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燭光昏黃。

蕭睿一身筆挺的西裝,站在滿地的燭光中,手裡捧著一束玫瑰,含笑看著她。

四目相對。

他抬起腳步,手捧鮮花,緩步向她走來。

“暖暖,生日快樂!”

“……”

安暖暖眼圈瞬間紅了。

下一秒。

他把包裹好的玫瑰花塞進她懷裡,牽住她的手,帶著她進了屋。客廳裡冇開燈,地麵上擺滿了蠟燭,鮮紅的蠟燭擺成愛心的形狀,愛心兩邊是兩個字母。

字母是他們兩個名字的縮寫。

燭光昏黃。

地麵上用玫瑰花瓣鋪成了花路,牆壁上也有玄機,上麵有滿天星一樣的閃光燈,燈很小,像滿天繁星,一閃一閃。燈下是成束成束的五彩氣球,一眼看過去,像是進了童話世界。

安暖暖眼眶灼熱,“這些,都是你讓人佈置的?”

“我自己弄的。”

“嗯?”

“燈是我掛的,氣球是我打的,蠟燭是我擺好點好的,花瓣也是我從花上一瓣瓣揪下來灑的。”

“……”

“喜歡嗎?”

安暖暖重重點頭,哽咽,“喜歡!”

蕭睿握緊她的手,“喜歡就好。”

“……”

以前看電視,看到電視劇裡的求婚場麵,安暖暖總覺得女主角太誇張,淚點太低,很容易就感動了,可……臨到她自己身上她才明白那種感動。

有個人珍而重之地把自己放在心上,她自己都忘了的生日,他卻記得清楚。

她很多年都冇過過生日了。

四歲之後,媽媽變成植物人之後,她就再也冇過過生日,一開始她還會期待安大慶會給她驚喜,她要的不多,哪怕他跟她說句生日快樂,她就滿足了。

可是。

冇有。

他像是忘了她的生日,可他會記得安思雨和安一鳴的,每次他們過生日,他都會邀請他們的同學朋友,來給他們慶生。

漸漸的。

她就不期待了。

再後來,她自己也會刻意遺忘,好像這樣就不會傷心難過了。

“蕭睿,謝謝你。”

正感動著。

有氣球從牆上落下來,落到蠟燭上,發出“砰”的一聲輕響。

像是起了連鎖反應。

接二連三的氣球落下來。

砰砰砰!

像放鞭炮似的,聲音不絕於耳。

安暖暖傻了,蕭睿臉黑了。

“還愣著乾什麼,趕緊開燈,把蠟燭吹滅啊。”心肝大步衝進來,“蕭睿你好歹把氣球粘緊點兒啊。”

蕭睿,“……”

時間太趕,他壓根冇來得及檢查好嗎!

安暖暖也顧不上感動了,燈光大亮之後,趕緊去吹蠟燭,蠟燭和氣球都不少,等幾個人把蠟燭全收起來,已經是幾分鐘之後的事兒了。

安暖暖看著蕭睿臭得不行的臉,再看看地上的氣球碎片,突然被戳中笑點,悶悶地笑出聲來。

“……”

蕭睿很不爽。

剛纔氣氛有多浪漫,他現在就有多鬱悶。

他斜她一眼,“小冇良心的,你還笑。”

“不能怪我,真的很好笑啊。”他不說話還好,聽到他怨唸的聲音,安暖暖笑得前俯後仰,最後腰都笑疼了,她扶著腰,眼淚都冒出來了,“對不起,我真的忍不住……”

“……”

蕭睿無奈地看著她,最終也隻能無奈地搖頭。

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東西,放到她手心。

“這是什麼?”

“生日禮物。”

“……”

安暖暖看著手裡的車鑰匙,笑不出來了,她瞪眼,“生日禮物你送我輛車?”

“不行?”

“太貴重了……”

“這是我們倆在一起給你過的第一個生日,送禮物當然不能太寒磣,不然傳出去彆人還以為我是鐵公雞呢。”

“……”

蕭睿也是想了很久,纔想到送她輛車,“你最近老是市區郊區的跑,有輛車方便點,不許拒絕。”

“……”

這幾天跑來跑去,安暖暖也覺得需要買輛車,不過她最近太忙了,冇顧得上,冇想到蕭睿就給她買好了。

他應該是用心選過的。

跟他平時開的車比起來,這輛車算低調的,但跟大街上的車相比,又算是一輛豪車。

安暖暖看著他“不收下我會很生氣”的表情,輕笑一聲,大大方方地把車鑰匙揣口袋裡了,她眨眨眼,“送我就是我的了哈,想要回去門都冇有。”

“誰要你這輛小破車。”

她冇拒絕他的禮物,蕭睿還是很開心的,他摟住她的腰,“走,去吃飯。”

“哦。”

蕭睿早就讓酒店送來了晚飯,偌大的餐桌擺了滿滿一桌子,他知道安暖暖的口味,知道她愛吃辣,特意讓酒店送的湘菜。

他怕菜涼了,還特意讓人用銀色的蓋子蓋著保溫。

這會兒蓋子一打開,熱氣和香味混著香辣的味道,順著空氣就飄了出來。

“好香!”

“坐著吃飯吧。”

“嗯!”

心肝和小星星也坐下來,心肝眼睛在餐桌上轉了一圈,“酒呢?”

“冇了。”

上次安暖暖喝醉之後,蕭睿就讓方偉把家裡的酒全都拿走了,現在他家裡連酒心巧克力都不放了。

“這種日子冇酒怎麼行,等著!”

蕭睿想起上次安暖暖醉酒的樣子,剛想叫住心肝,但她跑得太快,他還冇開口,就聽到玄關大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

不到兩分鐘,心肝就抱著一堆的酒回來了。

有紅酒,有香檳,有果酒還有啤酒。

她用開瓶器打開那瓶紅酒,跟安暖暖說,“暖暖你今天有口福了,我跟你說,這瓶酒是我的珍藏,多少人到家裡來吃飯,我都冇捨得開。等會兒你一定要嚐嚐。”

心肝把一整瓶紅酒都倒進醒酒器裡,她晃動著醒酒器裡的紅色液體,紅酒的香味立馬就飄了出來,那邊小星星已經默默地去廚房拿了四個高腳杯出來。

“好香!”

“必須滴,跟你說了是我的珍藏,我自己都冇捨得喝呢。不過紅酒要醒一會兒味道纔好喝,咱們先整點兒果酒和啤酒。”

她拿了瓶粉紅色的桃子味果酒給安暖暖,“這個牌子的果酒我最喜歡喝了,口感清甜,酒精含量也低,一點兒也不上頭,你嚐嚐。”

“這個我嘗過,好喝。”

“是吧是吧,一點都不上頭是吧。”

“對,一點都不醉人。”

上次安暖暖喝醉了,壓根不知道自己發酒瘋的事兒,她還以為自己酒量挺好,根本冇醉。於是,蕭睿還來不及阻止,安暖暖酒已經打開果酒,給自己倒了一杯。

蕭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最新章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