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了嗎?”

蕭睿麵無表情,絲毫不給兩人麵子,他驀然抬高了聲音,“讓開!”

“……”

蕭睿和安暖暖本來就是今天的焦點,多少人或悄悄,或光明正大地打量幾人,見蕭睿疾言厲色,眾人紛紛看過來。

安思雨和張釗臉色微微一變。

“姐夫……”

“再不滾,我不介意讓保安送二位離開。”

“……”

安思雨羞憤的臉色漲紅,來的時候她已經把所有人的反應都算進來,她瞭解安暖暖,知道她今天和張釗一起出現,再加上現場這麼多人,安暖暖看她再不爽,也不會在這種公開場所為難她。她也算到了張釗的反應,張釗現在跟她利益一致,也會配合她演出。她想到蕭睿會對她不滿,所以她故意跟他說,她是安暖暖唯一的血脈親人,萬一安暖暖以後想原諒她,那他現在阻止,以後肯定會讓安暖暖對他不滿。

所以她信心滿滿地來了。

可計劃趕不上變化,她完全冇想到蕭睿竟然是這種反應。

“我……”

“滾!”

安思雨還想說什麼,張釗看蕭睿麵色冷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臂,讓她閉上嘴巴。

他可不想被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保安扔出宴會。

他今天帶安思雨過來是為了巴上蕭家,不是為了得罪蕭家,很顯然,蕭睿和安暖暖不想給安思雨麵子,那她這個棋子就冇有作用了。

“親愛的……”

“閉嘴!”張釗非常能屈能伸,他推推眼鏡,對蕭睿笑笑,“蕭總,不好意思,女伴有點上不了檯麵,讓您看笑話了。”

“知道不上檯麵,就不該帶她參加這種場合。”

“是,我馬上帶她離開。”

“等等。”

張釗腳步頓住,一扭頭就對上蕭睿似笑非笑的眼神,“張總,我欣賞聰明人,但聰明過頭了,就不太好了。”

這算什麼?

告誡?

張釗在雲城也算有頭有臉的人,被人在這種場合告誡,他臉色微微變化,但也僅僅隻有一秒鐘,他神色就恢複了正常,笑著說,“多謝蕭總提醒。”

“不是提醒,是警告!”蕭睿麵無表情,“上次心肝的事情,我們家冇有追究是不想浪費時間,不代表我們家想跟張家交好,所以,今天這種討巧的事情,我希望不要有第二次了。”

“……”

說完,蕭睿也不管兩人是什麼反應,牽著安暖暖的手,徑自離開。

等離開兩人的視線範圍,安暖暖吐出一口濁氣,“張氏集團市值挺多錢的,你這樣一點麵子也不留,會不會不太好啊?”

蕭睿霸氣地回覆,“在蕭氏集團麵前,哪家公司敢說有錢!”

“……”

“想讓我給麵子,他臉還不夠大!”

“你不怕他懷恨在心報複你?”

“隻要他有這個本事,儘管放馬過來!”

“……”

好拽!

但好man啊!

安暖暖眼睛亮亮地看著他,蕭睿笑得愉悅,他借用前些天陪安暖暖追劇的一句台詞,笑著在她耳邊低語,“以後我是男人堆的老幾,你就是女人堆裡的老幾。”

“那我不成女大佬了?”

這話已經是變相地誇他是男大佬,蕭睿聽的心情大好,立馬點頭,“那當然。”

“那我以後是不是能為所欲為了?管他是誰,隻要敢欺負我,我什麼都不用顧忌,隻管打回去?”

“必須的!”想了想,蕭睿又補充,“不過要在保證自己人身安全的情況下,碰到搞不定的或者冇有眼力見不給你麵子的,直接給我打電話。”

“……”

她吸氣,眨眨眼說,“你這樣不怕把我慣成女霸王?萬一我變得囂張跋扈仗勢欺人怎麼辦?”

蕭睿反問,“你會嗎?”

好吧。

不會!

“會也沒關係。”

“呃?”

“有我給你兜著!”

“……”

兩人說著話,蕭衍就被派來打聽情況,“睿睿,剛纔那倆人什麼情況?”

“兩個跳梁小醜,不用放心上。”

蕭衍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於是。

接下來,張釗和安思雨周圍十米成了真空範圍,所有人對兩人避如瘟疫,看到兩人走來,立馬退避三舍。

安思雨咬牙,“這群勢利眼,剛纔還來跟我套近乎,見我吃了癟,恨不得馬上跟我撇清關係。”

“……”

她還好意思說。

要不是她剛纔這麼高調,至於弄成這樣?

今天他把安思雨帶來簡直是個天大的錯誤,不但冇能在蕭睿那裡討到好處,還被他警告了一番,張釗抿唇,聽安思雨還在耳邊碎碎念,他猛然低喝一聲,“閉嘴!還嫌不夠丟人!”

“……”

安思雨太瞭解張釗了,見他眼神陰鷙,她心裡咯噔一下,登時不敢再吭聲了。

晚宴上都是平時圈子裡的人,張釗離開座位,找了個相熟的人問了下情況,對方也冇隱瞞,把聽到的訊息一五一十告訴他,“阿釗,你平時做事不是挺穩重謹慎的嗎,今天怎麼回事,怎麼把蕭總給得罪了,剛纔蕭總放話了,說你和你身邊的女人是跳梁小醜,這話整個宴會廳都傳遍了,等到明天,估計所有人都知道你得罪蕭氏集團的蕭總了,這種訊息對你不利啊。”

“……”

張釗終於變了臉。

比起剛纔不輕不重的口頭警告,這個警告纔是真正的傷筋動骨。

在雲城,誰敢得罪蕭氏?

他得罪蕭睿的訊息一出,原本跟他“交好”的人,恐怕就要遠離他了。

張釗猛的扭頭,目光如箭地掃向安思雨。

都是這個女人做的好事!

“阿釗,你冇事吧?”

“冇事!”張釗臉色變化幾次,幾秒後還是對好友換上了溫和的笑容,“我突然想起公司還有事冇處理,我先回去了。”

“嗯!”好友好心提醒他,“你和蕭氏的關係還是想辦法修複一下吧,雖然張氏是做食品的,跟蕭氏集團冇有利益衝突,也冇有利益合作。但蕭氏集團的國際地位你是知道的,尤其是蕭氏集團涉獵各行各業,得罪他們對你冇有好處。”

“我知道。”

五分鐘後,張釗帶安思雨離開了宴會,出了宴會廳,外麵寒風刺骨,等離開眾人的視線,張釗笑容褪下,他嘴角下壓,麵罩寒霜。

“親愛的,我……”

張釗一言不發,抓住她的手腕,打開車門,用力把她推進了車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最新章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