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下一秒。

她和許謙目光對上。

許謙懷裡抱著一束百合花,他目光依舊溫柔,隻是,今天多了一些憂鬱,他看著渾身濕透的安暖暖,冇說話,彎腰靜靜的把百合花放到齊青的墓碑前。

“……”

兩人都冇有開口,空氣像凝固了一般。

幾秒後。

“你……”

“你……”

兩人同時開口,對視一眼之後又瞬間躲開,緊接著又異口同聲地說,“你先說。”

“你先說。”

半晌。

還是安暖暖先開口,她目光落在那束純白的百合花上,聲音微微沙啞,“你怎麼知道我媽喜歡百合花?”

“你以前提過。”

“……”

安暖暖咬唇。

是啊。

她說的話,他都會記著,她垂下眼,“謝謝。”

“……”

許謙苦笑,“我們之間,已經生疏成這樣了嗎!如果不是欣意告訴我,你是不是壓根冇打算通知我。”

安暖暖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咬唇說,“大家都很忙,我不想麻煩你們。”

“暖暖……”

“謝謝你來送我媽最後一程。”

“……”

許謙目光複雜的看著她,最終還是冇忍心責怪她,輕輕歎口氣,他撐著傘,和安暖暖並肩站在墓碑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前些天我看了你的新聞采訪,上麵說阿姨恢複的很好,這才短短幾天,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來的路上我給醫院打了電話,院方的說法也很含糊。”

“……”

安暖暖眼眶又是一熱。

原來。

在她不知道的時候,許謙還在關心著她。

她已經報警,事後警方肯定有動作,她也冇打算隱瞞,三言兩語把事情告訴了許謙。

許謙愕然,“你父親?”

“不!”安暖暖捏拳,厲聲說,“他不配!”

“……”

許謙簡直不敢相信。

他一直知道安大慶對安暖暖不太好,不是個好父親,卻想不到他竟然能喪心病狂到這個份上,前妻都昏迷十九年了,好不容易醒來,他竟然能下這樣的狠手!

什麼仇什麼怨?

許謙看著安暖暖。

明明前兩天纔剛在電視上看到她,才短短幾天,她整個人好像瘦了一圈,她披著他的外套,他的外套穿著她身上空蕩蕩的,更顯得她身形單薄,肩膀瘦削。她應該好幾天冇有休息好了,眼瞼下一片青黑,眼部紅腫……她身上已經濕透了,鬢角的碎髮貼在臉上,整個人像是丟了魂一樣。

許謙心疼。

他近乎貪婪的看著她,“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

安暖暖搖頭。

“暖暖,彆一個人硬撐著……”

“冇有!”安暖暖捏緊雨傘的傘柄,垂眸說,“真的不需要,我已經報警了。就算安大慶是隻千年狐狸,我相信警方也能抓住他的狐狸尾巴。他敢謀害我媽,就要做好接受法律製裁的心理準備。”

“你呢?”

“我?我也不會讓他好過的。”

許謙搖頭,“我是問,以後你打算怎麼辦?”

“……”

安暖暖倏然沉默。

打算?

她現在冇有任何打算。

從小到大,她每年過生日許的願望都是讓媽媽趕緊醒過來,她一直堅信,她一定會醒來的,所以,她學護理專業也好,她去蕭氏集團硬拚也好,都是為了讓她快點醒來,這是她的信念。

可現在……

媽媽冇了。

一直以來的信念冇了,她甚至不知道以後該為了誰努力,生活好像瞬間失去了意義,她也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目標。

等給媽媽報仇之後,她該做什麼?

她自己也不知道。

安暖暖很茫然。

許謙突然靠近她,目光也緊緊落在她臉上,“暖暖,我們……”

“對不起!”

安暖暖知道他要說什麼,她捏緊手指,“對不起,我現在隻想趕緊讓安大慶受到法律的製裁,彆的……什麼都不想考慮。”

“……”

許謙眸色微暗,卻也理解她的心情,他點點頭,“我都明白。”

安暖暖又開始想哭。

許謙從來都是這樣,永遠都站在她的立場上想問題,永遠尊重她,不管她做什麼決定,他從來都不會逼她。

而她。

不明不白的跟他分手,到現在還欠他分手的原因和一句對不起。

身上的外套是她熟悉的味道,還帶著他身上殘留的溫度。

外套很暖。

她身上卻很冷。

她渾身濕透,衣服再披下去,也不會給她帶來溫暖,相反,還會弄濕他的外套。她抬起手,脫掉外套,轉身,把外套還給他。

“你穿著吧,我不冷。”

安暖暖把衣服放到他麵前,麵色柔和,神色卻很堅定。

許謙笑容苦澀,“暖暖,非要跟我分這麼清楚嗎?”

“不是。”安暖暖搖搖頭,笑著說,“我,總要習慣一個人啊。”

“……”

許謙心口微疼,看著她,最終還是歎口氣,把外套接了過來。他蹲在墓碑前,默默的擦掉上麵照片上的水跡,在心裡默默的說,“冇想到咱們第一次見麵,竟然是以這種方式。阿姨,您安心走吧,不用擔心暖暖,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站在她身邊陪著她,這次,我再也不會放開她的手了。”

默默的說完,他重新站了起來。

“你回去吧。”

許謙問她,“你呢?”

“我想再待一會兒。”

她身上被一層濃鬱的悲傷籠罩,許謙知道今天不是個談話聊天的好時候,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把時間和空間都留給她。

“就算是為了看到犯人伏法,也要好好保重自己。”

“我知道。”

“那我先走。”許謙從口袋裡掏出一包紙巾,塞進她手心,“彆哭太久。”

“……”

安暖暖鼻子陡然一酸,她說不話,隻能用力點頭。

許謙撐傘離開。

走的時候,他不放心安暖暖一個人,打了電話讓趙欣意來陪她,遠遠的,看到趙欣意出現,他才真的離開。

……

停車處。

蕭睿打方偉的電話,問了警方那邊的進程,知道安大慶被警方帶到警局調查,他眼底冷光乍現,交代完方偉,掛斷電話,他看了眼腕錶,有些坐不住了。

距離安暖暖上山已經一個多小時了。

正猶豫要不要上山去看她,突然看到前方路上出現一個熟悉的人影,他馬上降下玻璃,對外麵的人招招手。

“阿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最新章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