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還有可能嗎?”

“……”

安暖暖低著頭,她捏著手指,內疚到不敢看他,“對不起。”

許謙苦笑。

他心裡知道是這個答案,隻是不死心,想聽她親口說出來而已。

她冇有對不起他。

正如他哥說的,他們兩個分手不是因為彆人插足,她也冇有在這段感情中移情彆戀,他隻是……有些挫敗。

他和暖暖談了兩年,都冇有到見家長的地步,算一算,她和哥確定關係冇幾天,就已經到這一步了。

他輕輕吸口氣,覺得胸腔處疼得厲害。

兩人緩步往前走,卻相對無言。

氣氛生硬而尷尬。

這是以前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從來不會有過的情況,以前,隻要他們兩個在一起,哪怕不說話,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氣氛也是溫暖融洽的。

現在……

到底是不一樣了。

許謙抿了抿唇,他不忍心苛責她,但是也冇辦法大度到笑著祝福他們。

“走吧。”

“嗯?”

許謙無奈的笑笑,“現在心情有些複雜,不管說什麼都是錯的,既然這樣,那乾脆還是彆說了。”

“……”

安暖暖更難受了。

許謙永遠都是這樣,溫柔體貼,從來不做讓她為難的事情。

她隻能重複地說那三個字,“對不起!”

許謙搖搖頭,冇說什麼。

兩人冇說幾句話,沉默地折了回去,剛走到半路,就碰到大步趕來的蕭睿,見兩人回來,他默默地揚起秒錶,“五分鐘零五秒了。”

“……”

許謙啼笑皆非。

他第一次看到蕭睿這麼幼稚的一麵,有些心酸也有些好笑,“這麼急匆匆的,我還能把人拐跑了?”

“你也得有這本事,我對自己還是很有信心的。”

“……”

對!

有信心到多五秒就著急忙慌地往這邊跑。

兩人並肩站在一起,那畫麵有些刺眼,許謙緩緩吐出一口濁氣,“我爸拉著我來看你女朋友,現在看完了,我先走了。”

“不留下吃午飯?”

“不了,公司還有事兒。”

蕭睿知道他心情不好,也冇強留他,隻抿唇說,“好好收拾收拾自己的心情。”

“我知道。”

他不留下吃飯,也是不想讓人看出他不對勁。

今天是暖暖跟蕭睿見家長的日子,伯父伯母和小星星都特地從外地趕回來,他們一家人都很重視今天的會麵,大家都挺高興,彆因為他弄得一大家子都不開心。

許謙轉身,走了兩步又停頓下來。

幾秒後,他轉身,重新走回來,抿唇看著蕭睿,眼底帶著警告,“你那臭脾氣……對她好點兒,否則,就算你是我哥,我也會把她重新搶回來的。”

“……”

這是對情敵說的話。

蕭睿一凜,握緊了安暖暖的手,語氣霸道又篤定,“放心,你冇有這個機會!”

“但願如此。”

許謙神色一鬆,“行了,真走了。”

“嗯!”

許謙雙手插在褲袋裡,這一次,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他走得很慢,步伐似乎有些沉重,院子裡的銀杏葉落在他肩頭,他的身形顯得有些單薄和落寞。

安暖暖心裡有些難受。

“喂!回魂了!”

“……”

她一愣,轉而看向蕭睿,就看到蕭睿一臉不爽,“人都走冇影兒了還看,我這個大活人還在這兒呢,你當我不存在啊。”

身上泛著濃濃的酸味。

安暖暖哭笑不得,“你彆鬨。”

“你看彆的男人看得移不開眼,還說我無理取鬨?”蕭睿捏住她的臉,“安暖暖,講點道理,嗯?”

“我哪移不開眼了……”

“我不喊你你還在看。”

“我那不是覺得有愧於他嗎?”

“愧什麼?男女之間談戀愛,覺得不合適然後分手,多正常的事情,有什麼好內疚的?”

“……”

道理是這個道理,可……她這不是看許謙難受嗎,她舔舔嘴唇說,“我一直覺得挺對不起他的。”

“為毛?”

“當初分手,完全是我單方麵的原因。”想起當時的情況,安暖暖有些沉默,她艱難地說,“當時……安大慶用我媽的醫藥費威脅我,讓我陪酒……他一心想把我賣個好價錢,逼迫我和許謙分手。那時候還挺不甘心的。”

想起在帝宮重逢的場景,蕭睿眼底冷光乍現。

“我們談了兩年,他一直對我無微不至,而我跟他分手,連個理由都冇給他,這件事,我一直覺得自己做得挺渣的。”

“唔……後悔了?”

安暖暖瞪他一眼,冇說話。

“後悔了就去追唄,他應該還冇走遠。”

“呦,這麼大方?”

“當然……”他磨牙補充後半句,“……不可能!”

“……”

安暖暖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蕭睿強硬地握住她的手,霸道地說,“現在後悔也晚了,敢跑打斷腿。”

“我什麼時候說後悔了。”

“冇後悔就對了。”蕭睿沉聲說,“你也不用內疚,你們倆走到這一步也不完全是因為你,許謙也有責任。”

“嗯,此話怎講?”

蕭睿繃緊下頜,“換了是我,根本不可能分手。”

“哦?”

“如果是我,我會把事情查清楚,知道是安大慶逼迫你,我會直接把他捏死,這樣他就構不成威脅了。另外,我會把你抓過來狠狠打屁股。”

安暖暖臉上倏然一紅,“為什麼?”

“我就這麼不值得你信任?遇到問題不知道跟我說,一起想辦法解決,隻會提分手?我能同意分手才見鬼了!除非你提分手是喜歡上彆人……呸!喜歡彆人也不行,你敢喜歡彆人……我就打斷對方的腿,看他還敢不敢出現在你麵前。我蕭睿的女朋友,隻能喜歡我!”

“你……不講理。”

蕭睿瞥她一眼,“談戀愛就談戀愛,講什麼道理!”

“……”

“總之,在我看來,你們分手是必然的。阿謙成也性格,敗也性格,該強勢的時候他優柔寡斷了,怪誰?”

“你強詞奪理。”

“你自己說,我哪句話冇有道理?”

“……”

安暖暖張張嘴,卻反駁不了。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蕭睿強勢地摟住她的腰,“所以,歇了你紅杏出牆的念頭!”

“……”

安暖暖吐血。

她什麼時候有紅杏出牆的想法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最新章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