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的,變色!

有些離譜,但又真實的發生在韓三千的麵前。

方纔還通體血紅的血龜,轉眼間身體變的煞白。

因為冇有龜殼,它整個身體完全冇有遮擋,變白以後更始引人注目。

「什麼?!」

血龜不由身軀倒退近半米,幾乎帶著極度的恐懼望著韓三千。

它會驚訝自己體內的怪物,韓三千幾乎是可以預判到的,但這傢夥的驚訝程度到了這種程度卻遠遠不是韓三千可以理解的。

這傢夥防佛見到了鬼。

自己體內的怪物,有強悍到那種地步嗎?!

但就在韓三千疑惑萬分的時候,血龜的舉動,卻讓他整個人更加懷疑人生。

隻見血龜操弄著它那滑稽的軟體,忽然下沉到了海底,緊接著重重的趴在地上,四肢呈現極度的伸展。

這個動作,韓三千當然見過。

地球上動物世界裡,動物們向自己的王表示臣服便用的是這種四肢趴地的動作。

「你可以控製血海,我明白了,我輸了。」

血龜的心聲裡,充滿了尊敬,也充滿了臣服。

韓三千不動聲色,他在思考,自己體內的怪物究竟何方神聖。為何連這血龜,也在探查得知以後,徹底服軟。

甚至,連它都心悅誠服的表示,血海被控製是理所應當的。

換句話說,在血龜的認知裡,這個怪物是可以隨便碾壓這裡的。

靠,它究竟強到什麼境界?

這血龜,自己交起手來都感覺不是它的對手,可這樣的一個龐然大物卻頃刻間臣服於自己體內怪獸的威壓之下。

這事,著實離譜且震驚到了韓三千。

「你可以告訴我,我體內的怪物,究竟是何方神聖嗎?」

韓三千的疑問,讓血龜明顯一愣,可能它也冇想過,韓三千自己體內的怪物自己卻不知道是何方神聖吧。

但轉念間,他又搖了搖頭:「它的名字,並不是我有資格可以提及的。如果你想知道,倒不如自己主動問它。」

話落,這死烏龜再次低下了腦袋。

他媽的,這個不肯說,那個不敢說,韓三千真的很是鬱悶。

「對了,我現在控製了血海,是不是去掉這裡便可以直達龍脈了?」韓三千問道:「如果這個問題你再不回答我,我一定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血龜一愣:「你要破掉這裡的龍脈?」

「不錯。」

「不可。」血龜搖了搖頭。

「為何?」

「龍脈這東西,陰邪至極,血海當中大部分的戾氣都被其所吸收。如果你要攻擊它,它即便是爆炸,也斷然不會讓你好過。」

「那時候,戾氣將會變的更加狂躁,且四處亂襲,見之活口則滅之活口。」

「尤其以你這個破壞者,龍脈更是絕不放過。」

「此等行為,其實無異於飛蛾撲火。龍脈會像火一樣,被你的身軀滅掉,但反過來,龍脈也一定會像火一樣,燒焦你的軀體。」

「我知道你體內有它的存在,可是,戾氣始終與陰邪之氣不一樣。」

「到時候,後果恐怕難以想像。」

「哦對了,還有,這些戾氣到時候不僅僅會對你造成嚴重的傷害,同時,它會蔓延到整個城市,換句話說,整城的人都將為此陪葬。」

韓三千冇有說話,眉頭微微而鎖。

他聽明白了,換言之龍脈就是個炸彈。

自己隻要去碰,那麼則必然會被炸的粉身碎骨。

這一點不可謂不狠。

但問題是,如果自己不滅掉龍脈,那麼這些黑衣人幾乎就等同於冇有天敵,自己等人不僅要被他們殺死,全城的百姓恐怕到時候也一樣生不如死。

動是死,不動也是死。

這簡直是個要命的難題。

而且,那傢夥說過,戾氣!

就算韓三千到時候真的勉強過關,保住了身體,可是這玩意會讓體內的怪物直接狂化,那時候自己也將無法控製它,甚至……有被它反向侵占的可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豪胥隱形富豪在身邊小說全文免費閱讀,豪胥隱形富豪在身邊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豪胥隱形富豪在身邊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