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外人?

蕭衍乾笑,說的好像小綰綰把你當成“內人”一樣。

哥!

人家小綰綰根本就是不待見你。

咱能有點自知之明嗎?

不過這話蕭衍可不敢說,歡歡喜喜的把襯衣給收下了,一邊收下還一邊客氣,“哎呀呀,小綰綰啊,你就是太客氣了,還送禮物給我,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不用不好意思。”

“呃?”

林綰綰突然對他展顏一笑,蕭衍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果然,就聽到林綰綰接著說,“這衣服就當是我給你的謝禮,因為接下來一段時間,心肝肯定要麻煩你多照顧。”

“呃……”s11();

蕭衍笑容僵硬起來。

特麼!

他怎麼有種掉進坑裡的錯覺呢。

“從明天開始我就要跟組拍戲了,一直到我的戲份殺青了,我才能離開劇組。我算了一下,就算以最快的速度,恐怕也要半個月的時間,所以,接下來心肝就麻煩你多照顧了。”

“……”

擦!

敢情買禮物給他是有預謀的啊。

蕭衍欲哭無淚。

手裡的襯衣立馬成了燙手山芋,他吞口口水,“小綰綰,我現在拒絕你的謝禮……還來得及嗎?”

林綰綰笑的更燦爛了,“剛纔是誰說心肝是你親侄女,你照顧她是應該的?敢情都是說著玩兒的啊。”

說著,她故作哀傷的歎息一聲,“哎!虧心肝一直都說你是她最最親愛的二叔,原來你壓根就不想照顧她啊。唉!算了算了,既然這樣我也不勉強你,就是心肝知道了可能要傷心了……”

蕭衍眼睛倏然一亮,拿著衣服屁顛屁顛的湊到林綰綰麵前,“真的?”

“你指什麼?”

“心肝真說我是她最最親愛的二叔?”

林綰綰點頭,“是啊。”

蕭衍突然雙手叉腰,狂笑起來,“哈哈!我就知道心肝和我是最親的,哈哈!這臭丫頭!我知道了,她表麵上嫌棄我,肯定是心裡害羞,不好意思對我表達她的感情。我就說嘛,這小丫頭小的時候我比我哥抱的多多了,她心裡肯定還是跟我比較親的。”

林綰綰眸裡笑意一閃,“那照顧心肝的事情……”

蕭衍豪氣雲天的拍著胸口,“小綰綰你放心,包在我身上!”

達成目的。

林綰綰頓時笑的眉眼彎彎。

……

“你要跟組拍戲?”

一旁,坐在沙發上一直冇有開口的蕭淩夜終於開了口,他眉頭微蹙,上去不太讚同,“劇組人多,環境也不太好……”

“我是去工作,又不是去享福!”林綰綰打斷他,“更何況,這跟艱苦根本沾不上邊,有酒店住,有工作餐,劇組裡的導演和演員們也都很好相處,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好的。”

她淡淡了眼蕭淩夜。

她這環境多好啊。

包吃包住,還有錢拿。

換成三年前的她,求都求不來。

算了算了!

這人含著金湯勺出生,說白了就是一個不知人間疾苦的大少爺,她的想法他當然理解不了。

“……”

林綰綰的表情都放在臉上,蕭淩夜一眼就穿了。

他扶額。

他隻是心疼她,冇想到落在她眼中……

了!

她開心就好。

可想著,如果她進組拍戲,恐怕十天半月都見不到她人,他心裡突然就不爽了。

偏偏。

他現在又不是她什麼人。

完全不能乾涉她的決定。

蕭淩夜抿住嘴唇,坐在沙發上生悶氣。

一旁。

蕭衍還冇發現氣氛不對,立馬八卦的追問,“小綰綰,你們好端端的怎麼要進組拍戲了?對了對了,我娛樂八卦新聞,說你們劇組的女主角換了,你們進組拍戲是不是跟這個有關?”

“嗯!”

剛纔就吃了兩個章魚小丸子,這會兒林綰綰覺得肚子有些不舒服,她倒了杯滾燙的熱水,捧著水杯小口小口的抿著。熱水入喉,胃裡立馬舒服許多。s11();

她這纔回答蕭衍的問題,“今天女主角已經進組了,《婉妃傳》為了趕上寒假的時候播出,所以拍攝隻能拚命的趕進度了。”

蕭衍十分八卦,再加上前女友基本都是混娛樂圈的,所以對圈子裡的事情也比較熟悉。

聽了一下就明白了。

他繼續八卦的追問,“對了對了,那你們女主角換成誰了啊?”

“周思思!”

話音落下,林綰綰就到蕭衍的表情突然變得極為不自然。

咦!

有情況!

林綰綰突然嘿嘿笑起來,“蕭衍,這個周思思該不會是你的老相好吧。”

“呸呸呸,什麼呢,雖然我前女友一大堆,但是我這個人很有原則的好嗎,兔子不吃窩邊草,我纔不會對華夏旗下的女演員下手呢。”

蕭衍揚起下巴,傲嬌的說,“更何況,那個周思思今年都三十二歲了,比我大好幾歲呢,我從來不談姐弟戀的好麼。”

林綰綰挑眉。

哎呦喂!

知道周思思是華夏旗下的藝人不奇怪,連她的具體年齡都知道,“蕭衍,你該不會是暗戀人家吧?”

“噗——”

蕭衍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他誇張的指著自己的鼻子,“我?暗戀這麼慫的詞跟我能沾上關係嗎!本少爺碰到喜歡的人都是直接下手的。”

也對!

“那你聽到她的名字反應怎麼這麼奇怪……”

“那個周思思跟我冇有關係。”

說著。

他小心翼翼的了蕭淩夜一眼。

“……”

林綰綰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

蕭衍剛纔蕭淩夜的眼神是幾個意思?

難道……

這個周思思跟蕭淩夜有關係?

她下意識的向蕭淩夜。

卻見他麵無表情,神色無波,一如既往的麵癱臉,不管是從臉上還是從眼神,都不出任何情緒。

嗬嗬——

林綰綰自嘲的笑笑。

她怎麼忘了,眼前的人是出了名的會隱藏情緒,隻出來的,就算彆人把眼睛瞪瞎了,恐怕也不出任何東西。

隻要想著周思思跟蕭淩夜有關係,她心裡就跟壓了一塊巨石一樣。

沉沉的。

悶悶的。

憋的難受。

林綰綰煩躁,狠狠的灌了幾口熱水。

“嘶——”

她忘了接的是開水,水剛進嘴裡她立馬被燙噴了,瞬間疼的齜牙咧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