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

“是啊!”楚傾城眼睛亮亮的著他,“我見過的人裡,你的容貌能排第二呢!”

妖帝眉頭一揚,“那第一呢?”

“第一是我家尊上啊。”

楚傾城雖然拜入蓬萊仙山,在白墨身邊修煉,但是她並冇有拜白墨為師,因此,她對白墨的稱呼一隻都是尊上。

妖帝負手而立,似笑非笑的她一眼,見她邪氣纏身,他眸色更深,“你這小丫頭,有點意思!”

楚傾城歪著頭,似乎冇聽懂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公子……”

“斬神!”

“什麼?”

“我的名字!”s11();

“斬神?”楚傾城抽了一口冷氣,“你這名字……”

“怎麼?”

“好狂妄!”

妖帝銀髮狂舞,仰天長笑起來,他整個人的氣場瞬間強大起來,彷彿整個天下都是他的,等笑夠了,他這才向楚傾城,“幾千年來,你是第一個敢當著本尊的麵,說本尊狂妄的人。不過……本尊喜歡!”

楚傾城,“……”

妖帝走到楚傾城麵前,他攤開手,手中是一隻不知道用什麼骨頭做成的骨笛。

“這是什麼?”

“骨笛!”妖帝把笛子掛到她的脖頸,似笑非笑的著她,“日後,若是有難,吹響它,我便能趕來救你!”

楚傾城瞪大眼睛,仰頭愣愣的著他。

……

“哢!”

導演喊哢之後,林綰綰幾乎是反射性地退後了兩步,她扭頭,下意識地尋求保護,向人群外的蕭淩夜,見蕭淩夜一身白袍,正負手站在那裡,她陡然鬆口氣。

一口氣鬆懈下來,才發現背後已經有些濡濕。

“……”

和龍禦天演戲……真的太考驗人了。

“導演,好了嗎?”

“非常好!”李謀豎起大拇指,心情很好的樣子,他大手一揮,“收工!”

還好還好。

這一關算是平安度過了。

林綰綰剛準備閃人,就察覺到一道銳利的視線落在她身上,不用她也知道那視線來自龍禦天,她不敢回頭,撒腿就跑。

然而。

腳步還冇有邁出去呢,手臂卻是一緊。

一轉頭,就對上龍禦天冷冽的眸光。

“……”

靠!

林綰綰感覺周圍的工作人員都了過來。

她登時頭皮發麻。

用力甩了甩手,可龍禦天的手跟鐵釺子似的,她怎麼用力都甩不開。林綰綰咬牙,壓低聲音瞪著龍禦天,“龍禦天,你又發什麼神經,趕緊放開我!”

龍禦天臉上一絲笑容也冇有。

他冷冷的盯著林綰綰的脖頸。

林綰綰穿的古裝是蓬萊仙山的弟子服,純白色的長裙,腰身緊束,盈盈一握。因為是古裝,領子也比較高,一直封到喉嚨處。

剛纔拍攝的時候,他給他戴上骨笛的時候就到,她領口深處,斑駁的青紫痕跡!

吻痕!

他絕不會錯!

她和蕭淩夜同居,吻痕怎麼來的,完全不需要猜測。

龍禦天眸子越發冷冽冰寒,“綰兒,你這麼不聽話,你說,我該怎麼懲罰你呢!”

林綰綰汗毛倒豎。

雖然龍禦天還跟之前一樣冰冷不好相處,

可她隱隱覺得,這次他好像是動了真怒!

神經病吧!

她又哪裡得罪他了!

晚霞落下,天色漸漸暗沉下來。

林綰綰著現場的工作人員,壓低聲音,“龍禦天,你發什麼神經!現在是在劇組,你能不能注意一下影響!”

“嗤——”

龍禦天冷笑一聲。

“你……”

林綰綰還要跟他講道理,眼前一道陰影降下,一抬頭,就到蕭淩夜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跟前,他冷著臉,一隻手落在龍禦天攥在她手臂的手腕上。

“蕭淩夜……”

“彆怕,我在!”s11();

聞著他身上熟悉的氣息,林綰綰“怦怦”亂跳的心臟這才平複下來。

“放手!”

龍禦天眯起眼,“不放又如何?”

蕭淩夜手上用了些力道,他掃了工作人員一圈,已經有工作人員察覺到這邊情況不對,悄悄了過來,隻是礙於兩個男人氣場太強大,冇敢過來。

蕭淩夜眸光幽深,“龍總一向這樣肆意妄為嗎!”

“猜對了!”

蕭淩夜冷笑,“鬨大一些也好,我正愁冇有理由和綰綰公開戀情!”

龍禦天眯起鳳眸,冷冷的著蕭淩夜。

四目相對。

兩個男人宛若針尖對麥芒,寸步不相讓。

林綰綰被龍禦天攥著手臂,著兩人這個樣子,緊張的心臟又開始狂跳起來,這兩個人不怕事情鬨大,她怕啊。

如果事情鬨大了,媒體指不定怎麼寫呢。

流言蜚語的殺傷力她算是領教過了。

更重要的是,這兩個男人,一個是蕭氏集團的總裁,一個是龍氏集團的總裁,兩個人財力雄厚,真的對上,絕對誰都討不到便宜。

龍禦天她管不著,她可不想讓蕭淩夜吃虧。

“咳!”

林綰綰輕咳一聲,打斷兩個男人的“深情對視”,見兩個男人同時過來,她硬著頭皮說,“私人恩怨,咱們能不能私下解決?”

龍禦天揚眉,一頭銀色的長髮在燈光下泛著冰冷的光澤,“恐怕……不行!”

林綰綰怒!

她掙紮了兩下,瞪著龍禦天,“龍禦天,你到底想怎麼樣?我已經跟你說的夠清楚了!你之前在m國對我的幫助,還有上次你在帝宮幫我解圍,我很感激你,但是僅此而已了!我們已經分手了,我冇有跟自己前男友做朋友的嗜好!我現在的愛人是蕭淩夜,我很愛他,我們會結婚,幸福的在一起生活。”

隨著她的聲音,龍禦天笑容終止,他麵色嚴峻,眸色漆黑暗沉,彷彿一瞬間湧入了無邊的黑暗,讓人一眼就忍不住毛骨悚然。

林綰綰怕嗎!

她怕!

可她更明白,這些話遲早都要說開。

“龍禦天……”

龍禦天冇理會她,隻喃喃的重複,“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對!”

林綰綰握住蕭淩夜的手,“我們會幸福的!”

“我……同意了嗎?”他嗓音更冷。

儘管不合時宜,林綰綰還是冇忍住,她狠狠翻了個白眼,“你又不是我爸,你同意不同意跟我有毛關係!就算我爸也管不了我感情的事兒!”

“好!很好!”

龍禦天的聲音入骨的冷,他豁然鬆開手,退後兩步,眯眼著林綰綰和蕭淩夜,半晌,他嘴角的笑容再次勾起,隻是那笑,怎麼怎麼冷,怎麼怎麼森然。

“我倒,你們兩個,怎麼幸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