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讓你走了?!”

“……”

林綰綰腳步生生頓住。

她緊緊抓著包包,回頭看他,“你還有事嗎?”

“不許走!”

“……”

真的好討厭他這種命令似的口吻!

林綰綰深吸一口氣,她看著咖啡館的客人,突然就有了底氣,好歹是公共場所,龍禦天也是公眾人物,她就不信,龍禦天敢把她怎麼樣。

這樣一想,她馬上戴上帽子,冷哼一聲,“你不許我走,我就不能走?你以為你是誰啊,龍禦天,我必須要提醒你,我們兩個充其量就是分過手的男女朋友!前任!前任懂不懂?就是過去式了,我覺得我們兩個冇什麼可聊的了,所以,再見!哦……不對,是不見!希望我們再也不見了!”

說完。

她壓低帽簷,轉身就走。

對麵。

紅羽驚歎的看著她的背影。

被震驚的手裡的叉子都掉到桌子上了。

omg!

綰綰膽兒好肥哦,竟然敢這麼跟少爺說話,她知不知道……敢用這種語氣跟少爺說話的人,基本都會很慘的啊。

她下意識的扭頭,看自家少爺的麵色,就看到少爺嘴角笑容加深,露出一抹溫柔的笑意。

紅羽狠狠的哆嗦了一下。

少爺笑的越溫柔,就代表……某些人的倒黴程度越嚴重。

思及此。

她同情的看了眼剛走出幾步的林綰綰。

“再也不見……”龍禦天喃喃的重複著這個詞,然後,他抬起頭,笑吟吟地看著林綰綰,話鋒一轉,聲音變得格外冰冷,“那恐怕不行……攔住她!”

弘裕身形一閃,動作閃電般迅速,不到的三秒的時間,就已經攔在林綰綰麵前。

“讓開!”

“……”

弘裕石頭一樣杵在路中央,全然冇有挪動的意思。

林綰綰想繞過他。

然而。

她纔剛剛一動,弘裕的動作比她更快,再次擋住她的去路。

“……”

林綰綰簡直要氣瘋了。

剛纔,她就怕龍禦天不放人,所以,說完那一番話之後,馬上就大步往外走,就盼著能儘快離開咖啡館,卻冇想到,她已經加快了速度,還是被弘裕追上了。

“弘裕,你讓開!”

“……”

弘裕不動。

林綰綰大怒,“怪不得紅羽說你上輩子是茅坑裡的石頭,她說的冇錯,你果然又臭又硬!就你這樣不解風情的,活該跟龍禦天一樣單身!等哪天紅羽被人勾走,有你哭的時候!”

麵癱臉弘裕終於有了表情。

茅坑裡的石頭?

他抿著唇,瞥了眼不遠處的紅羽,看到紅羽正冇心冇肺的吃著蛋糕,眸色微黯,他依舊擋在林綰綰麵前,冷聲說,“不會!”

“……”

靠!

半天冒出這麼一句是幾個意思?

“不會被人勾走!”弘裕聲音平靜無波,“誰敢來勾……打斷腿!”

“……”

他還真是龍禦天最忠誠的手下。

跟龍禦天一樣讓人討厭!

林綰綰恨恨的轉身。

她抬起帽簷,冷眼看著龍禦天,“你到底想怎麼樣?”

“跟我回去。”

“回去?”她警惕,“回哪裡?”

“我家!”

“不去!”

龍禦天悠哉的從沙發上起身,他臉上依舊帶著笑,聲音卻帶著不容置喙的冷硬,“那恐怕……由不得你!”

“……”

林綰綰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手腳並用,八爪章魚似的抱住咖啡館中央的圓柱子,高聲說,“我不去!我哪裡也不去!我要回家!龍禦天,現在是法治社會,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你強行把我帶走,這是綁架!你這是犯法的!”

她抬高聲音,咖啡館的客人們頓時都看了過來。

林綰綰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她伸手就準備摘掉帽子。

最近因為《幸福來敲門》和《傾城傳》的熱播,她的熱度前所未有的高,隻要她摘掉帽子,肯定有人能認出她。

隻要被認出來,就會引起轟動。

說不定就能趁亂逃跑了。

然而。

林綰綰的手纔剛剛移到帽子上,龍禦天就走到她身邊,她隻覺得身上有個地方微微一疼,身體就動彈不得了。

“……”

林綰綰大驚失色。

“乖!”龍禦天輕笑著把她的手腳從柱子上扒拉下來,“彆跟我鬨脾氣,嗯?”

“……”

眾人瞭然。

原來是鬨脾氣的情侶啊。

林綰綰身邊坐著兩個年輕女孩,兩個女孩看到龍禦天的時候,眼珠子都差點看直了。林綰綰帶著帽子,看不清五官,可龍禦天她們看到了啊。

好……帥!

是那種邪氣又不羈的帥。

而且。

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的樣子。

兩個女孩看到龍禦天親昵的摟著林綰綰的腰身,而林綰綰卻豁然抬頭,她的半邊臉都被龍禦天擋住,隻露出一雙漂亮瀲灩的杏眸,而此時,她眼底怒火滔天。

女孩終於忍不住了。

“小姐姐,你男朋友對你多好啊,你就彆跟他鬨脾氣了。”

“是啊是啊。”另一個女孩附和說,“你男朋友這麼帥,對著這張臉,犯了什麼錯不能原諒啊,還是多珍惜吧。”

“……”

林綰綰想張嘴解釋,說龍禦天不是她男朋友。卻發現嘴巴和舌頭都是硬的,壓根就說不出話來。

她隻能用憤怒的眼神瞪著龍禦天。

龍禦天的心情很好。

他被女孩口中的“男朋友”三個字取悅到,他抬手,用手指撥開她額前的碎髮,笑著說,“乖綰兒,聽到了嗎,彆鬨脾氣了!”

“……”

林綰綰目光凶狠。

龍禦天視若不見。

他攔著她的腰身,對著兩個女孩微微一點頭,就帶著渾身僵硬的林綰綰離開了咖啡館。

離開之前。

他吩咐弘裕,“痕跡處理乾淨。”

“是!”

於是。

龍禦天帶著林綰綰前腳剛走,弘裕後腳就銷燬了咖啡館裡的監控,順帶把門口的監控做了點手腳。

……

銀色的邁巴赫中。

被迫坐上車。

林綰綰僵硬的坐好,就感覺身側的龍禦天袖子輕輕一拂,緊接著,她身上某個地方微微一痛,僵硬的身體恢複了血液循環,她整個人都活了過來。

能動了!

她第一時間縮到角落裡,用終於捋直的舌頭驚恐的質問他。

“龍禦天,你剛纔對我做了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最新章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