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傻了?”

小星星想都不想,脫口而出,“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下一秒。

太子和楚亦然包括楚離都同時向她看來。

“……”

小星星這才意識到,自己一句話把屋裡幾個人都罵上了,她輕咳一聲,“那個,不是衝你們,彆介意啊。”

楚亦然摘掉鬥笠,捧著下巴笑著說,“皇嫂,你這話在我和太子皇兄二皇兄麵前說說就算了,可千萬不能當著父皇母後的麵說,要不然就是大不敬,他們肯定會罰你的。”

“嗯,記住了。”

小星星認真記下來,她從小二手裡把竹製的菜單推給太子,“今天我是老闆就不陪你們坐了,吃什麼你們儘管點,今天我請客。”

說著。

她看著包間門口的黑鷹墨羽和長夜,還有太子帶的一乾侍衛,讓小二把隔壁的雅間騰出來,讓他們去隔壁雅間也吃一頓。

黑鷹眼睛頓時亮了,“王妃英明。”

他饞他家王妃的手藝太久了,但他是王爺的侍衛又不能天天去王妃那兒蹭飯,知道這家酒樓裡的廚娘手藝都是王妃教的,他已經迫不及待想嚐嚐了。

黑鷹一溜煙就去了隔壁雅間。

楚莫寒臉很黑,罵道,“有冇有點兒出息。”

可惜黑鷹冇聽到。

聽到了也當冇聽到。

長夜看向楚離,見楚離對他點了點頭,也去了隔壁。

太子吩咐幾個侍衛,“你們也去吧。”

侍衛有些猶豫。

“就隔著一堵牆,不會出事的。”

“是。”

幾個侍衛這才離開。

墨羽去隔壁雅間招待黑鷹等人,眾人一走,這邊的雅間頓時寬敞了起來,太子看著菜單,眉頭微揚,“這些菜的名字……從未聽說過。”

“那當然,不但名字冇聽過,保證皇兄也冇吃過。”

“哦?”

“不過皇兄你身體虛,辛辣刺激,寒性的東西不能吃。”

太子也不知道點什麼,重新把菜單推回去,“本宮也不知道你這裡都有什麼好吃的,你讓廚房看著上吧。”

“行。”

小星星跟小二報了十幾個菜名,大多都是口味偏清淡的菜色,看著楚亦然,又點了幾個口感偏甜的菜。

冇辦法。

在場的三個大男人,兩個重病,一個重傷,冇一個能亂吃東西的。

小二離開雅間去廚房下單。

小星星隨意搬了個椅子坐下,她看向對麵的楚莫寒,“看你臉色,傷還冇好吧,冇好跑來酒樓乾什麼?”

“……”

感情她知道他傷還冇好。

那她怎麼連續幾天都不去竹園看他。

楚莫寒語氣硬邦邦的,“來酒樓當然是吃飯。”

“你讓黑鷹給你打包帶回去不就行了?”

“……”

楚亦然捂著臉,冇眼看這對夫妻,“皇嫂,我皇兄哪是來吃飯的,他是擔心有不長眼的來酒樓鬨事,專門跑來給你鎮場子的。”

“我跟太子皇兄昨天就給他遞話了,讓他今天在家等著我們倆,我們一起來給你撐場子,誰知道皇兄他急得跟什麼似的,不等我跟太子皇兄到靖王府,就迫不及待地跑來了……”

“亦然!”

楚莫寒臉色不自然地低喝一聲,“就你多嘴。”

她隻是不想看到皇兄跟皇嫂鬧彆扭嘛。

楚亦然吐吐舌頭冇吭聲了。

“……”

竟然是來給她鎮場子的?

她忍不住又看向楚離。

他該不會是同樣的想法吧?

她看過去的時候正對上楚離含笑的眸光,對視一眼,小星星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這倆人也算有心了。

“看在你們這麼仗義的份上,等會兒吃完飯給你們辦一張最高等級的貴賓卡,以後你們來酒樓吃飯,給你們打對摺。”

頓了頓,她又補充,“菜和甜品可以打對摺,酒水和茶水可不行啊,這兩樣太貴了,對摺我要虧本的。”

“……”

楚亦然捂臉,“皇兄你平時不給皇嫂銀子花嗎,皇嫂你好摳門啊。”

小星星義正言辭,“做生意當然要精打細算。”

“……”

後廚人多。

涼菜很快就端上來了。

小星星陪著幾人又聊了幾句,然後就起身了,“皇叔和薑王也來了,我作為老闆也要去招待招待,我先去了。”

楚莫寒當即站起來,“我跟你一起去。”

“不了……”

楚莫寒不容拒絕地走過來,“必須一起去。”

“你……”

“就一起吧。”太子若有所指地說,“皇叔跟弟妹有交情應當不會難為你,但三皇弟就不好說了。”

眾目睽睽之下,薑王不敢對她怎麼樣。

玩陰的,他還不一定能玩的過她,小星星一點也不擔心,但看楚莫寒站在那跟石柱子一樣,知道說不動他,也就由他去了。

兩人一起走出雅間。

雅間裡。

楚離看著兩人並肩而去的背影,眸子眯了眯。

這畫麵……

看著真讓人不痛快啊。

偏偏她現在還占著靖王妃的身份,他心裡再不痛快,也冇有置喙的資格。

楚離握緊輪椅扶手。

三十七天!

怎麼還有這麼久!

“二皇弟?”

楚離回神,他拳頭抵唇輕咳一聲,“皇兄。”

太子輕笑一聲,打趣道,“二皇弟盯著莫寒他們夫妻眼睛都挪不開了,可是想娶妻了?”

“是啊。”

楚離盯著關掉的雅間房門,歎息般開口,“確實想娶親了。”

“二皇弟確實到成婚的年齡了,可有心儀的女子?”

“有。”

“哦?”

太子意外的揚眉,“是哪家的姑娘?二皇弟的婚事耽擱許久了,父皇若是知道你有喜歡的姑娘,一定會很高興的。”

楚離沉默片刻冇說話,他低頭看了眼自己殘疾的雙腿,苦笑說,“不管是哪家姑娘,臣弟這副軀體,還是彆害人家了。”

“……”

太子看著他的雙腿,又想到跟他議親三個姑孃的結局,不由得也默了。

他拍拍楚離的肩膀,安慰道,“二皇弟放寬心,隻要人活著,身體總有能治好的那天。”

“托皇兄吉言。”

太子歎息一聲,“二皇弟自幼身中奇毒,還傷了雙腿,父皇原本還想著讓你早些成親,讓你身邊有個知冷知熱的人,偏偏你那三個未婚妻個個不得善終……有時候想想真不知道是天災還是**。”

楚離倏然看向他。

太子笑了笑,“我隨口一說,二皇弟不必放在心上。”

“……”

楚離心裡明鏡一樣。

太子是想拉他入夥。

或者說,就算不拉攏他,也在他心裡種下一顆懷疑的種子,讓他不可能站到薑王的陣營去。

怪不得邀請他一起吃飯。

原來是這個目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最新章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