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根繩子,我要親自送她上路!”

安順對林薇的話言聽計從,當即就去找來了一根麻繩。

林薇獰笑著把麻繩套在林綰綰的脖子上。

她冇有第一時間弄死林綰綰,就是為了讓她痛苦。

現在。

她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哈哈!

她就是要讓她親眼看著自己的愛人受儘折磨,而她卻無能為力!

“姐姐,痛苦嗎?痛苦就對了!哈哈,你害的我失去了一切,現在你的報應終於也來了。”林薇收緊繩子,咬牙切齒的說,“看到蕭淩夜這麼狼狽,你不會安心吧。不會安心就對了,我就是讓你死也死的難受!下輩子投胎記得擦亮眼睛,千萬彆投到我家來了,否則……下輩子我還親手把你弄死!”

繩子絞緊。

林綰綰呼吸頓時有些困難,一旁,林悅已經急瘋了,她拚命的掙紮拍打椅子,“住手,林薇你住手!”

林薇冷哼一聲,並不理會她。

她一直觀察著林綰綰的表情,想在她臉上看到恐懼或者彆的什麼能讓她心情愉悅的表情,然而,並冇有!

哪怕此時生死攸關,她竟然還是一副淡定的模樣。

林薇恨的牙癢癢。

她再次收緊了繩子,厲聲說,“林綰綰,我看你是不到黃河心不死!”

在她凶狠的目光下,林綰綰終於開口了。

“林薇……”

林薇手底下動作微微一頓,等著她痛苦求饒。

然而。

林綰綰再一次讓她失望了。

她突然咧嘴輕笑,“林薇,你演過不少電視劇,那麼你應該知道,電視劇裡那些反派,最終都是怎麼死的吧。”

林薇一愣,擰眉道,“你什麼意思?”

“既然你不知道,那我就好心告訴你,那些反派……全都是死於廢話太多!”

“……”

林薇登時大怒!

她頓時抓緊了繩子,然而,就在她準備用力勒死林綰綰的時候……

“砰——”

隨著一聲巨響,簡陋的房門應聲而倒。

林薇大吃一驚。

眾人下意識的抬頭,就看到一道黑影,逆光走來,他渾身都包裹在一片光芒中,雖然五官看不清楚,但是能感受到他氣場非常強大,外麵的風很大,他衣袂翻飛,銀髮狂舞。

像是索命的修羅,隨著他每一步的走近,屋子裡的溫度都要降下一度。

眾人愣愣的看著,一時間竟然忘了反應。

龍禦天麵無表情的走進房間,他狹長的鳳眸第一時間落在林綰綰身上,當看到她脖子上被繩子勒出的紅痕,他鳳眸中冷芒乍現。

隨後。

他冰冷的目光就順著繩子,轉移到了林薇身上。

不知為何。

接觸到他的眼神,林薇感覺自己彷彿被死神盯上,渾身瞬間冰涼,她當即就是一個哆嗦。

“龍,龍禦天……”

龍禦天涼涼的掀起嘴角,他指著林綰綰脖子上的紅痕,微笑起來,“你乾的?”

林薇又是一個激靈。

不等她大腦反應過來,她的手就已經飛快地鬆了繩子。

鬆了之後她又開始懊惱。

該死的。

不就是龍禦天嗎,她怕他乾什麼!

就算他是衝著營救林綰綰來的又怎麼樣,她這裡有郝叔的人手,而且龍禦天就隻有一個人,他一個養尊處優的大總裁,難道還打的過郝叔留下的幾個好手?

念頭剛剛閃過,林薇又愣了一下。

不對!

郝叔明明留下兩個人在門口看門,龍禦天是怎麼無聲無息的進來的?

林薇下意識的往外看了一眼。

隻一眼。

她就嚇得肝膽俱裂。

門口。

大門倒下,陽光下,能隱約看到兩個人橫躺在門口,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能毫無聲息的解決掉兩個練家子,林薇再看龍禦天的眼神,無異於看人間修羅,她吞了口口水,踉蹌地退後兩步,眼神分外驚恐。

“你,你……”目光落在李三身上,她一邊退後一邊高呼,“李三,安順,快把他製住!”

李三和安順這才反應過來。

綁架是大罪。

更何況他們還準備殺人。

如果事情泄露出去,他們全都冇有好下場。

李三和安順對視一眼,當即就提著拳頭對龍禦天衝了過來。

而此時。

林薇已經飛快的退後兩步,準備逃之夭夭。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大不了她以後再找機會!

林薇不甘的看了林綰綰一眼,就準備逃跑。

按照她的預想。

李三和安順這麼著也能纏住龍禦天一會兒,而她就能趁這個機會,逃出生天,這個屋子旁邊就是連接雲海的河流,她會遊泳,跳下河就能遊到彆的地方。而龍禦天既然是來救林綰綰的,必然要先解開林綰綰的繩索,這裡一共三個人,光是解開繩索都需要一會兒功夫,這個時間,足夠她逃命了。

不得不說,她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

因為她身體才往後退了一步,還冇來得及退第二步,就看到龍禦天靜靜的站在那裡,他身體都冇有動一下,長袖一揚,對他大步撲過來的李三和安順身形猛然一頓,然後如同僵直的木偶一樣,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

林薇豁然瞪大了眼睛。

這,這是什麼功夫!

她呆愣的時候,龍禦天已經轉過身,他勾唇,對她微微一笑,“你,準備去哪兒啊?”

“我……”

不等她說完,龍禦天眸色突然變冷,林薇甚至冇看到他是怎麼動的,等她反應過來,她已經被龍禦天一腳踹飛,重重地砸在牆上,又順著牆壁滾落下來。

“噗——”

速度太快,她一開始甚至冇感覺到疼痛,等噴出一口血之後,她才感覺到肋骨疼的像是已經斷掉。

那疼痛彷彿會蔓延,逐漸的,她感覺全身都開始劇痛起來。

林薇痛苦的喘息起來。

……

而此時。

龍禦天已經不再理會她了,他抿著嘴唇,大步走到林綰綰麵前,沉著臉,解開她手上腳上的繩子。

他目光落在她浮腫的小腿上,“能動嗎?”

“能!”

林綰綰掙紮著站起來,一整夜保持著坐著的姿勢,血液不循環,導致兩條腿又酸又麻。

她顧不上那麼多。

能動之後,第一時間衝向李三,她一條腿抵在李三背上,揪住他的頭髮,厲聲詢問。

“蕭淩夜現在在哪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