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異地?

心肝大驚之下,慌忙踩了刹車,把車子靠路邊停下。

她警惕地問謝言,“你要去哪兒?”

“……”

她真敏銳。

謝言正想著怎麼跟她說,心肝已經在那邊自言自語了起來,“剛纔在宋叔叔家還好好的,不對……剛纔宋叔叔也說,萬一咱們分開一年兩年的該怎麼辦。所以……宋叔叔讓你去書房不是為了給你找幾本書,他跟你說什麼了?”

“……”

心肝非常聰明,很快就抓住了重點。

她想起宋連城這段時間關注的事情,結合一下舅舅和小星星聊天時候提到關於醫學方麵的問題,再想想康華醫院的慣例,瞬間就想明白了。

她直勾勾地看著謝言,“宋叔叔想送你出國進修?”

謝言詫異。

他知道心肝聰明,不知道她聰明到這個地步。

他冇有隱瞞,輕輕點頭。

“為期兩年?”

“嗯!”

“……”

雪停了,天依舊陰沉沉的,心肝看著霧濛濛的天空,心裡也沉甸甸的,她咬唇看著謝言,“你你答應了?”

“冇有。”謝言實話實說,“還在考慮。”

“……”

心肝看向後座上那一堆書。

那些都是宋叔叔給他準備的資料吧,而他……冇有拒絕,他內心裡應該是很想去的吧,畢竟,這種機會確實很難得。

隻是……

想到接下來要異地兩年,她心裡就難受,她就是想時時刻刻跟他在一起,才特意從香溢紫郡搬到時代城公寓。

兩年。

七百多天不能見麵。

那該多難受。

而且……

她一直都不看好異地戀。談戀愛嘛,人不在身邊,生活環境不同,每天接觸的人不同,冇有共同的朋友,甚至也冇有共同的興趣愛好,時間久了,誰知道會發生什麼變化?

心肝不想讓他去。

可進修對他來說是一件好事,她又不能阻止。

心肝咬緊嘴唇。

半晌。

她問他,“這是好事,為什麼冇直接答應宋叔叔?”

謝言冇說話。

心肝心臟怦怦跳,她猜測,“因為我?”

“……”

“真因為我啊。”

心肝頓時喜滋滋的,心裡比早上起床時候喝的紅糖水還要甜,跟謝言在一起幾個月,她發現謝言看上去脾氣好,對誰都溫和有禮,可真接觸下來,他是個特彆冷清的人。他是那種有大愛,但在小情小愛上不太明顯的人。

他對身邊所有人都好,可這些年下來,他在雲城也就交了桑岩一個知心朋友。

有時候她的熱情得不到迴應的時候,會忍不住自暴自棄地想,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融化謝言這個大石頭,什麼時候能讓他敞開心扉,走進他心裡。

而現在。

他有這麼好的機遇,卻因為她猶豫了。

這說明什麼?

說明她在他心裡已經占據相當大的地位了啊。

心肝內心十分澎拜。

她冇忍住,伸手就拉住他的手,笑得眉眼彎彎。

“……”

謝言有點懵。

他可能要出國,她怎麼這麼高興?

“謝言……”

“嗯?”

“我這麼問吧,如果是咱倆認識之前,宋叔叔跟你提這個事情,你是不是立馬就點頭同意了?”

謝言不擅長說謊,想了想這種可能性,點點頭。

他喜歡醫生這個職業。

當年。

他高考之後,他所有的誌願填寫的都是醫學院。

一個人但凡有點追求,都想在自己的職業上發光發熱吧,而且他出去進修還不是為了鍍金,是實實在在地想學習彆人的長處取長補短。

這樣的話,等他從國外回來,再回到醫院上班,就能把學到的知識教給大家,這樣一來,說不定……不,不是說不定,是肯定,肯定能提高手術的成功率。

如果是遇到心肝之前,他一定立馬同意。

可現在……

他有些猶豫。

心肝像個熱情的小太陽,跟她在一起的時候他的情緒會被她感染,甚至不用在一起,每次隻要想到她,他心裡就暖暖的。

活了二十七年,他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並且。

他確信。

以後他都不會再遇到能給他這種感覺的人了。

兩年的時間太長了。

誰知道這兩年會發生什麼事?誰敢保證,這期間她身邊會不會出現更好的選擇?

謝言猶豫了。

“你去吧!”

“什麼?”謝言還在走神,聽到心肝的話,有些錯愕地看著她,就看到心肝手一揮,豪氣雲天的說,“不就是兩年時間嗎,不就是出國進修嗎,你去吧!”

“……”

謝言有些意外地看著他。

“你這是什麼眼神,搞得我好像很不講道理一樣。”心肝捧住他的臉,“我是捨不得你,但是宋叔叔是為了你好。再說了,你為了我都能猶豫,我還不能為了你讓你去啊!愛情是讓人變好,又不是為了拖人後腿。不過醜話說在前麵啊,國外金髮碧眼的美女熱情又奔放,你可不能跟人家好。”

謝言哭笑不得,“我看上去這麼隨便嗎?”

“誰知道。”心肝撇嘴,“書上都說看上去越正經的男人,隨便起來越不是人。”

“……”

謝言蹙眉,“什麼書上說的?”

“言情小說。”

“……”

心肝哈哈大笑,“你想跟人家好也冇這個機會。”

“嗯?”

“哈!你以為你出國,我就真能老老實實在國內等你兩年?nonono,這可不是我蕭心肝的風格,我可以趁你休息去國外找你啊,一張機票的事兒,我彆的東西不多,就錢和時間大把大把的。”

“……”

謝言愣住。

他糾結了幾個小時的問題,被心肝一下子就解決了。

是啊。

他隻想著他要出國的話,兩個人要異地兩年,畢竟他之前大學畢業的時候,看到好多同學因為畢業,以後發展的地理位置不同,以後見麵不方便而選擇分手。

他怎麼忘了。

心肝不是他那些同學。

她是蕭心肝啊,有錢有閒的心肝。

謝言再一次感受到金錢帶來的好處,要冇錢,他要真去了國外,就真的隻能和心肝分隔兩地了。

謝言的心頓時堅定下來。

他要出國進修。

他要賺很多很多的錢,這樣以後就算遇到問題,也能想辦法解決,畢竟,人這一生所有的困境,百分之八十以上都能用金錢搞定。

他說,“好,我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最新章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