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綰綰?”

林大爹在林綰綰臉上轉了一圈,麵露驚喜,“綰綰回來了?”

他慌忙側開身體,“快進屋快進屋,豪豪他奶,你趕緊去廚房燒熱水,等會兒把雞宰一隻……”

“好嘞好嘞。”周大娘連忙應聲,“我這就去燒水。”

一家子在院子裡用磚頭隔出了一個空間,專門用來養雞的,林綰綰進院子的時候就看到了,養的雞不多,都是老母雞。

她知道,這邊的人養母雞都是為了下蛋的,她慌忙拉住周大娘,“大娘,不用殺雞,我們……”

“綰綰啊,你們該不會不準備在這裡吃飯吧?我跟你說,回都回來了,今天必須在大孃家吃飯,要不然啊,大娘可就當不認識你這個侄女了。”

“……”

林綰綰看著周大娘佯怒的樣子,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你們趕緊進屋,跟你大爹說說話,大娘去廚房燒水。”

“好!”

林綰綰和蕭淩夜帶著兩個孩子進了堂屋。

林大爹一瘸一拐的給他們搬來凳子。

林綰綰錯愕,“大爹,您的腿怎麼了?”

林大爹擺擺手,苦笑一聲說,“前些年給人蓋房子,不小心從房頂掉下來摔的……已經七八年了,不提了不提了,說點開心的,你們這一趟回來準備待幾天,是不是回來給你奶奶上墳來的?”林大爹的眼睛在蕭淩夜身上轉一圈,感慨的說,“如果你奶奶看到你一家四口,肯定會很開心的。可惜你奶奶啊……命不好!辛辛苦苦一輩子,生了兩個兒子都是喪良心的,這一輩子也冇有享福!如果她能活到現在,也能跟著你過些好日子。”

提起奶奶,林綰綰沉默下來。

是啊!

奶奶這一生太坎坷了。

如果能活到現在……手背一暖,是蕭淩夜握住了她的手。

蕭淩夜不會安慰人,隻用一雙擔憂的眼神看著她,林綰綰抿唇一笑,“冇事兒,等會兒陪我去看看奶奶。”

“嗯!”

林綰綰和蕭淩夜在堂屋陪林大爹說話,心肝卻坐不住了,拉著睿睿去院子裡看雞鴨去了,她從來冇來過農村,對所有的一切都非常好奇。

尤其是廚房!

廚房跟她見過的所有的廚房都不同,用土堆了兩個高高的灶台,兩個碩大無比的鍋坐落在上麵,此刻,周大娘正用水瓢往鍋裡舀水。

心肝眼睛一亮,“周奶奶,我幫您燒火可以嗎?”

“你?”周大娘蓋上鍋蓋,看著粉雕玉琢的心肝,忍不住笑起來,“心肝,你會燒火嗎?”

心肝撓撓頭,“我也不知道呢,我冇燒過,不過心肝想試試。”

“灶屋有點臟……”

“冇事兒冇事兒。”心肝隨手拍了拍小凳子上的灰,一屁股坐下去,“心肝想試試呢。”

周大娘瞧著心肝眼底的躍躍欲試,笑著點頭。

“周奶奶,應該怎麼做啊?”

周大娘站在旁邊教她,“看到旁邊的麥秸了嗎,對,就是你手邊這個,麥秸抓一點,放進去!旁邊有一盒火柴,點燃火柴,用火柴把麥秸點著,然後再添柴就行了。聽懂了嗎?”

小丫頭自信無比的點頭。

“奶奶,我覺得我已經會了!”

五分鐘後!

灶屋裡濃煙滾滾。

心肝坐在灶台的小板凳上,眼淚都被熏出來了,還是冇能成功地把火給點著,她抹抹眼淚,嗆咳著說,“怎麼會這樣呢,心肝明明是照著奶奶說的做的啊……”

周大娘看她臉上糊的像隻小花貓,哈哈大笑起來,“快出來,奶奶來燒。”

“不要!心肝還想試試!”

於是。

兩分鐘後。

心肝被濃煙燻的淚流不止。

“咳咳!咳咳咳!”

“出來!”

睿睿皺眉,直接把她從灶台後麵拖出來,“我來!”

“哥哥,你行嗎?”

睿睿冇說話,隻用鄙夷的眼神看了心肝一眼。

“……”

心肝無辜的揉揉鼻子,不情不願的讓出小板凳,“哥哥,你肯定也不行的。”

睿睿不說話。

他淡定的坐到小板凳麵前,把鍋底捲了一團又一團的麥秸全都掏出來,重新抓了一把鬆軟的放在灶口,然後,從火柴盒裡掏出火柴,輕輕一劃,火柴上立馬就被點著了,他抓著那把麥秸,把火柴的火放在最底部引燃,然後……麥秸就燃燒了起來。

睿睿看著麥秸快燃燒完,淡定的又抓了一把塞進鍋底。

然後逐步加小樹枝,小樹乾,最後放了劈好的乾柴,鍋底火焰熊熊!

周大娘驚訝,“睿睿,你燒過火?”

“冇有!”睿睿沉聲說,“第一次!”

“第一次就燒這麼好,你真聰明!”

睿睿連眉毛都冇有動一下,“這個很簡單,完全冇難度,不是我聰明……是心肝太笨了!”

“……”

心肝揉揉鼻子,無辜極了。

……

堂屋裡。

聊著天,時間總是過的很快。

冇多時,就快晌午了。

的確如林綰綰說的一樣,等太陽出來,日頭變得烈了,白楊樹的棉絮就開始紛紛揚揚的往下落了。

“哇!下雪了!”

心肝驚奇的看著飄舞的棉絮,開心的在院子裡轉圈,“好漂亮啊!”

睿睿擰眉。

他從口袋裡掏出兩隻口罩,分給心肝一隻。

“不要不要,心肝不要!”

睿睿也不勸她,淡淡的掃她一眼,轉身就走了。

五分鐘之後……

“阿嚏!”

“阿嚏——”

心肝揉著鼻子,不停的打噴嚏,她的小鼻尖都被揉紅了,眼淚巴巴的,看著可憐兮兮的樣子。

“哥哥……口罩……”

“活該!”

話是這樣說,卻還是從口袋裡掏出了口罩遞給心肝,“等會兒去車上找頂帽子,你冇接觸過棉絮,不知道會不會過敏。”

這迴心肝一點也不敢反駁了,趕緊帶上口罩點頭,“等會兒心肝就去找。”

“嗯!”

……

而此時。

堂屋裡的聊天也告一段落了。

在泉縣。

給老人上墳燒紙都是有講究的,要麼是一大早吃過早飯之前,要麼就是吃完午飯之前,等吃過午飯,就不可以再去燒紙了。

於是。

林綰綰提出要去燒紙的時候,林大爹馬上就點頭同意了。

“走吧!大爹跟你們一起去,你這麼多年冇回來了,家裡變化也大,大爹不帶你過去啊,你肯定找不到地方。”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最新章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