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墨又死了,心好痛。”

“之前看到妖帝為了救楚傾城寧願神魂俱滅,我感動的一批!覺得楚傾城眼瞎,纔沒看上妖帝,現在再看楚傾城和白墨的戲份,突然又覺得……和楚傾城最般配的人還是白墨啊。”

“嗚嗚嗚!楚傾城好幸福,能得到這兩個男人的愛。”

“我怎麼覺得楚傾城這麼可憐呢,愛她的人死了,她愛的人也死了……好心疼她。”

“……”

李謀聽著耳邊工作人員的討論聲,開心的直點頭。

拍攝現場都能讓工作人員感動哭,等做了後期,再配上音樂,效果一定會更驚人。

“導演,太陽快下山了。”

“嗯!”

李謀這纔回神,他招招手,示意林綰綰和蕭淩夜走過來,等兩人走到跟前,他才說,“現在整個劇組就隻剩下綰綰殉情的最後一場戲了,這場戲要在室外拍攝,而且了一下,天氣預報後天有雨,這最後一場戲就留到後天再拍。”

“好!”林綰綰一口答應下來。

李謀大手一揮,“回去休息吧。”

……

翌日。

禮拜天。

林綰綰還睡的迷迷糊糊,就感覺到身邊的蕭淩夜動了,雖然他的動作儘量放輕,林綰綰還是迷迷瞪瞪的睜開了眼睛。

“唔……幾點了?”

“才八點。”蕭淩夜把空調調低了兩度,給她拉好被子,“時間還早,你再睡一會兒。”

林綰綰打個哈欠,“你呢?”

“賺錢養家。”

“……”

對哦。

林綰綰這纔想起來,蕭淩夜已經結束了劇組的工作,要回公司上班了。

蕭淩夜俯身在她額頭印下一吻,“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公司?”

“不要!”她閉上眼,“困!”

“那再睡一會兒。”

“嗯!”

蕭淩夜去洗漱,換好衣服就看到床上的林綰綰已經換了一個睡姿。

她趴在床上,一條腿從被窩裡伸出來,騎在被子上。她側臉趴著,嘴巴微張,因為趴著的睡姿,嘴角還有一點晶瑩的口水。

“……”

蕭淩夜嘴角一抽。

不愧是心肝的親媽,這睡姿,和心肝簡直一模一樣。

蕭淩夜走到床邊,在她唇上落下輕輕一吻,“我走了。”

“……嗯。”

林綰綰迷迷糊糊的對他揮手。

“哢——”

房門輕輕帶上的聲音。

好不容易得了一天假期,林綰綰本來打算睡到日上三竿再起床的,結果……蕭淩夜走了之後,她反而睡不著了。

林綰綰閉著眼在床上翻來覆去。

翻了半個小時之後,瞌睡全都冇了。

她歎口氣從床上坐起來。

巴拉巴拉亂糟糟的頭髮,感慨的說,“習慣真是個可怕的東西……”

蕭淩夜在的時候吧,她嫌棄他長手長腳的太占床鋪,可等他走了,她終於一個人睡一張大床了,反而睡不著了。

“唔……”

林綰綰抱著被子又賴了會兒。

等肚子餓的“咕咕”叫了,她才抓起床頭的手機看了一眼,已經是上午九點鐘了,她這才揉揉肚子下床。

拉開窗簾。

夏天的九點太陽已經高懸了,儘管還是上午,陽光已經**辣的了,林綰綰眼睛刺的有點疼,趕緊又把窗簾拉上

一些。

去盥洗間洗漱出來,她打開房門。

“媽咪,早!”

“麻麻,早!”

林綰綰一愣,“你們兩個怎麼在家……”

正在沙發上擺弄魔方的睿睿頓了頓,定定的看了眼林綰綰,“今天週末!”

“……”

林綰綰乾笑,“嗬嗬,最近太忙了,太忙了……”

睿睿十分不客氣的翻了個白眼。

“咳!吃過早飯了嗎,媽咪去給你們做早飯。”

“吃過了。”睿睿說,“寧姨起來給我們做的。”

“……”

林綰綰笑的更尷尬了。

見狀,簡寧偷笑。

林綰綰這才發現簡寧穿著一身清涼的裙子,坐在沙發上用手機玩消消樂,不隻是簡寧,連蕭衍也在,蕭衍一身花襯衫搭配沙灘褲和人字拖,翹著二郎腿,一副欠扁的樣子。偶爾伸著脖子看一眼簡寧的手機,看到她在玩消消樂,嗤笑一聲,“幼稚!”

簡寧翻著白眼不理他。

“蕭衍,你怎麼在這裡?”

“省電。”

“啥?”

蕭衍抖著腿,一本正經的說,“阿胤這兩天不知道在忙什麼,也不在家,這麼熱的天,我一個人住隔壁不是要開空調嗎……想著反正這邊開著空調,我就來蹭空調了!小綰綰,你看我居不居家,會不會過日子?”

“……”

林綰綰撇嘴。

信他纔有鬼。

分明就是衝著簡寧來的……她也不揭穿他,隻問他,“今天週末你哥怎麼還去上班?”

“我哥忙嘛!”

“你怎麼這麼閒?”

“嘖嘖!小綰綰你這樣就不對了,我哥是老闆,每年大把大把的錢進賬,我就是一個小員工,每個月可憐巴巴的拿點死工資,你不能要求我拿著賣白菜的錢,操著賣白麪的心啊!”

“……”

林綰綰翻個白眼,懶得跟他耍貧嘴。

她去廚房裡做了一個簡易的火腿三明治,又倒了杯牛奶,坐到沙發上解決早餐。

客廳裡空調涼爽,十分舒適。

林綰綰一邊吃三明治,一邊眯著眼,十分享受。

“麻麻……”

正窩在茶幾上寫作業的心肝突然可憐巴巴的喊了她一聲,林綰綰一低頭,就看到心肝正垂涎的看著她手裡的三明治。

“想吃?”

心肝拚命點頭。

林綰綰正想招手喊她過來,就聽到睿睿冷哼了一聲,他“啪”的一聲放下魔方,麵無表情的看著心肝,“蕭心肝!彆耍小聰明!趕緊寫你的作業,不寫完作業不許吃零食!”

“……”

林綰綰哭笑不得。

小丫頭原來是為了逃作業。

“哥哥~~”

“撒嬌也冇用!”

心肝頓時哭喪了肉嘟嘟的小臉,她撇著嘴,臉頰兩團肉可愛的讓人想捏一把,心肝委屈的控訴,“哥哥討厭!哥哥為什麼不寫作業!”

睿睿挑唇一笑,“因為……這些幼稚的題目,我都會!”

“……”

心肝泄氣的趴在茶幾上。

不公平!

明明是一個爹一個媽,而且出生的時間就差幾分鐘,憑什麼哥哥比她聰明這麼多啊!

心肝鬱悶了。

看著心肝被紮心的日常,林綰綰表示萬分同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最新章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