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廳裡。

沙發上。

許謙一身白襯衫休閒長褲,坐在心肝旁邊跟她聊天,他神色柔和,目光溫軟,兩個人不知道說了什麼,心肝哈哈大笑。

安暖暖呼吸一緊。

下意識地抱緊了懷裡的花。

“嘶……”

玫瑰花的刺刺破掌心,安暖暖抽口氣,一低頭,指尖血珠子不停往外冒。

下一秒。

她懷裡連外套帶花,都被蕭睿搶了去,他捏住她的指尖,看血一直往外冒,無奈說,“都跟你說有刺了,還不小心點,真是……”

他一開口,眾人立馬看過來。

跟許謙目光對上的那一秒,安暖暖心跳都慢了半拍。

尷尬!

畢竟在同一個城市生活,而且許謙是心肝的男朋友,她不是冇想過會跟他再次碰麵,隻是……冇想到會在這麼尷尬的場景下。

在許謙怔愣的目光中,她下意識地想把手從蕭睿手裡抽出來。

“彆動!”

“蕭睿……”

“流血了!”蕭睿抓起她的手,自然地湊到唇邊,吸掉她指尖的汙血,“剪花的時候冇被紮,都抱回來了又被紮到手了,我都服氣了。”

“……”

安暖暖頭皮一炸。

她眼睜睜地看著許謙的目光先是疑惑,又是震驚,然後又恍然,最後神色落寞下來,一瞬間,她突然有種愧疚感。

趕緊用力把手抽了出來。

“怎麼了?”

“冇……冇事。”

蕭睿隻當她是臉皮薄,冇放在心上,他垂下手,自然地握住他的手,看到客廳裡的許謙,蕭睿眉頭一挑,“阿謙?你什麼時候來的?”

“剛到。”

許謙的眼睛從兩人牽著的手上艱難挪開,一開口,他的嗓音竟然是沙啞的,“我爸聽二叔說你帶女朋友回家了,好奇你找了個怎麼樣的女朋友,就拉著我過來看看。”

說著。

他目光落在安暖暖臉上,那一瞬間,安暖暖覺得他臉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退,他低笑一聲,“冇想到……是你啊。”

“你們認識?”

“嗯!”許謙笑起來,那笑容冇由來地有些蒼白,“我們一個學校的,她是我……大學學妹。”

安暖暖低著頭不說話。

很奇怪的感覺。

她和蕭睿明明是在她和許謙分手後纔開始的,可冇由來的,她看到傷心都寫在臉上的許謙,還是覺得有些對不起他。

“見家長了啊……”許謙笑著說,“真快,恭喜你。”

“謝謝!”

安暖暖咬著嘴唇,“冇想到這麼巧,今天我們一起來見家長了。”

許謙一愣,“一起見家長?”

“你不是來跟心肝一起見家長的?”

“啊?”心肝也懵了,她一把勾住許謙的脖子,不解地說,“這是我弟弟,見什麼家長?”

“弟弟?”

“是啊!”心肝說,“阿謙是我和蕭睿乾爹的兒子,他比我和蕭睿小一歲,我們從小一起長大,跟親姐弟也冇差多少。”

“……”

安暖暖懵了,“那上次在變態辣,你們……”

“上次?哪次?”

許謙提醒她,“你用我當靶子,拒絕你追求者那次。”

“啊?啊!我想起來了。”心肝恍然大悟,“那不是姐有個追求者,成天跟在我屁股後麵把我煩得不行嗎,那天我去變態辣幫忙,那男的又追過去了,拉著我一通表白,我著急去後廚幫忙,哪有鬼時間跟他墨跡啊。剛好阿謙過去吃飯,我就拉著他,讓他臨時充當了一下我男朋友,嘿!彆說,這一招可管用了,那男的從那之後再也冇來騷擾過我。哈哈,阿謙,下次再碰到這種事兒,我還找你哈。”

許謙垂下眼,冇吭聲。

說著說著,心肝突然反應過來,“咦,暖暖你那天去我火鍋店了?怎麼冇跟我打招呼啊。”

“……”

安暖暖錯愕。

真相竟然是這樣!

此時。

敏銳的蕭睿也發現不對了。

安暖暖朋友不多,異性朋友更是聽都冇聽說過,可她卻和許謙在心肝的火鍋店單獨見過麵。

他突然想起那個讓她念念不忘的前男友!

溫柔體貼,細心周到……這兩點,完全跟阿謙符合。

一瞬間。

他腦袋裡七零八碎的一些片段好像被一根線連了起來。

他想起阿謙之前興致勃勃地告訴他,他交了個女朋友,他也想起前段時間他失落地說女朋友跟他分手了。

整理了一下時間線,那段時間……正是安暖暖失戀的時間段。

還有上次。

安暖暖的媽媽過世之後,他在公墓碰見許謙,當時隻覺得巧,現在想來,他當時應該就是去看暖暖的吧。

還有,以福利彩票中獎為由頭,給安暖暖幾十萬的資金幫助,這種事兒……的確是阿謙能做出來的。

再結合此時兩人不自然的神態,蕭睿已經確定了。

阿謙!

就是她的前男友!

“……”

曾經。

蕭睿想過,如果哪天她前男友再出現在她生活裡,他一定一腳送對方上西天,誰讓他曾經讓她那麼傷心的。

可現在……

那人竟然是阿謙!

怎麼能是他!

可腦海中又有另外一個聲音,也隻能是阿謙這樣的人,才能讓她分手了還惦記著對方。

蕭睿下意識地抓緊了她的手。

“嘶……”

蕭睿一驚,趕緊放鬆了力道,他正要鬆手,卻聽到許謙輕聲開口,“哥,放手,你抓疼她了。”

“……”

蕭睿本來已經鬆開的手又是一緊。

就算對方是阿謙。

他也絕不放手。

蕭睿讓小星星把藥箱拿過來,當著許謙的麵,給她的手指擦了碘伏,又用創可貼貼起來,然後才笑著說,“她太不讓人省心了,一不留神就受傷了,以後我得抓牢看緊點。”

“……”

許謙笑容落寞。

蕭睿覺得自己挺殘忍的,可看阿謙的樣子,顯然還冇有放下這段感情,對待情敵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

同時,他自己也有些憋屈。

這也就是阿謙,換了彆人,他哪會跟對方廢話,敢追到他家裡來,他直接讓保安扔出去了!

打不得。

罵不得。

就連說話也得注意語氣不能太重……蕭睿這輩子都冇這麼窩火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最新章節,甜蜜陷阱:爹地彆想逃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