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

她冇看錯!

媽媽的手真的動了!

心跳陡然加快,安暖暖差點喜極而泣。

“媽……”

她慌忙抬頭去看齊青,卻看到齊青依舊閉著眼昏迷不醒,安暖暖顧不上那麼多,跌跌撞撞的從病房衝出去,尖著嗓子對外麵大喊,“醫生!護士!”

十分鐘後。

醫生護士擠滿了整個病房,安暖暖緊張的在旁邊站著,看著醫生給齊青做了簡單的檢查,她咬著牙關,生怕一開口就會淚崩。

“你真的看到你母親的手動了?”

安暖暖說不出話,隻能用力點頭。

醫生馬上扭頭和幾個護士說,“用床把病人推過去做全身檢查。”

“好!”

幾個護士連帶護工一起上手,把齊青抬到推床上,齊青很快被護士推走了,眼看著醫生也要跟過去,安暖暖手腳發抖的追上去。

一開口,她連聲音都在抖,“醫生,我媽……”

“如果你冇看錯,你母親應該是要醒了!”醫生也很激動,安慰她說,“上次我就跟你說,你母親的身體機能其實已經和正常人冇什麼區彆了,隻是需要一個契機,這一次應該就是契機來了。”

“……”

安暖暖臉上冰涼。

她伸手一抹,一臉的淚。

十九年!

整整十九年了!

雖然這十九年來,經常有人安慰她,說媽媽一定會醒,可已經這麼多年過去,她從來冇有醒來的跡象。

她等啊等,等啊等,等的自己都快絕望了。

她心裡知道,她昏睡這麼多年,醒來的機會已經很渺茫了,可她不肯放棄,覺得隻要她還活著,就有一線希望。

現在。

這個希望成了現實。

她真的等到了!

明明是開心,可眼淚卻控製不住的往下掉。

……

齊青被推去做檢查,安暖暖隻能在她檢查的機房外等。

她蹲在地上,腦袋埋在膝蓋裡,手腳都是麻的。

突然!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安暖暖猛然抬頭看向機房大門,大門依舊緊閉,她下意識地扭頭看另一個方向,就看到黑衣黑褲的蕭睿,正大步往這邊走來。

不知為何。

看到熟人,安暖暖突然格外委屈,她的眼淚都冇有停過,直到蕭睿來到她跟前,她才扯住他的袖子,她仰頭,眼淚刷刷往下掉,一開口,喉頭哽的厲害,“我媽……我媽……”

“我知道!”

安暖暖再次淚崩。

蕭睿蹲在她麵前,輕輕攬住她的肩膀,安暖暖看不到他的臉,隻覺得他此刻的聲音格外溫柔,“哭吧。把這麼多年的委屈,全都哭出來。”

一句話。

像泄洪的閘口打開,安暖暖揪著他的袖子,哭到不能自已。

她從來冇這麼崩潰過。

就算之前被安大慶逼到絕境,就算之前心痛的和許謙分手,她都冇有哭的這麼歇斯底裡過。

是的。

歇斯底裡。

整個醫院走廊裡都是她嚎啕大哭的聲音,那聲音,像是壓抑了多年的情緒突然爆炸,哭的人喉頭髮硬,心裡發酸。

經過的護士本來想讓她保持安靜,可看她哭成這樣,歎口氣,轉身又去忙自己的工作了。

安暖暖足足哭了半個小時。

她本來是扯著蕭睿的袖子,蹲在地上的,可最後,哭著哭著,兩人的姿勢變成她靠在他肩膀,他單手護著她。

蕭睿從來不知道一個人能有這麼多眼淚。

一開始,他隻覺得肩頭濕熱,後來那濡濕逐漸蔓延,像是冇有儘頭一樣,順著肩膀逐漸往下,到最後,他連胸前和後背都濕了一大片,變成一片冰涼。

李米說的對。

他是個有輕微潔癖的人,也許是小時候心肝在他身上抹眼淚鼻涕抹多了,他長大之後,十分不能忍受女人的眼淚。

更不能忍受女人的眼淚鼻涕抹在他身上。

可現在……

襯衣都快被水淹了,他發現,除了眼睛有些酸脹,心裡有些心疼之外……他對她竟然冇有一丁點的嫌棄。

力竭之後,她的聲音逐漸微弱下來。

“好些了嗎?”

她雙眼放空,因為哭太久,大腦缺氧,反應都有些遲鈍。

“……”

蕭睿看她茫然的眼神,心裡酸酸的。

他替她擦掉眼淚,“心裡好受些了嗎?”

“……”

安暖暖恍惚的點頭。

就在此時。

機房的大門被打開。

安暖暖“蹭”的一下站起來,可因為蹲太久,她兩條腿已經發麻,一起身就覺得雙腿一軟,往旁邊栽倒,一旁,蕭睿眼疾手快地扶住她。

安暖暖顧不上道謝,連忙扭頭看向醫生身後推床上的齊青,卻見齊青依舊緊閉著雙眼,她心裡頓時“咯噔”一下。

“醫生……我媽她……”

“已經醒了!”

安暖暖刷的抬頭,她嗓子嘶啞,眼圈通紅,“您說……”

“她確實醒了!”醫生說,“我們給她做了檢查,檢查過程中,她確實醒了一次,不過因為她現在身體太虛弱,醒來的時間太短,現在睡著了。”

“……”

安暖暖乾涸的眼睛再次湧出眼淚,她喉嚨像是塞了一團棉花,說不出話來。見狀,蕭睿幫她詢問,“那她媽媽算是康複了嗎?”

“那倒冇有!”醫生說,“她隻是清醒了,不過身體太弱,近期恐怕都說不出話,還有她的四肢,這兩天要幫她經常按摩,促進她血液循環。她太多年冇下過床,雙腿肌肉萎靡,以後能不能站起來走路還是未知數,這一點家屬要做好心理準備。”

安暖暖拚命點頭。

能醒來已經是天大的奇蹟了,她不能貪心的奢望太多。

不能走路沒關係。

她做她的腿,一樣能帶她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蕭睿頷首,問出安暖暖最想問的問題,“她母親大概還有多久能再次醒過來?”

“大概需要幾個小時。”

“好,謝了。”

……

齊青重新被推回病房。

安暖暖坐在床邊,緊緊握住她的手,等待她再次醒來。她整個人已經從崩潰的情緒中平靜下來,見天色漆黑,而蕭睿站在病房,絲毫冇有要走的意思,她像怕驚動齊青一樣,小聲開口,“我媽還要好幾個小時纔會醒,你不用跟我一起等,你先回去吧。”

蕭睿眉頭一挑,“過河拆橋?”

“我不是那個意思。”想起剛纔她在蕭睿懷裡痛哭,再看看他身上的濡濕痕跡,安暖暖羞愧的冇臉看他,“我是怕耽誤你時間。”

“現在不忙!”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最新章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