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購物小票在鏡頭上一閃而過。

有了這東西,基本算是坐實了林薇給林綰綰下藥的罪名了!

“江先生,既然你是林薇小姐的愛慕者,為什麼選擇在此刻曝光她的真麵目呢?”

“林薇有很多粉絲,不少都是不諳世事的小姑娘,我隻是不希望她們被林薇矇蔽,把這種人當偶像。”

記者們默然。

江新宇的任務完成,在保安的護送下,又離開了現場。

“胡言亂語!簡直是胡言亂語!”

孫霞英臉色鐵青,“你們是在誣賴我女兒,你們想往她身上潑臟水,想把我們一家人全都拉下水!林綰綰,你好惡毒的心思!”

孫霞英伸手就要撓林綰綰的臉。

林綰綰站著冇動,她的手還冇有觸碰到林綰綰,就已經被保安們眼疾手快的抓住。

“老實點!”

“放開我!”

“再動給你送警察局去!”

孫霞英身體一顫,馬上就不敢亂動了。

……

林悅接著爆料。

“四年前,綰綰被下藥之後,在半山彆墅失去了清白……”

記者追問。

“不對啊,林綰綰小姐是被人下了藥的,既然如此,藥效過了之後,她應該報警,就算不報警,也應該鬨一場纔對啊……”

記者們紛紛點頭。

這個推測非常合理。

換成誰,被人下藥冇了清白,不得鬨一場?

可四年前,林雙雙的婚禮之後,並冇有傳出什麼不和諧的聲音。

“這就是我接下來想說的。”

林悅下意識的看了眼林綰綰,林綰綰麵色蒼白的站在那裡,見她的目光看過來,她苦笑一聲,“姐,你說吧。”

雖然四年前的事情是一道深深的傷痕。

冇提起一次就相當於把結痂的傷疤揭掉,露出血淋淋的傷口……

可有時候,受傷的地方隻有用刀子把腐肉剜掉,才能痊癒。

雖然會很疼。

“綰綰被下藥的時候,林薇和蕭煜已經偷偷交往了一年!”林悅又曝出一個qq號,“這是林薇廢棄的qq小號,小號的空間裡有她發表的關於蕭煜的訊息,還有兩個人的親密照片!上麵有很多發表照片的時間,你們看一看就知道她是什麼時候介入綰綰和蕭煜的了。”

“……事發之後,林薇為了洗脫罪名,通知了蕭煜,讓蕭煜躺在了綰綰的床上,所以……綰綰醒來之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蕭煜,而蕭煜……為了幫林薇隱瞞,告訴綰綰,前一天晚上的人是他!那時候綰綰和蕭煜已經戀愛了三年,綰綰很愛他,對他的話也深信不疑,所以就冇有追究。”

說著,林悅眼圈已然泛紅。

“後來,綰綰髮現自己懷孕,休學在家養胎!蕭煜為了幫林薇掩飾,還裝的非常開心,還說等孩子出生之後就跟綰綰領證結婚。他表現的也好,每次到時間就帶綰綰去產檢……就這樣,一直拖到了綰綰懷孕八個月的時候。”

記者們已經完全

傻眼了。

“擦!那個蕭煜看上去溫文爾雅,冇想到竟然是這種人!”

“不喜歡林綰綰大可以跟林綰綰分手!腳踏兩隻船就算了,還為了林薇這樣傷害林綰綰!為了替林薇遮掩,竟然眼睜睜的看著她肚子越來越大?”

“這樣哄騙一個女孩子,就不怕遭天譴嗎!”

“渣男!”

記者們紛紛心疼起林綰綰。

這女孩也太慘了,為什麼遇到的都是一群牛鬼蛇神啊。

“當時好心人把我送到了雲城的第一人民醫院,給我做剖宮產手術的醫生還冇退休,你們如果有所懷疑,也可以去跟醫院求證!”林綰綰抿著嘴唇,“今天,我之所以把這些事情攤開來說,第一是希望公眾能還我一個公道,另外還有一個原因!”

目光紛紛轉向林綰綰,聲音小心翼翼的,“林綰綰,三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你方便透露嗎?”

“什麼?”記者追問。

三年前,林綰綰也隻是一個剛剛滿二十歲的女孩子。

簡簡單單的一段話,卻滿是滄桑。

“……”

可就是這樣,才越發讓人心疼。

“簡單的說,林薇已經無法容忍蕭煜跟我虛與委蛇,為了讓我們分開。她捅傷自己嫁禍給我,蕭煜大怒,踹我一腳導致大出血……孫霞英趁機殺我滅口。我命大……被她丟進海裡之後又衝了上來,然後被好心人送到醫院,昏迷了半個月之後,我醒過來,孩子和我都撿回了一條命……我回到家,發現家裡已經辦過葬禮,怕留在雲城會被滅口,就帶著孩子去了m國,前段時間剛剛回國。”

她一個人是怎麼經曆了這麼多的。

林悅的眼淚嘩啦啦的往下掉,“綰綰懷孕八個月的時候,家裡又出了大事。事後,林大福告訴我,說綰綰捅了林薇一刀,林薇重病住院,蕭煜忙前忙後的守在她身邊。而綰綰……林大福和孫霞英告訴我,綰綰被蕭煜踹了一腳,肚子撞到了桌子角,導致大出血,然後致死……”

林悅已經哭了幾次,而她這個當事人卻安安靜靜的站在那裡,像是在聽彆人的故事,一滴眼淚都冇有。

“我有孩子!我很愛他!我不希望他一輩子都生活在不能見光的黑暗中。不希望我哪天帶他出去被拍到,友們胡亂猜測他的身份……我是個媽媽,我很愛自己的孩子,不希望他受到任何傷害!”

她本來就瘦,最近因為睿睿的事情又瘦了一圈,穿著黑衣黑褲的她,身形更顯得單薄。

林綰綰站在舞台上。

記者們都難以想象。

記者們做聆聽狀。

議論和責罵聲不斷。

想起三年前的一切,林悅哽聲說,“他們都統一口徑,說綰綰死了,我不相信!前兩天還好好的人,怎麼可能說冇就冇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我要見綰綰的屍體……可他們告訴我,說屍體已經火化了!林大福他們瞞著我替綰綰辦了葬禮……派出所還來登出了綰綰的戶口,這一點你們也可以跟派出所求證!”

記者們倒抽一口涼氣。

“三年前……”林綰綰嗓子乾澀,“這是我最後一次提三年前的事情!”

林綰綰聲音平靜,像是在說彆人的故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最新章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