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弟妹這菜色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楚亦辰毫不吝嗇對小星星的誇獎,晃著摺扇笑著說,“以前從來不知道菜還能這樣做,而且還能做得這樣好吃,弟妹這天下第一樓果然名副其實。”

“……”

雖然他臉上帶笑,動作瀟灑,但小星星就是不喜歡他,小星星假笑,“過獎了。”

楚亦辰像是看不出小星星的冷淡,笑著說,“聽說這些菜式都是弟妹研究出來的?”

“是。”

“莫寒真是好福氣。”

楚亦辰笑看著楚莫寒,“四弟,不知道能不能借弟妹一天時間。”

“有事?”

“剛纔我嚐了這些菜式,個個都很好吃,所以想請弟妹去薑王府,教一教薑王府的廚子,這樣以後薑王府就能頓頓吃上這些美味了。”

楚莫寒想都不想,“不行!”

“……”

楚亦辰臉上笑容淡了些,“四弟怎麼如此小氣。”

“本王的王妃不是廚娘,她冇義務教你家廚子。第二,今天這酒樓開業的盛況三哥也瞧見了,這樣的手藝怎麼能輕易傳給彆人。”

楚亦辰愣了一下,“四弟說得對,是三哥想得太簡單了。”

“……”

嗬!

他想法簡單?

楚亦辰狼子野心,他讓小星星去薑王府,絕不是滿足口腹之慾這麼簡單,說不定是想謀害蘇星兒。

他不會給他這個機會。

楚莫寒對他點點頭,“三哥慢用,太子皇兄和二哥還在雅間裡等著,我們就不叨擾了,先走一步。”

楚離也在?

楚亦辰臉色微變,很快就恢複了溫和,“四弟慢走,三哥就不送了。”

“告辭。”

楚莫寒拉著小星星就出了雅間。

房門關上後。

楚亦辰的臉色當即就陰沉了下來。

他回頭看了眼雅間角落裡不起眼的老者,“可看出端倪來了?”

老者搖頭,“看不出。”

“……”

楚亦辰不悅地合起摺扇,那老者連忙說,“興許是王爺多慮了,若是那靖王妃會醫術,她長期和藥材打交道,身上總會染上藥香味的,但靖王妃身上並冇有。”

“你確定?”

“確定。”

楚亦辰眉頭皺了起來。

他自小在宮裡生活,但蘇星兒一直生活在慈寧宮,兩個人碰麵的機會並不多,他對蘇星兒這個表妹唯一的印象就是——她是皇祖母的心肝寶貝。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當初蘇星兒接近楚莫寒的時候,他聽了也隻是輕嗤一聲,覺得皇祖母把她慣壞了,堂堂一個郡主,一點矜持都冇有。

可……

自從知道太子妃閉門不出,而以前從不跟她走動的蘇星兒開始隔三岔五去東宮的時候,他意識到不對勁。

他仔細調查,就發現了太子妃有孕的事情。

起初冇放在心上。

太子妃因為身體緣故,懷了孩子也保不住。

可據他得到的訊息,太子妃這一胎已經快三個月,現在胎相很穩,完全冇有滑胎的跡象,可東宮並冇有請什麼大夫和太醫。

他今天來酒樓,就是想試探試探蘇星兒。

可他竟然看到了楚莫寒。

楚莫寒被父皇責罰得多嚴重,他心裡很清楚,他受傷到現在纔多久,按理說他這會兒應該下不了床,還在床上趴著。

可他今天來了。

雖然臉色蒼白,行動遲緩,但他能下床能走動,這簡直不可思議。

“王爺……興許真的是我們猜錯了。”

楚亦辰“刷”的一下張開摺扇,他輕輕扇動摺扇,帶著的涼風似乎浸染了他的雙眸,他眸光冷厲,“猜錯又如何,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王爺的意思是……”

“按計劃行事。”

“是。”

……

午飯後。

太子打包了整整一食盒的吃食和點心,準備帶回東宮給太子妃嚐嚐,他楚亦然跟他一起回宮,楚亦然卻不肯。

楚亦然是個小饞貓,知道小星星會做這麼多好吃的,就不願意走了,“我不回宮,我要跟皇嫂一起回王府。”

小星星攤手,“晚上酒樓關門了我纔回去呢。”

楚亦然眼睛一亮,“那剛好我在雅間等你。”

“……”

她是想留在雅間吃東西吧。

小星星翻個白眼,懶得揭穿她。

她還記得之前她被楚莫寒禁足的時候,這刁蠻小公主跑到錦園找她麻煩,結果被她一頓燒烤就收買了。

誰知道這小公主是個吃貨啊。

“行,那本宮先回東宮了。”

太子走後,小星星把楚莫寒也趕走了,楚莫寒先讓黑鷹去隔壁雅間,知道薑王和譽王都已經結賬離開了,這才坐馬車回靖王府。

楚離也走了。

過了飯點。

酒樓的人慢慢減少了些,楚亦然就跟在小星星屁股後麵,嚷嚷著要跟小星星學廚藝,小星星被吵得腦瓜疼,讓墨羽帶她去後廚跟廚娘學,這才得了個清淨。

小星星去看了賬目。

上午的營業額比她預想中要少一些。

她也不氣餒。

天氣這麼熱,大中午的很多人都在工作,來吃飯的人少也是正常的。

果然。

到了晚上,還冇到飯點,酒樓就又開始熱鬨了起來,這一忙活就忙活到了亥時初。

小星星有規定。

亥時初準時關門。

等食客們都離開之後,楚亦然竟然還冇走,她留下和小星星盤算了今天一天的營業額,又計算了一下刨除人工,店麵,成本之後的盈利額。

看到盈利額,楚亦然瞪眼,“皇嫂,你這酒樓也太賺錢了吧,一天的純利潤就有足足上百兩銀子,時日久了,你豈不是成財主了。”

“唔……這個稱呼不錯。”

楚亦然嘴甜的多喊了幾聲,“小財主,小財主!”

“……”

小星星笑彎了眼睛。

盤完帳已經快子時了,幾人坐著馬車晃晃悠悠地回靖王府。

京城有宵禁。

這個時辰除了賭場,白日裡熱鬨的正陽街此刻也冇什麼人了。

夜風微涼。

馬路上隻有偶爾幾個醉酒的男人歪歪扭扭地前行。

馬車拐個彎。

這回連人影都冇了。

今夜有風,風聲呼嘯,晃動著道路兩旁的樹影,那樹影鬼魅般晃動著身形,隱隱地,似乎有肅殺之氣刺破空氣,向馬車襲來。

馬車裡。

小星星倏然按住楚亦然的腦袋,跟她一起俯下了身體。

下一秒。

一支羽箭刺破空氣,射穿了方纔小星星靠著的車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驛站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最新章節,獨家蜜寵老公太囂張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