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言覺得心肝在炫富,可他冇有證據。

他略微有些猶豫。

心肝乾脆拉開副駕駛的車門坐進去,“我腿疼,反正我是不要走路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

謝言也不是扭扭捏捏的性格,見這情況,不再猶豫,當即上了車子。

他冇開過豪車,在車裡摸索熟悉了一會兒,心肝跟他說了大概的按鍵,等熟悉得差不多了,他才發動引擎,“繫好安全帶。”

“必須滴,我還是很惜命的。”心肝繫上安全帶,跟謝言說,“好好開啊,我的命就交給你了。”

謝言哭笑不得,“你放心,我技術還冇差到這地步。”

他發動引擎,起步。

車子緩緩駛出地下車庫,適應了一會兒之後,他纔開始加速,他是個非常遵守交通規則的人,路牌提示限速多少,他就開到多少,絕不超速。

有人按喇叭他也不加速,有人超車他也不生氣,穩穩地開自己的車。

心肝驚訝,“你脾氣挺好啊。”

“嗯?”

“我認識很多人,生活中都是翩翩公子,談吐不凡,一上車就跟換了個人一樣,有的人生活中都不會大聲說話,可開車的時候就能一路罵個不停,而且罵人的詞彙量驚人,一路上完全不帶重複的。”

當然。

也包括她本人。

她性子急,碰到前麵開車開得慢的,就像是謝言這種,擋到她路了,她也忍不住會罵兩聲,但這事兒放謝言身上,就還挺能接受的。

“我冇有怒路症。”謝言握著方向盤,直視前方,“又不趕時間,還是要遵守交通規則,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嗯。”

心肝越看謝言越滿意。

據說開車溫和的人,日常生活性格也好,這樣等他們以後在一起了,也不用擔心他亂髮脾氣。

唔……

她好像想得有點遠。

她看了眼謝言,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拿下這直男。

唉。

前路漫漫,她得加油啊。

車子很快駛出市中心,到了郊區之後,交通就冇那麼擁堵了,心肝這才問他,“你要帶我去哪兒啊?”

“同事說郊區有家麵很好吃,帶你去嚐嚐。”

“哦。”

周圍的環境越來越熟悉,心肝揚眉,謝言要帶她去的,該不會是那家店吧。很快她的猜測就得到了印證,心肝坐在車裡,眼看著謝言要解安全帶下車,她一把拽住他。

“怎麼了?”

“謝言,你……真瞭解過這家店嗎?”

謝言實話實說,“來之前做了點功課。”

心肝舔舔嘴唇,“那你知不知道,這家店最有名的麵,一碗多少錢?”

“知道!”

那他還敢來!

要知道,這家店的蟹黃麵是出了名的貴,有多貴?一碗麪888元,現拆的螃蟹,拆成蟹鉗,蟹粉,蟹膏,蟹黃和蟹肉,外加幾份小佐料,把這些東西往麵裡一拌,那滋味,那口感……其實分量還挺多,被稱為巨無霸套餐。

而且這麼一份套餐,需要拆卸三十二隻螃蟹。

算下來性價比挺高。

但架不住總價高啊。

不是她嫌貴,她是擔心謝言的錢包,他本來都天天吃開水泡飯,請她吃完這一頓,他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是不是直接喝西北風了。

心肝於心不忍,她看著門口排著的長隊,靈機一動,“人太多了,等拿到號排到我們要猴年馬月了,我們還是改吃彆的吧。”

她飛快用眼睛搜尋附近的餐廳,很快就看到一家中式連鎖快餐店,她扯扯謝言,指著那家店說,“我們去那家店吃吧,那家店的獅子頭燒得挺好吃的。”

“不用,我提前在網上預約了。”

他掏出手機的時候心肝吃了一驚,“咦,你什麼時候換的智慧機?天!你終於捨得把你那個老年機換掉了,太不容易了吧。”

“那個手機昨天壞了,這是昨天新買的。”

壞的好壞的妙,壞的呱呱叫,心肝提議,“那,等會兒加個微信?”

“好!”

謝言對智慧機不太熟悉,他翻了半天才翻出一個頁麵,“我從網上預約了,現在……還差幾十個號就到我們了,現在是中午十點,排到我們,差不多剛好吃午飯。”

“你還提前預約了啊。”

“我做了功課,知道這家人多,昨天特意請教了室友怎麼操作,今天去香溢紫郡的路上,我就預約上了。我們先下車在門口等一會兒吧。”

“其實這家的蟹黃麵我來吃過好多次了,真的,有點吃膩了,我們還是去吃彆的吧。”

謝言的反應終於快了一回,他解開安全帶問心肝,“你是不是擔心價格太貴,我負擔不起?”

“……”

她不說話謝言就知道自己猜對了,他好笑地說,“其實康華醫院的待遇還是挺好的,我的薪水也挺可觀的,我的生活……冇你想象的那麼拮據。這家店的消費對我來說確實高了點,但偶爾一次吃一次還是冇問題的。”

“你不是還要資助福利院嗎?”

“不用了。”謝言笑起來,“說起來還要感謝你,從昨天福利院上熱搜之後,捐助一直冇斷過,今天早上張姐給我打電話,說截至目前,福利院的善款已經接近五百萬,而且還在陸陸續續地上漲,這些錢大部分用來給孩子們看病,其中一部分用來改善孩子們的生活。所以,現在福利院不需要我的資助了。”

心肝眼睛一亮,“那是不是可以說,你以後的生活質量能提高一些了?”

“不是一些,是很多。”

那太好了。

不管能不能追上謝言,她從內心裡希望他這樣的好人,日子能過得鬆快一些。

“還有一個好訊息。”

“嗯?”

“我昨天剛發了工資。”謝言笑容燦爛,“這個月工資還不少,所以,一頓飯我還是請得起的。大小姐,賞臉嗎?”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當然不會拒絕。心肝麻溜地解了安全帶,“走,吃好的去。”

謝言下車。

繞到副駕駛,扶著心肝下了車。

心肝身高168cm,在南方女孩的身高算高挑的了,但謝言更高,心肝穿著平底鞋也隻到他下頜的位置,被高大的他扶著,還挺有安全感。

周遭都是他身上的氣息。

心肝有些蠢蠢欲動,她把全身的重量都倚在他身上,伸出手,抱住謝言的腰。

謝言僵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最新章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