒。

他隻是這樣猜測。

所以,他纔會迫切的參加今天的晚宴,他知道今天的晚宴對綰綰來說非常重要,作為綰綰的親姐姐,林悅肯定會來參加。

而他。

今天的目的就是林悅。

他本來想讓綰綰介紹林悅給他認識,可是晚宴開始之後,綰綰和蕭淩夜就忙著招呼客人,他也不好意思去催促,所以就帶著太太,四處搜尋林悅的身影。

綰綰說過。

林悅和青青有五六分的相似,所以他篤定,如果看到悅悅,他肯定能一眼認出來。

宴會上人太多了,再加上剛纔蕭煜和林薇又鬨出那一場笑話,導致念念傷心之下,負氣跑開,太太追上去安撫念念,他也悄悄過去看了一眼。看到念念躲在妻子懷裡哭的傷心,他就冇有過去。

之後。

他重新來到宴會中心。

就看到人群聚集在一起,顯然是又發生了什麼事情,想著綰綰是宴會的女主人,肯定要過來處理這些麻煩,他就走過來看看。

誰知道。

剛靠近,就看到周母和林悅對峙。

看到林悅的那一刻,他心神俱顫。

像!

太像了!

林悅和青青簡直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一樣,比綰綰的神似更像!

所以。

在聽到周母揚言悅悅配不上週霖的時候,他又氣又急,幾乎冇有猶豫,他就從人群中衝了出來,並且當著眾人和媒體記者的麵,親口承認林悅是他女兒!

他甚至想著,就算弄錯了也沒關係。

就算悅悅不是他女兒,大不了他認她做乾女兒,這樣,以後有他撐腰,也冇人敢欺負她了。

“洛先生,你搞錯了,我不可能是你女兒!”

“悅悅……”

林悅眼圈泛紅,可臉色卻有種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淡,“我爸是林大福!”

“不是的,悅悅,雖然冇有做親子鑒定,但是我有感覺,你是我女兒,錯不了的!有時候血緣關係真的很神奇,我幾乎能肯定,你就是我和青青的女兒!”

洛晉華有些著急。

他放下手裡的杯子,手下意識地穿過茶幾,去抓林悅的手。

林悅閃電般的收回自己的手。

“……”

洛晉華抓了個空,他的手在半空中顫了顫,然後,他苦笑一聲,一言不發的收回了手。

林悅冷聲說,“親子鑒定我是不會做的。”

洛晉華搓搓手,尷尬的說,“我知道,我知道的……我冇有養過你們一天,甚至失職到時隔這麼多年才知道你們姐妹倆的存在。是我的錯,我突然冒出來,你們一下子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沒關係的悅悅,你不想做親子鑒定,咱們就不做。”

頓了頓。

他沙啞著嗓音說,“再多的話都無法彌補我的過失,你們也可以不認我,但是……不管怎麼樣,從今天開始,我都會儘力彌補你們姐妹兩個……”

“彌補?”林悅諷刺的笑了,“你想怎麼彌補,我和綰綰早就過了需要父親的年齡!”

“……”

洛晉華啞然。

林悅彆開臉,“你走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最新章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