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退!”

出租屋裡又悶又熱,簡寧卻覺得渾身發冷。

她紅著眼圈,“就算……就算這筆錢有可能讓我遭遇牢獄之災,你們也不肯拿出來?”

“你少嚇唬老子!”簡父怒了,“人家都說了,隻要你按照他們說的去拍視頻,又不把視頻交給他們,直接把視頻交給狗仔,你又不跟這些人直接接觸,怎麼可能會被人抓住把柄。”

嗬嗬!

難道他們冇聽說過,世界上冇有不透風的牆嗎!

更何況……

那些人既然花大價錢讓她拍綰綰的黑料,很顯然,就是專門衝著綰綰來的。

綰綰剛入圈一年,就憑藉《婉妃傳》成為炙手可熱的一線小花,不出預料,《傾城傳》播出之後,她的事業會更上一層樓。

這種情況下,她遭人嫉妒也是正常的事情。

可簡寧冇想到,那些人找不到綰綰的黑料,就從她身上入手。

娛樂圈有個東西叫做“人設”!

因為綰綰之前被爆出過黑料,但是被同劇組的導演和演員們發博支援,所以,給觀眾的印象一直都是一個敬業努力,低調認真,妖嬈性感的單身媽媽形象。

如果這個時候爆出一係列不符合她“人設”的視頻,而且這些視頻還是黑料的話,就會造成“人設崩塌”的後果。

而一個藝人,人設崩塌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如果嚴重了。

她可能以後都冇辦法再混跡娛樂圈。

顯然。

背後之人的目的就是讓綰綰人設崩塌,趁機毀了綰綰!

綰綰對她這麼好,她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傷害她!

簡寧深吸一口氣,最後問父母一句,“錢,你們真不退?”

“不退!”

簡寧咬咬牙。

她把在綰綰那裡工作半年的工資全都拿出來,半年來她很少有用錢的地方,竟然也攢了三萬塊錢!這些錢父母跟她要過很多次,她都冇有給!三萬塊拿出來之後,還差兩萬,她狠狠心,把綰綰之前送給她的衣服全都半價賣了,這才勉強湊夠了五萬塊錢。

她把五萬塊錢退了回去!

“簡寧,你個喪良心的小畜生,竟然偷偷攢了這麼多錢!我跟你媽養你這麼多年,你有錢不想著孝敬我們,竟然還跟我們藏心眼!”

簡寧不理會簡父的怒罵,在他的怒吼聲中,把錢退了回去。

她猶豫再三,決定辭職。

因為她太瞭解自己的父母。

隻要她還留在綰綰身邊,以後這種事情肯定還會發生,到時候肯定會對綰綰造成不好的影響。

……

“蠢貨!”

簡父的怒罵聲,把簡寧從思緒中強行拉了回來。

她一抬頭,就對上簡父憤怒的目光,“就你這腦子,我都懷疑你是怎麼考上大學的!這種百利無一害的事情,你腦子抽了纔不做!現在好了,工作丟了,二十萬也泡湯了!”

“……”

充滿侮辱性的話,讓簡寧內心冰涼。

這狹小的房間如此壓抑。

她乾脆閉上眼,背對著父母,躺在自己的單人床上。

“你……”

“好了好了!都已經辭職了,再說這些還有什麼意義。”簡母勸著說,“彆想了,趕緊睡吧,明天還要早起上班呢。”

“都是你慣的!”簡父氣呼呼的把風扇挪走,對著他吹,冷聲說,“一分錢都不賺,還給她吹風扇,純屬浪費電!”

“少說兩句……”

簡父冷哼著上了床。

簡寧伸手拉住了布簾。

她躺在狹窄的單人鐵架子床上,這張床是她來了之後,母親從隔壁收破爛那裡淘回來的,床很破,動一動就會“咯吱咯吱”的響。

簡寧不敢動。

她安靜的躺在床上。

房間裡熱的好像連氧氣都蒸發了,她呼吸都有些困難!

她冇有洗漱,身上還穿著晚上和蕭衍逛街時的衣服,此時,t恤因為出汗,汗噠噠的黏在身上,很難受。

可冇人關心!

她仰頭看著頭頂的白熾燈,苦笑連連。

“啪——”

白熾燈也被關掉了,房間陷入一片黑暗。

她覺得自己人生的燈光,好像在這一瞬間也被熄滅了。

簡寧苦澀的扯起嘴角。

一直以來,她都在努力的掙紮,掙紮著讓自己的未來能光明一些,可此時,她卻覺得這些年的掙紮全都是徒勞。

她的未來就像是一片沼澤地,充滿了黑暗和絕望,讓人窒息!

而她。

永遠也擺脫不了這種宿命。

簡寧閉上眼。

算了……

那就這樣吧……

……

“咚咚咚——”

五分鐘後,房門突然被人敲響。

“啪——”

白熾燈重新亮了起來,簡父被吵醒,暴躁的問,“誰啊?”

“簡先生嗎,是我,牛彪!下午跟二爺一起來過的。”

下午來過!

那群看上去特彆不好惹的小混混?

簡父有些緊張,“有事兒嗎?”

“簡先生您先開門,開門再說。”

此時。

簡寧也坐起來,拉起了布簾,簡父見狀,這才把房門打開。

門外。

牛彪帶著一群小弟,正架著一個碩大的紙箱子,見房門打開了,牛彪馬上指揮著人把東西往屋裡搬,“快搬進來!”

簡父嚇了一跳,“這是什麼?”

“空調!”牛彪扭頭,對簡寧咧嘴一笑,討巧的說,“簡小姐,我們二爺特地讓我們過來給您裝空調的!不隻有空調……趕緊搬進來!”

小弟們把另一個東西也搬了進來。

見簡寧看過來,牛彪連忙解釋說,“這是一張簡易的摺疊床,二爺說您那張床都生鏽了,睡著肯定不舒服,特意吩咐我給您換一張新的。”

“……”

簡寧愣住。

“咦,簡小姐,您怎麼還穿著下午穿的衣服,還冇洗漱嗎!您先去洗漱吧,我們兄弟們動作很快的,幾分鐘就能把空調和床裝好,等會兒您洗漱回來,就能吹著空調,舒舒服服的睡了。”

“……”

簡寧這纔回神,她瞪大眼睛,“蕭衍讓裝的?”

“對對對,就是二爺!”牛彪笑著說,“二爺讓我轉告您,您什麼時候決定了,給他打個電話,他馬上就來接您!”

此言一出,空氣登時一陣安靜。

“……”

靠!

不抬頭,簡寧都能感受到父母停留在她身上的探究目光。

她恨得咬牙。

該死的花蝴蝶!

不就是問她參不參加晚宴嗎!

非要說的這麼曖昧,帶著歧義嗎!

她舔舔嘴唇,抬頭看著父母,解釋說,“如果我說我跟蕭衍真是老闆和員工的關係,你們信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最新章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