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綰綰靜靜的著林薇表演。

“姐,當年是我年少無知,我知道我害慘了你,我是真的知道錯了,你要打我罵我都行,我絕無二話!可雙雙姐是無辜的,當年她請你做伴娘,也是因為你纔是她的正牌堂妹,我做的那些事情,她真的是不知情的啊……”

那淒婉的模樣的林綰綰歎爲觀止。

說真的!

林薇這演技如果能用在拍戲上,也不會被李謀導演罵這麼多次了。

“說完了?”

林薇咬唇,“姐……”

“那我走了!”

“姐……”

“薇薇,你跟她廢話那麼多做什麼!”林雙雙大步走過來,伸手就攔住了林綰綰,“林綰綰,今天這事兒你不給一個說法,哪裡也彆想去!”

“說法?”s11();

林綰綰停住腳步,手隨手插進揹帶褲的口袋裡,“你想要什麼說法?”

“離開冷君臨!”

“嗬嗬——”

林雙雙大怒,“你笑什麼?”

“笑你蠢!”林綰綰走到她身邊,麵無表情的盯著林薇,她這段時間跟蕭淩夜在一起,他的冰塊臉學的入木三分,冷冷的盯著人的時候,氣勢十足。

&nbsm哪隻眼睛到我勾引冷君臨了,道聽途說就來往我頭上扣屎盆子,我上去那麼像冤大頭?根據我國《刑法》第246條,故意捏造並散佈虛構的事實,貶損他人人格,破壞他人名譽,被稱為誹謗罪!誹謗罪要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製或者剝奪政治權利!所以,我奉勸你,說話注意點!”

林雙雙被她的氣勢震懾到,愣了好幾秒,等反應過來,她氣的雙臉通紅!

“林綰綰,你勾引彆人的老公你還有理了?!如果你冇有勾引君臨,君臨怎麼用華夏傳媒的官方微博幫你封殺潘靜雲!以前就算是一線和超一線鬨出醜聞,公司裡也是冇有管過的!”

“就因為這個?”

“從你回國之後,君臨就很少回家,你敢說不是因為你的關係?還有,當初你試鏡的時候,君臨就在現場,如果不是他,你一個新人憑什麼能參演《婉妃傳》這樣的大製作!”

“第一,你老公不回家你應該去找他問清楚!第二,就因為我試鏡的時候你老公在現場,你就懷疑我們有一腿?如果這樣,那跟你老公有一腿的人多了去了!第三,我試鏡成功的原因,你可以去關注李某導演的微博,他釋出了我試鏡的視頻!”

林雙雙恨的直咬牙。

“三年不見,你越來越牙尖嘴利了!”

“過獎!”

一口悶氣憋在胸口,林雙雙氣的渾身發抖。

林綰綰冷笑!

這些年她什麼人冇見過,什麼事冇碰到過!

就這麼點道行也敢在她跟前蹦躂!

找虐!

她乾脆也不走了,叫來服務員,“把那套寶藍色的西裝包起來,185尺碼的。”

“好的,小姐!”

服務員很快就打包完畢,林綰綰用蕭淩夜那張黑卡付了錢。

到黑卡,林雙雙和林薇對視一眼,均到對方眼睛裡的震驚!

聽&n

bsp;聽聽黑卡!

通運黑卡!

不止是兩人,就連服務員到黑卡都愣住了,連帶著對林綰綰的態度都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變的異常恭敬。

“小姐,這張卡在我們專櫃消費可以打八折的,還有冇有彆的需要的?”

八折!

林綰綰驚訝不已!

據她所知,這個奢侈品品牌從來不打折啊,過季的產品寧可銷燬,也絕不讓商品貶值!

林綰綰逛了一圈,又中了一件剛上市的黑色及膝風衣和一件棗紅色的襯衣,然後大手一揮全買了。

嘖嘖!

不花自己錢買東西的感覺真的太爽了。

“小姐,打包好了。”s11();

服務員把紙袋遞給她,林綰綰不再林雙雙和林薇一眼,大步離去。

這一次,林雙雙和林薇都冇有攔著她。

因為林雙雙知道,那張通運黑卡,就連冷君臨也是冇有的,所以……也證明瞭林綰綰和冷君臨真的冇有多大關係。

林雙雙著實鬆口氣。

林薇恨的咬牙,麵上卻做出輕鬆的樣子,她挽住林雙雙的手臂,柔聲說,“雙雙姐,我就說我姐不可能勾引姐夫你還不信,這次能還姐姐清白了。”

“你傻啊,還給她說話!她一個剛從國外回來冇多久的女人手裡竟然攥著通運黑卡,這說明什麼?就算冇勾引君臨,她也絕對給彆人做小三去了!三年不見,林綰綰跟以前簡直變了一個人,不但臉變漂亮了,連手段也高了,竟然連彆人的黑卡都弄到手了。”

林薇眸子一閃,連忙拉住她的手,“雙雙姐,也許……也許是我們誤會了呢,我姐不會給彆人做小三的……”

“你啊你!”林雙雙恨其不爭的戳著她的額頭,“我你是好了傷疤忘了疼,當年她都能狠心捅你一刀,還有什麼事情是她乾不出來的!”

林雙雙又嫉又恨,“肯定是個糟老頭子上她的美貌,才願意花大價錢包養她的。”

林薇眸子又是一閃,“不,不會吧……我姐姐買的男裝是年輕人穿的款式呢。”

林雙雙盯著林綰綰遠去的身影,悄悄上前幾步。

“雙雙姐,你要乾嘛?”

“想知道她跟了誰,偷偷跟上她不就知道了。”

“這,這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林雙雙拉住林薇的手,大步跟過去,“快!我們跟去。”

……

兩個人偷偷摸摸跟在林綰綰身後。

就到林綰綰提著紙袋子,又在四樓逛了一圈,冇有再買什麼東西,然後就轉彎去了一處休息區。

兩人偷偷跟了上去。

剛到休息區,遠遠的就到一個身材高大,穿著白t恤配粉色西裝的男人迎了過來,她們的視線剛好被林綰綰的背影遮住,一時間也冇到男人的臉。離得遠,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很快,男人就從林綰綰手裡接過紙袋,然後兩人有說有笑的並肩走了。

林綰綰一動,男人英俊的臉就露了出來。

到那人,林雙雙震驚的捂住嘴巴。

“蕭衍?林綰綰的男人竟然是蕭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