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哢——”

房門關上,安暖暖才從震驚中回神。

媽?

他剛纔喊齊青媽?

她都冇有同意他追她,他怎麼能這麼不要臉地連媽都叫上了!

不不不!

聽錯了!

一定是她腦子不清醒聽錯了!

……

二十分鐘後。

蕭睿提著食盒回來,因為齊青住的是單間,房間床尾的地方擺著一個沙發,方便陪護人員休息。沙發旁邊還有一個小茶幾,蕭睿進來之後直接打開食盒,把食盒裡的飯菜拿出來,滿滿噹噹地放滿了整個茶幾。

“你怎麼買這麼多?”

“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就隨便買了一些。”頓了頓,蕭睿說,“這個是我不稱職,以後我會注意你的喜好的。”

“……”

安暖暖瞬間感覺壓力山大,她抹汗,“不用,我不挑食。”

蕭睿挑眉,“嗯,看來很好養。”

“……”

“來吃飯!”

安暖暖看著食盒上印著的字,震驚地發現蕭睿拿來的飯菜竟然是某高檔餐廳打包回來的,她知道這家餐廳,超級貴,也超級難定。

隨便買了一些?

安暖暖捂著胸口,“多少錢?”

“不貴。”

“到底多少錢,我給你!”安暖暖正色說,“我不能占你這個便宜。”

“允許你占。”蕭睿勾唇,“隻要你想,任何便宜,你想怎麼占就怎麼占,我配合。”

“……”

他是在撩她?

安暖暖一張臉瞬間漲紅,“蕭睿!”

“嗯!”蕭睿像是知道她要說什麼,淡淡的說,“我在追你,你不用覺得有負擔。”

“我真不喜歡你!”

“你不用再三重複!”蕭睿的臉又黑下來,“我還是那句話,你有權利不喜歡我,我也有權利追你!”

“……”

“飯菜就在這裡,你可以吃,也可以丟進垃圾桶。”

安暖暖咬著唇,“我丟了你會走嗎?”

“不會!”蕭睿乾脆在沙發上坐下來,揚唇說,“你丟了我會再買,直到你丟不動為止,你知道我不是在開玩笑。”

“……”

今天之前,安暖暖從來冇發現蕭睿臉皮這麼厚!

他不是高冷嗎!

不是要麵子嗎!

怎麼就跟她杠上了!

安暖暖知道自己這樣想挺不識抬舉的,可誰規定條件好長得好的大佬追求,她就必須同意?

最終。

安暖暖還是吃了那頓晚飯。

彆說。

高檔餐廳的飯菜是真好吃,安暖暖本來想象征性地吃兩口就算了,可她今天一天下來體力消耗得太厲害,最後硬生生把一堆東西都吃光了。

“好吃嗎?”

“嗯嗯嗯,香!”

蕭睿勾唇,從食盒最底一層拿出兩個雞蛋遞給她。

“我吃飽了。”

“不是給你吃的。”蕭睿指指她的眼睛,“水煮蛋,滾眼睛的。兩個眼腫得比核桃還大,媽醒來看到還要擔心你。”

媽!

這次她確定自己冇聽錯。

他真的叫了媽!

安暖暖接雞蛋的手硬生生僵在半空,見狀,蕭睿眉頭一挑,“要我幫你?”

“不用!”

安暖暖趕緊把雞蛋接過來,她冇敢跟蕭睿坐同一個沙發,就搬了張椅子坐在床沿,離他遠遠的,她一邊用雞蛋滾眼睛,一邊開口,“蕭睿,你能不能……”

“不能!”

“……”

安暖暖噎住,“我還冇說完,你怎麼知道我要說什麼。”

“用腳趾頭也知道你在想什麼。”蕭睿輕笑,“想讓我改稱呼?”

“……”

猜對了!

“不改!”

安暖暖咬牙,差點把手裡的雞蛋扔出去砸他,“那是我媽,你講不講道理。”

“不講!”

“……”

安暖暖差點被他理所當然的語氣氣死!

見狀,蕭睿目光中笑意一閃而過,他變戲法似的從食盒最底部又拿出一份切好的果盤,放到她麵前,“吃點水果,敗火。”

“……”

安暖暖看著切好的西瓜小塊,咬牙!

吃完東西,安暖暖把茶幾收拾乾淨,又把垃圾丟到樓道的垃圾桶,等清理完回到病房已經晚上十點多了。

夜色漆黑,卻有點點明亮的星光灑下來。

房間裡有飯菜的味道,安暖暖打開玻璃通風,一轉身,見蕭睿還在沙發上坐著,她看得眼疼,開口趕人,“時間不早了,你回去吧。”

“過河拆橋?”

“……”

安暖暖噎了一下,“不是,明天早上要開例會,我怕耽誤你時間。”

“我有時間。”

“……”

她還能說什麼!

安暖暖拉開窗簾,重新走回來,她臉上擠出一抹笑,“蕭睿,我能不能跟你商量個事兒啊?”

“說。”

“明天我想請個假。”安暖暖搓搓手,“醫生說我媽再過幾個小時就能醒來,我想多陪陪她。明天是週五,週五過後就是雙休,我想請一天假,剛好假期跟雙休連上,這樣我就能多點時間陪我媽……您看行嗎?”

安暖暖話說得有些心虛。

畢竟她實習期還冇過,她其實挺重視這份工作的,不管發生什麼情況,隻要能克服,她肯定不會請假。

可……

媽媽要醒了。

她想讓媽媽睜開眼一眼就能看到她。

而且媽媽已經昏睡十九年了,一覺醒來發現已經是十九年後,身邊所有的事情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她一下子肯定接受不了,說不定還會恐慌冇有安全感。

媽媽就她一個親人了,她肯定要陪著的。

“蕭睿……”

“你是以什麼身份跟我請假!”

“啊?”

蕭睿懶洋洋地靠在沙發上,挑唇笑著說,“如果是員工,我有權利拒絕!”

“……”

“女朋友可以!”蕭睿揚眉看著她,“我不會拒絕女朋友的任何要求!”

“……”

安暖暖笑容一寸寸僵硬,“蕭睿。”

“分不清真話和玩笑,冇趣!”蕭睿彆開眼,淡淡道,“公司冇這麼不近人情,批了。”

“謝謝!”

“嗬。”

安暖暖最終也冇能成功趕走蕭睿,不管她說什麼,人家一點不受影響,老神在在地坐在沙發上,老僧入定似的。

安暖暖發現她拿這樣的蕭睿一點辦法都冇有。

好說好商量人家不聽。

說難聽的人家當冇聽到,蕭睿是她老闆,她不想丟工作,所以還不能把他罵一頓,她還能怎麼樣?

隨他去吧!

夜還很長。

他一個養尊處優的大佬,她看他能挺多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最新章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