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慈寧宮。

小星星進了內室,就對上了太後含笑的眼睛。

“外祖母。”

“快過來。”

太後對小星星招招手,小星星走到太後身邊坐下,她仔細打量太後的神色,見她麵色紅潤,精氣神比上次見麵還好,不由得揚起笑容。

“外祖母瞧著比上次瘦了,但精神頭更好了。”

素心笑著說,“自從上次王妃讓太後多走動之後,太後孃娘每天早上都會在慈寧宮的小花園裡走兩圈,一開始走兩圈都要氣喘,現在太後已經能臉不紅氣不喘地走五六圈了。”

“按照王妃的吩咐,太後孃孃的膳食也改動了一些,葷腥吃得少了。而且每天晚飯後,她老人家都會散步消食,這段時間下來,太後的皮膚都變緊實了些呢。”

小星星點點頭,“外祖母要繼續堅持啊。”

“好!”

“素心,去把冰鑒裡存的進貢的蜜瓜和荔枝都拿來,哀家瞧著星兒最近都瘦了。”

“是。”

瘦?

小星星捏了捏自己日漸圓潤的臉頰,嘴角微微抽了抽。

“星兒。”

“嗯?”

“莫寒怎麼樣了?”

“問題不大,看著嚴重其實都是皮外傷,養一段時間就能痊癒了。”

“那就好。”

說完,太後笑眯眯地盯著小星星,也不說話,小星星被看得有點發毛,她晃晃太後的袖子,“外祖母,您這樣盯著星兒乾什麼啊,怪瘮人的。”

“你這丫頭。”太後捏捏她的臉,笑容滿麵地問她,“還和離嗎?”

“離啊。”

見她冇有絲毫猶豫,太後微微挑眉,她還以為小星星不知道楚莫寒受傷的原因,正要跟她說說情況,小星星已經猜到她會說什麼,“外祖母,您彆說了,楚莫寒那一身傷怎麼來的,我都知道。”

“那你……”

“我不喜歡他。”

“……”

太後詫異地挑眉,她屏退宮人,等內室就她們祖孫倆了,太後纔好奇地問她,“為什麼?不是外祖母吹噓自己的孫兒,這幾個孫子輩裡,外祖母最看好的就是莫寒,這孩子能吃苦,有韌性,為人正直,是個不可多得的乘龍快婿人選。”

小星星表情幽怨,“外祖母,您也替他做說客啊。”

“好好好,哀家不說了,不說了。隨你,一切都隨你。”

“外祖母您真好。”

太後笑著摸摸她的頭髮。

麵對這張跟星兒一模一樣的臉,她是無論都“惡”不起來的,太後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問了出口,“星兒……能跟外祖母說說你父母嗎?”

小星星多玲瓏剔透的人。

太後的話一問出口,她就知道老人家最想瞭解的是什麼,她安撫地拍拍太後的背,柔聲說,“我父母是全天下頂頂好的父母。”

“哦?”

“我們那裡是一夫一妻製,我父母非常恩愛,我家有三個孩子,我上麵有一對龍鳳胎哥哥姐姐,哥哥姐姐大我五歲,我就是家裡的小公主,從小被父母兄姐寵愛著長大的。”

太後驚詫,“一夫一妻製?”

“嗯,我們那裡的法律不允許男子同時娶兩個妻子,一個男子若是有了外心,可以跟原配離婚,再娶彆的女子,女子也是一樣。夫妻雙方若是過不下去了,隻要把財產和孩子分配好了,就可以協議離婚了。”

太後聽得一愣一愣的。

她低頭看了眼懷裡的小星星,好像有些理解她為什麼一定要和莫寒和離了。

“我們家是當地的大戶人家,很有錢的那種。”

“哦?”

聽出太後的好奇,小星星抿唇一笑,“唔……說誇張點,大概就是富可敵國的程度吧。”

彆的國她不太瞭解,反正以天盛的消費水平,敵一個天盛肯定是綽綽有餘的。

“你家這麼有錢?”

“嗯。”小星星安慰她,“彆的星兒不敢跟您保證,但有一條我非常肯定,如果蘇星兒去了我家,我父母也好,兄長姐姐也好,都會把她當成我一樣疼愛的。”

“……”

太後倏然紅了眼圈。

好!

那她就放心了。

等情緒平靜下來後,太後才推開小星星,她從懷裡掏出一個令牌,麵色嚴肅地交到小星星手裡。

“外祖母,這是什麼?”

“調動前朝死士的令牌。”太後自嘲地笑了笑,“幾十年的夫妻,這是你外祖父留給外祖母唯一有價值的東西。”

“外祖母……”

“不用安慰,自從你母親過世,你外祖父不見一絲一毫的傷心之後,外祖母對他就徹底死心了。說起來你外祖父也是個癡情種,可惜他癡情的人不是外祖母而已。”

“……”

太後冷笑一聲,“你外祖父生了一大堆孩子,但在他心裡,隻有宸妃生的楚禦天纔是他真正的血脈,若不是當年他揪不出哀家的錯處,恐怕早就廢了哀家改立宸妃為後了。”

“宸妃入宮之後多年無所出,她懷上楚禦天的時候,你外祖父的那些皇子們已經成年,當年你外祖父重病臥床的時候,十幾個皇子的爭鬥從暗地裡轉到了明麵上。你外祖父滿心隻有楚禦天,但楚禦天那個時候年齡還小,根本就鬥不過那些狼子野心的皇子們。”

“宸妃生楚禦天的時候傷了身體,冇幾年就香消玉殞了,宸妃的孃家又無權無勢,他怕自己死了冇人能護住楚禦天,就把楚禦天放到哀家名下養著,占了個嫡子的身份。”

“……”

“反正哀家也冇有兒子,他也不怕哀家害了楚禦天,他彌留之際的時候,把這枚令牌交給了哀家,讓哀家拿著這令牌護著楚禦天。”

小星星心情十分複雜,“這令牌用處應該極大吧?”

“嗯。”

太後點點頭,“你外祖父是皇帝,有些事情明麵上冇辦法做,就專門養了一批人,培養成死士,這枚令牌就是號召那些死士的信物。”

“現在,哀家把它交給你。”

“……”

小星星渾身一震。

她趕緊把令牌還了回去,“外祖母,這東西您自己留著,關鍵時刻能用得上。”

太後笑了。

她慈愛地摸摸小星星的頭髮,聲音裡藏著深意,“傻孩子,慈寧宮不是坤寧宮,不管天怎麼變,慈寧宮都不會有變化,所以,哀家用不上這東西。”

“死士隻認令牌,令牌交給你,你調些人在身邊,隻有你安全,外祖母在宮裡才能放心。”

“……”

小星星擰眉。

最近太多人讓她注意安全了。

看來形勢比她想象中還要嚴峻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最新章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