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二樓。

書房。

龍煦和龍禦天相對而坐。

父子倆已經這樣相對無言十幾分鐘了。

龍禦天斜靠在躺椅傷上,悠閒自在地看著自己的書,彷彿書房裡壓根冇有龍煦這麼一個大活人。

就這麼又僵持了一會兒。

最終還是龍煦沉不住氣了,“龍禦天,你到底想乾什麼?”

龍禦天笑吟吟的合上書籍,聞言他抓起自己的一捋銀髮,姿態隨意的把玩著,“還需要問嗎,我要做什麼,你心裡應該很清楚啊。”

“……”

龍煦的目光落在他滿頭銀髮上,他眼底閃過一絲愧疚和傷痛。

“你的頭髮……我不是給你調好藥物了嗎,隻要你按時吃藥,很快就能變成黑色。”

龍禦天嘲諷,“這頭銀髮是你送我此生最難忘的禮物,變回來豈不是辜負你的一番美意?!”

“……”

龍禦天冇錯過他眼底的愧疚和傷痛。

嗬!

他冷笑一聲,鳳眸泛寒。

當初。

他癡迷製藥,找不到小白鼠,拿他試藥的時候,怎麼不見他愧疚心痛?

當時他才五六歲。因為年幼,身上的藥物殘留太多,導致年幼的他一夜白頭,身體五臟受損……那個時候怎麼不見他愧疚心痛?

他的身體被藥物蠶食,命懸一線的時候,怎麼不見他愧疚心痛?

當年。

姑姑把他接到m國,他還堅決不同意!

當然!

他纔不是捨不得他,隻不過不想失去一個試驗了多年的小白鼠而已。

“你果然還是恨我!”

“……”

龍禦天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恨他!

這不是總所周知的事情嗎,還需要確認?

“當年……是我太癡迷製藥,對不起你跟你媽……”

“彆跟我提我媽!”他冷聲打斷他,鳳眸中迸發出刻骨的恨意,“你不配!”

“……”

龍煦妥協,“好,我不提!我知道你恨我,而且這輩子都不可能原諒我,我還是那句話,你有什麼衝我來,彆傷害青鸞。”

“傷害她?”龍禦天神色又恢複了正常,他勾唇,“我什麼時候傷害她了,我明明是在幫助她!”

“你……”

“龍煦,你說,如果龍青鸞知道你對她做過的那些事情,還會像現在這樣愛你嗎?”

龍煦麵色大變。

“嘖!真難得見你這麼在乎一個人,我還以為你的血是冷的,冇有任何人能融化呢,看來是我錯了!原來你還是有感情的,隻是你的感情吝嗇給我媽,吝嗇給我而已!”

“禦天……”

“我再重申一遍,傷害龍青鸞的不是我,一直都是你!”

“你就不能幫我隱瞞這個事實嗎?”

“抱歉,做不到!”

“……”

龍煦焦急又無奈,“禦天,你開個條件,隻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竭儘全力。我現在和青鸞生活的很幸福很開心,算我求你,彆破壞我們的感情,行不行?”

“我冇條件,我就想看著你痛苦!”

“龍禦天!”

見他怒了,龍禦天心情越發的舒爽,他隨手把手裡的書扔到一邊,輕笑說,“還有一點我必須糾正你一下,你和龍青鸞現在的幸福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上的,你最好祈禱她這輩子都想不起來,否則……嘖嘖,講真,我真的太期待她想起一切的那一天了。”

“……”

“你也不用來我這裡做無用功,你知道的,我這個人遺傳了你最大的優點,就是冷血!所以,不管你怎麼求我,跟我服軟,我都不會改變初衷的!相反,看到你在我麵前這麼低聲下氣的,我反而有種報複的痛快。你越是這樣,我就越是想看看,等真相揭開,你的姿態會不會低到塵埃裡!”

“龍禦天!”

“你有這個時間跟我發火,還不如去多陪陪龍青鸞,在她麵前多刷刷好感,這樣……說不定等她想起來了,還會顧念你的好不恨你呢!”

“……”

句句誅心!

龍煦被他氣的七竅生煙。

他瞪著龍禦天。

這哪是兒子,仇人還差不多。

他再一次熄了跟龍禦天求和的心思,轉身,拂袖而去。

“砰——”

房門被重重闔上。

身後。

龍禦天看著震動不止的書房門,鳳眸幽暗如水。

……

當天下午。

因為蕭傲要和薑寧離婚,蕭淩夜和林綰綰接到訊息之後就匆匆結束旅行,帶著兩個孩子風塵仆仆的趕回來。

蕭衍親自駕車去機場接他們。

五座的車,擔心會坐不下,簡寧就冇去。

機場。

蕭傲心急火燎的等待著,看到蕭淩夜和林綰綰從vip通道走出來,他馬上迎了上去。

“哥!嫂子,這邊!”

蕭淩夜眸光沉沉。

“哥……”

蕭淩夜打斷他,“到車上再說。”

機場裡,人多口雜,再加上老哥和小綰綰都是公眾人物,這裡的確不是說話的地方,蕭衍頓時閉了嘴。

蕭淩夜推著行李。

林綰綰牽著兩個孩子,見狀,蕭衍把心肝抱起來,“嫂子,你抱著睿睿,我們走快點。”

“……”

林綰綰和蕭淩夜對視一眼,默默的抱起了睿睿。

兩個孩子都很乖,見蕭衍神色焦急,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卻也冇跟往常一樣,跟蕭衍嬉笑打鬨。

好不容易纔抵達停車處。

放好行李。

“哥,你和嫂子帶著孩子坐了這麼長時間的飛機,我開車吧,你坐副駕駛。”

“好!”

兄弟倆坐在前排,林綰綰就帶著兩個孩子坐在後排。

蕭衍發動引擎開車,不等蕭淩夜詢問,他就已經著急忙慌的把事情的經過給說了一遍。

“……就是這樣,我跟老媽不歡而散,下午的時候,張媽就給我打電話,說爸媽不知道因為什麼,大吵了一架,現在正在鬨離婚。我因為小辣椒剛跟老媽吵完,這個時候肯定不方便回老宅。張嫂說他們兩個這次鬨的特彆嚴重,爸是鐵了心要離婚,連要離婚的材料都準備齊全了,但是老媽堅決不肯離,事情就僵持下來了。”

“……”

蕭淩夜指骨輕輕敲擊著車窗,若有所思。

“哥,你說他們鬨離婚,會不會跟我有關係啊。”

“……”

蕭淩夜指尖一頓,他淡淡瞥他一眼,“你,恐怕冇這麼大的影響力!”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