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倩膽戰心驚的接通了電話。

“孫女士嗎,您兒子和男朋友在白溝路出了車禍,現在兩個人正在第一人民醫院接受緊急治療……”

緊急治療!

嗡!

孫倩大腦一片空白。

眼前一片漆黑,她按住桌子,緩了幾秒鐘,等腦袋裡的黑暗散去,她馬上“蹭”的一下起身,明明被溫暖的陽光包裹著,她整個人卻墜入冰窖。

她低頭。

臉色蒼白的看著對麵的許母,聲音劇烈的顫抖,“是你做的!”

“是我!”

“為什麼?”

許母見她驚慌失措,微微笑了起來,“我剛纔說了,你讓我失去希望,我也要讓你嚐嚐失去希望的滋味!”

“你這個瘋子!”

“我是瘋了。”許母看著她笑,笑著笑著眼淚卻流了出來,她猛的一拍桌子,站起來紅著眼低吼,“我的兒子因為你現在還躺在重症監護室生死不明,憑什麼你還能開開心心的和彆的男人談情說愛!憑什麼!”

“你最好祈禱蕭胤和晨晨平安,否則……我要你的命!”

許母輕笑。

阿鈞已經昏迷兩天了,還冇有清醒的跡象。

醫生說了,如果這兩天他再不醒過來,有可能一輩子都不會醒來,隻能靠各種儀器維持著生命跡象,成為一個植物人。

兒子已經這樣了,她的未來一片漆黑,這種情況下,她還有什麼好怕的。

眼看著孫倩白著臉要走,許母又火上澆油的補了一句,“兩條命換我阿鈞一條,值了!”

“……”

孫倩腳步生生頓住。

她回頭,眼底同樣一片血紅,她再也冇有顧忌,厲聲說,“你果然是個瘋子!怪不得許鈞寧可跟你斷絕關係也要遠離你!”

打蛇捏七寸。

一句話,猶如一把刀子狠狠的刺在許母的心臟,許母心臟一陣收縮,整個人像是一瞬間被抽乾血液,臉色慘白如紙。

孫倩見她臉色煞白,卻絲毫冇有報複的快感。

她心臟狂跳,眼眶滾燙。用最快的速度衝出咖啡館,在門口攔了一輛出租車,匆忙往第一人民醫院趕過去。

……

第一人民醫院。

下了車,孫倩用最快的速度奔跑,她心臟收縮,耳邊是自己“咚咚”的沉悶心跳,一路跌跌撞撞,穿過人群,直奔急診室。

她喘著氣,“醫生,剛纔……有冇有兩個出車禍被送過來的患者?”

“有。”

“人呢?”

“在隔壁住院部那棟樓的五樓手術室搶救。”

搶救……

孫倩雙腿一軟,渾身發冷。

她顧不上道謝,機械一樣的從急診室衝出去。

“哎?”

急診室的醫生見她跑走,喊了一聲,似乎要跟她說什麼,孫倩卻已經聽不到醫生的話,踉踉蹌蹌的奔向住院部。

她問清手術室的位置,冇有乘電梯,一口氣從一口爬到五樓,等她跑到手術室門口,心跳急促的幾乎要從嗓子裡跳出來。

她雙手扶著膝蓋,像哮喘病患者一樣,拚命喘息。

手術室門口空蕩蕩的,隻有“手術中”的燈光亮著。

她低頭。

地上有來不及處理的血跡,孫倩看著那鮮血,心臟彷彿被揉成一團,疼的她幾乎窒息,她直愣愣的站著,呆呆的看著“手術中”的燈光,一瞬間,心裡的恐懼終於達到最頂端,眼淚大滴大滴的砸下來。

手術室靠近樓梯口。

陰冷的風竄進來,入骨的冷。

孫倩靠在冰冷的牆壁上,整個人像被抽空了,臉上冇有一絲表情,眼淚卻止不住的順著眼淚往下流。彷彿過了一個世紀,也彷彿隻過了幾分鐘,她聽到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媽咪?”

“……”

孫倩慢半拍,身體僵硬的回頭,淚眼朦朧中,她看到了身後的晨晨。

她豁然瞪大了眼睛。

“晨晨?”

“是我!”

“……”

前方,小傢夥像是剛剛處理了傷口,額頭上纏著一圈厚厚的紗布。他樣子有些狼狽,白色的羽絨服皺巴巴的,上麵沾滿了灰塵和……暗紅色的血跡。

孫倩喉頭髮哽,她兩條腿有些發軟,強撐著身體,大步衝過來,蹲下身用力抱住小傢夥,她說不出一句話,身體都在劇烈的顫抖。

小傢夥也在抖。

他一張小臉埋在孫倩脖頸,孫倩很快感覺到脖頸處一片濕熱。

她緊緊抱住晨晨,心裡滿是劫後餘生的慶幸。

半晌,她終於平靜下來。

“晨晨……”她把小傢夥從懷裡推出來,正對著他,問出她最關心的那個人,“蕭胤呢?”

“……”

小傢夥本來已經止住眼淚,聽到孫倩的聲音,眼淚又“嘩嘩”的落下來。

見狀。

孫倩手指一僵,渾身發冷。

“媽咪……對不起!”小傢夥眼眶都哭腫了,嗚嚥著說,“都是為了救我……半個小時之前,我們剛到遊樂場,停好車他帶我過馬路。一輛車突然失控了一樣,車速很快對著我們就衝了過來。蕭叔叔……他為了保護我,把我推出去,我腦袋撞到護欄上暈了過去。等我醒過來,就已經在醫院了,醫生阿姨給我處理了傷口,告訴我蕭叔叔在這裡搶救……”

小傢夥哭的一抽一抽的,“媽咪,他會不會死啊……”

死……

想起一個多小時之前她和姬野火還在親密告彆,一轉眼卻可能天人永彆……她指尖狠狠一顫,她聲音很輕,不知道是安慰晨晨還是在安慰自己。

“不會的,他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

小傢夥還在哭。

他把腦袋埋在孫倩懷裡,抽噎著說,“如果不是推我一把,他本來能躲過去的……這段時間,我處處找他麻煩挑他刺,我以為他肯定討厭死我了,可生死關頭,他卻毫不猶豫的救我……嗚嗚嗚……”

孫倩也同樣抱住晨晨,彷彿這樣兩個人就能抱團取暖,她仰著頭,喉嚨酸澀,“他怎麼會討厭你……他很愛你,隻是不知道怎麼做才能讓你原諒他啊。”

“我原諒他了!”小傢夥淚奔,“隻要他能平安從手術室出來,我馬上就叫他爹地,以後再也不跟他鬧彆扭了。”

就在此時。

不遠處傳來一道吊兒郎當的熟悉聲音,“孫子晨,這話可是你自己說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最新章節,一顆柔心兩目溫情林綰綰蕭夜淩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